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家住在一座中等城市的老城区,父母是普通的工人,家境虽然不富裕,但过着简单知足的生活。父亲脾气火爆,做事果断,母亲则性格温和,细心体贴。有一天晚上,父亲刚下班回家,母亲正在准备晚饭。

"老伴,今天工地上又被师傅数落了,真是叫人心烦。"父亲把工具箱重重地放在地上,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唉,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师傅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你做事还是那么卖力,他没资格说你。"母亲安慰着父亲,语气温柔。我看着他们,心里很是欣慰,虽然生活清贫,但家人之间的感情很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前几天,我们家的大女儿小红终于要嫁人了。作为女儿,母亲自然是最高兴的,她开心地对小红说:"孩子,你要结婚了,妈妈可得给你准备一份体面的嫁妆。"

"妈,您就不用太操心了,现在都是新时代,嫁妆这种陈规陋习已经过时了。"小红笑着回应道。

"怎么能这样说呢?嫁妆可是咱们中国人的传统,代表着父母对女儿的祝福,怎么能说是陋习呢?"母亲皱着眉头,一边整理着嫁妆一边絮叨着。

我看着母亲忙前忙后的身影,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嫁妆虽然是一种古老的习俗,但它承载着父母对女儿的厚爱,这份情感是永恒不变的。

小红的婚期就要到了,有一天她找到了父母,神情有些拘谨。

"爸、妈,我有件事想跟你们商量商量。"小红开门见山地说。

"什么事啊,孩子,尽管说。"母亲关切地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这样的,我和未婚夫商量过了,婚后我们想继续住在城里。你们手头也没有多余的钱置办新房,不如把咱们这套老房子过户给我吧,我们就能直接在这里安家落户了。"小红说完,紧张地看着父母。

父亲和母亲面面相觑,半晌没有说话。我看着父母的神情,心里了然,小红这无理的要求肯定让他们伤透了心。

"这怎么可能呢?这可是我们老两口的重要家产啊!你要是缺钱置办房子,爸妈这有全部的积蓄,你拿去就是了,但房子可不能白白送人啊!"母亲终于忍不住,脸色通红地训斥起女儿来。

父亲也附和着说:"是啊,你这要求太过分了!房子可是我们老年时唯一的遮风挡雨的地方,你指望我们将就着流浪吗?"

小红的无理要求彻底惹怒了母亲,她勃然大怒,当即拿出了小红的嫁妆。

"行,既然你看不起嫁妆这种旧习俗,那妈就把它送给你吧!你拿着这嫁妆去过你自己的日子,至于房子,你别再打它的主意了!"母亲的眼睛里满是怒火,我几乎从未见过她如此失常的一面。

小红被母亲的做法吓了一跳,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我看着母亲把嫁妆一件件地摆放整齐,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嫁妆里有母亲几十年如一日换洗添置的家什、首饰,每一件都凝聚着她对女儿的殷殷期盼。现在她却亲手把这么多年的心血送了出去,让人不知是喜是悲。

"收什么收?!既然你要过上新生活,就把这嫁妆好好收着吧,它可是你妈含辛茹苦几十年换来的!至于房子,你别再打它的主意了!"母亲的语气坚决无比,眼神里满是伤心。

我看着母亲愤怒的神情,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我为小红觉得惭愧,她怎么能提出如此伤害父母的要求呢?但另一方面,我也能理解母亲的心情,把女儿养大是何等不易啊。

我沉浸在对母亲的理解中,直到父亲的一句话将我拉回现实。

"爸、妈,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小红哽咽着,眼泪夺眶而出,"我不该提那种无理的要求,你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就是为了给我一个好的将来。可我却只顾自己,完全忘记了你们的付出和牺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着,小红跪下来,痛哭流涕。母亲被女儿这一幕深深触动,眼神一下子柔和了许多。她上前扶起小红,拥抱着她,语重心长地说:"傻孩子,妈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妈妈把你拉扯大,看着你长大成人,实在是太不舍得了。"

我看着母女俩拥抱的身影,心中百感交集。作为姐姐,我既为小红的错误感到羞愧,又为她的懂事而欣慰。这一刻,我似乎更加理解了母亲的心情。

"行了行了,都是一家人,没啥好伤心的。"父亲插了进来,他拍着母亲的肩膀,安慰道:"咱们女儿要出阁了,就让她好好的。她提那种要求,无非是想尽快有个自己的家,这是人之常情。咱们当父母的,自然是希望她幸福的。"

母亲点点头,眼角却还挂着泪花。父亲见状,也有些动容,他转向我说:"你说,我们这一套老房子,是不是该让给你妹妹了?毕竟她已经要成家立业了。"

我被父亲的话问住了,不知如何作答。我深知父母的确已年迈,靠那点微薄的退休工资是难以在城里重新购房的。可是把这间屋子过户给妹妹,那父母将来就无处安身了。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爸、妈,你们还是保留这套房子吧。"过了良久,我终于开口说道,"妹妹她年纪轻轻,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把房子给了她,她未必能好好珍惜。与其如此,不如还是你们住在这里,等她真正有了定居的打算,到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父亲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母亲则流下了眼泪,她上前拥抱了我,哽咽着说:"好孩子,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小红的要求很快就在亲朋好友之间传开了,大家对此事纷纷表态。有人说小红太不懂事,竟然要占父母的全部家产;也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实际了,把父母的家产要去也是情有可原。

我的一个好朋友对此耿耿于怀,她说:"你就别为难你爸妈了,他们那点积蓄就是全部家当了。你要是实在需要钱,就自己努力赚钱吧,别总是指望父母啊。"

我听了朋友的话,不由得深有感触。的确,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们这些子女理应为他们分忧解难,而不是成为他们的负担。小红的做法虽然出于一时冲动,但确实伤透了父母的心。

我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体谅父母的辛劳,决不能让他们在晚年再操这种烦心事。毕竟,他们一生的付出,就是为了让我们将来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理应孝顺有加,而不是给他们添堵。

就在我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的时候,没过多久,小红又一次找上门来,神情坚定。

"爸、妈,关于上次的事情,我还是要再说一说。"小红开门见山,"我和未婚夫已经商量好了,婚后我们决定住在这里,所以这套房子必须过户给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红竟然还是如此固执!父亲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站起身来,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简直就要动手打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就怎样?"小红毫不示弱地反问,"爸,您我都是成年人了,何必动辄动粗呢?我这要求并不过分。您我们都知道,现在城里房价高得吓人,而我和未婚夫的积蓄又那么有限。与其让我们蜉蝣一般在外租房,不如把这套老房子给我们,我们就能安安心心地定居下来了。"

"那我们将来上哪去啊?"母亲也被惹怒了,她站出来说,"你指望我们把这间屋子给了你,自己就去租房子吗?我们老两口哪有那么多钱啊?"

"那你们就跟我们住在一起呗,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小红满不在乎地说,"何况我们新婚,你们在旁边也不方便吧?"

我看着小红理直气壮的模样,又看看父母愤怒的神情,只觉得这矛盾陷入了一个无解的僵局。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女婿小刚站在门口,脸上写着疑惑,"怎么吵得这么凶?"

"哦,是你啊。"小红上前拉住小刚的手,语气缓和了一些,"我们就是在商量婚后的住房问题。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住在这里比较合适?"

小刚看了看我们一家人,似乎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原委。他露出为难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小红,你这要求是否太过分了?我们年纪轻轻,将来的路还很长,暂时租房子住也无妨吧?何必跟长辈们争这个呢?"

"可是你想过吗?如果我们租房子,那我们的积蓄就会在几年之内所剩无几了。到时候我们连一套自己的房子都买不起,那将来的日子可就太苦了。"小红坚持道,"与其这样,不如就让我们住在这里,既省钱又能一步到位,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这里毕竟是你父母的家啊。"小刚无奈地说,"我们年轻人将来有的是机会赚钱置房,何必跟他们争这个呢?"

"那可不一定!"小红理直气壮地说,"如今房价那么高,我们凭自己很难攒下那么多钱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父母把这套房子过户给我们,我们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住房问题了。"

我看着小红一再主张她的观点,又看看父母脸色阴沉的神情,只觉得这矛盾越来越无解了。就在这时,母亲忽然开口了,语气里满是决绝。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母亲说,"这房子是我和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我们怎么可能把它白白送人呢?你要是再执迷不悟,我们就搬出去租房子住,把这间屋子留给你们了!你看怎么样?"

一室沉默,所有人都被母亲的话震住了。小红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似乎没有想到母亲会做出如此决绝的选择。而父亲则满脸通红,显然是对母亲的决心感到骄傲。我看着母亲坚定的眼神,心里也是五味杂陆。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女婿小刚再次开口了,他的语气变得郑重起来。

"爸、妈,我知道你们对这套房子很是珍视,因为它凝聚了你们几十年的心血。而小红之所以如此执着,也是出于对将来生活的考虑。不过,我们年轻人要学会变通,不能总是固步自封。"

小刚说着,上前拉住小红的手,真诚地说:"小红,咱们不该为这点小事跟长辈们争吵不休。我们将来的路还很长,只要努力工作,迟早也会有自己的房子的。与其纠缠于眼前的小事,不如将心思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好好经营我们的未来。"

小红被小刚的话说得哽咽起来,她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小刚见状,赶紧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傻丫头,你看把自己惹得多难过。我们毕竟还年轻,将来的日子还很长呢,有什么是攻克不了的呢?"

我看着女婿体贴入微的举动,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一个年轻人能有这份远见和智慧,实在是难能可贵。要是小红能永远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们的婚姻就一定能白头偕老了。

父母见小刚这般善解人意,也是由衷地高兴。母亲上前拉住小刚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好女婿啊,你可真是个有见识的孩子。你说得对,咱们都不应该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你们年轻人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肯吃苦,定能有出息的。"

小刚的出现,终于为这一场矛盾画上了句号。在他的劝解下,小红重新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爸、妈,对不起,我真是太任性了。"小红跪在父母面前,泪水涟涟,"我只顾着自己的一时便利,却完全没有体谅到你们的心情。我这样做,实在是太伤你们的心了。你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就是为了让我们将来能过上好日子,而我却如此辜负了你们的一片深情。我太不像话了!"

父母见状,也是热泪盈眶。他们连忙将小红扶起,拥抱在怀里。母亲痛心疾首地说:"傻孩子,你可把妈妈伤透了心啊。不过,你毕竟还小,将来的路还很长,妈相信你一定能够走出人生的正途。"

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内心也是无比感动。一家人虽然会因为一些小事产生矛盾,但只要互相体谅、互相理解,就一定能化解分歧,重拾和睦。

就在这时,父亲开口了,他语重心长地说:"小红啊,你要记住,虽然现在我们家境并不富裕,但这所房子却凝聚了我和你妈几十年的心血。它不仅是我们赖以为生的根基,更是我们对你们的一片深情。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再对它垂涎三了。等你们真正有了立足之地,父母什么都可以给你们,但在那之前,你们就先自己好好打拼吧。"

小红重重点头,小刚也在一旁庄重地应和着。看着他们虔诚的神情,我由衷地感到欣慰。或许,这一次的磨难,将会让他们获得成长,铭记住家人之爱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