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妈,你怎么胖了那么多,肚子都鼓起来了。”

“这不是胖,妈肚子里的,是你未来的弟弟。”

母亲抚摸着肚子,49岁已经爬上皱纹的脸上满是幸福。

“什么?哪里来的弟弟!难道是继父他……”

我的震惊难以言喻,然而下一秒,继父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那张面孔,我差点没晕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从小,我和母亲就被村里人称为一对苦瓜,她的日子苦,生下个闺女更苦。

母亲父母早亡,在18岁上就被哥嫂家像是甩包袱一样嫁给了腿脚残疾的父亲。

父亲孑然一身,家里只有两间草房栖身,靠着种几亩薄田,养一些家禽为生,日子过得也很艰难。

他拼尽全力娶回来的老婆,自然往死里折磨,把家庭的贫苦全部怪罪在这个害他花光积蓄的女人身上。

“你不就是我买来的牛马吗?任我骑来任我打!”

他拖着一条瘸腿,追的母亲满院子跑,一根扁担甩起来如行云流水。

村里的男人大多势利眼,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娘家人撑腰,没有嫁妆,在婆家日子是很艰难的。

母亲被打的狠了,也会跑回十多里外的哥哥嫂子家,但是通常都会吃闭门羹。

“哥哥,那个男人要打死我了,求求你,让我回家吧。”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已经不是我们家人了,还说什么?”

舅妈瞪着三角眼,双手叉腰非常凶悍,她连一杯水都不肯施舍给母亲,就这样又把她赶回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母亲身上被打得没一块好地方,她学会了逃跑。

就在她做好所有准备,努力通过绣花攒钱,攒够去城里打工的车费,打算一走了之的时候,事情出现了变故。

她怀孕了,一个小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缓慢生长着。

抚摸着小腹,母亲的心变得柔软,她终于知道村里那些有了孩子的女人 是被什么拴住的了。

“你真是个宝贝,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再也不动你一根手指头了!”

我爹欣喜若狂,他破天荒的对母亲温柔起来,也不动手了,更不敢让她干重活,整天好生伺候着。

这一切让母亲有了一个幻觉,只要好好生下孩子,日子就有了盼头。

她把父亲对她短暂的友善和照顾,看作是人生的转折,生下孩子后,一切都会变好的。

然而,命运并没有眷顾可怜的她,十月怀胎,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初夏,我出生了。

“怎么是个女孩?赔钱货,快扔了!”

父亲垫着一瘸一拐的步伐走进病房,只看了我一眼,就暴跳如雷。

花那么多钱娶你回来,就生这么个玩意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他一把扯过母亲的头发,把她从床上一把薅到地上,然后几大脚踩了上去。

刚刚生产完还很虚弱的母亲,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你这大男人怎么回事?重男轻女还打人,我们要报110了。”

同病房的产妇家属看不过去了,叫来了医生和护士,大家七嘴八舌地指责父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漂亮的小姑娘你还不想要,多少人想生还生不出来呢,你这人真是愚昧!”

父亲在一边抽闷烟,唉声叹气,我母亲知道,他这一定是要搞事情了。

果然,当天深夜,他趁着母亲睡觉,把我悄悄地抱了起来,往厕所走去。

听到动静的母亲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呼喊一边跌跌撞撞往厕所的方向爬。

都说为母则刚,刀口几乎裂开的母亲硬是爬了十几米远,最终爬到厕所,我已经被父亲大头朝下准备溺死。

“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你杀了我吧!”

母亲声泪俱下的抱着父亲的腿,闻讯赶来的医生见此情形,立马叫来了警察。

由于干预及时,我并无大碍,但警察还是要求父亲写下保证书,保证不会再心生歹意。

我得救了,只是从此,我被父亲当成了透明人,只能谨小慎微地活着。

可能是因为死里逃生,我从小性格泼辣彪悍,从不任人欺负,这一点与柔弱的母亲完全不像。

只要谁敢说我坏话,我会立刻冲上前去,用泥巴塞进对方的嘴里。

渐渐的我已经可以保护母亲了,父亲的扁担会被我劈头抢下来,再狠狠往地上一砸。

“你这是忤逆当爹的,你要遭报应。”

“你打老婆、重男轻女还摆架子,你才应该下地狱!”

我横眉冷对丝毫不让,父亲居然蹲在地上哭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以为他屈服了,接受了自己不能再在家里作威作福的日子,可是,我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

“这是我的家,我想和谁睡就和谁睡,你们管不着!”

那天放学回家,母亲哭哭啼啼要上吊,问清楚后才知道,父亲把村里的寡妇带回家来鬼混,被堵在被窝里。

寡妇有个儿子,兴许是看着父亲能养活两母子,来打秋风的,我爹那个傻瓜,居然照单全收。

“你连儿子都生不出来,我要跟你离婚,滚!带着你那个赔钱货滚出我家!”

母亲哭的撕心裂肺,我则冷冷的看着这个我叫他爸爸的男人,咬着牙作出决定。

“我们可以走,但你要记得,是你赶我们走的,以后生养死葬,可别来求我!”

我转头收拾简单的行李,带着母亲离了婚、离开了家,我和老师商量后,把她安置在学校宿舍。

那一年,我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作为重点大学种子选手,学校爽快的答应让她借住。

转眼我上了大学,本来想带着母亲一起去,我们俩同时打工,应该能攒够学费和生活费。

然而故土难离,母亲坚持在老家的县里找个工作养活自己,我也只好同意。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俩聚少离多,好在最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大学毕业后,我找了个不错的工作,租了房子,准备把母亲接到我所在的城市。

然而,母亲再一次拒绝了,她说自己不肯拖累我,此外,还有一个其他原因。

“我……我找了个男朋友,他对我挺好的,我们想结婚。

“什么?你有男朋友了?是谁?叫什么名字?有工作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喜忧参半,一连串的询问着情况,可母亲对此讳莫如深,不知是害羞还是什么原因,她始终回避。

“总之一句话,只要他对你好,我这个当女儿的没什么意见。”

听说母亲和男友已经同居了,我强迫自己放宽心,母亲前半生太苦,兴许晚年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然而,事情渐渐不对劲起来,母亲自从找了新男友,每个月都向我要钱,不是要买家具就是要买首饰。

她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打工虽然赚的不多,但是在我大学期间,偶尔她还能接济我一下,怎么现在……

莫不是母亲被人骗了?我放心不下,打算去突然袭击,探望母亲和我那个“继父”。

我没告诉任何人,回到小县城,找到母亲打工的那家招待所,然而老板说,她已经辞职四个月了。

辞职了?我又找到她租住的地方,敲了半天门,终于,里面有了动静。

“谁啊?闺女,你咋来了!”

母亲又惊又喜,拉着我的手转了几圈,我也热烈的拥抱她,然而,我很快看出了不对。

“妈,你怎么胖了那么多,肚子都鼓起来了。”

母亲整个人圆润饱满,但是脸上却没什么肉,显得气色很差的样子。

“这不是胖,妈肚子里的,是你未来的弟弟。”

母亲抚摸着肚子,49岁已经爬上皱纹的脸上满是幸福。

“什么?哪里来的弟弟!难道是继父他……”

我的震惊难以言喻,然而下一秒,继父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那张面孔,我差点没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