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应该是熟睡的时候,但在北京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却并不平静。

一个女同学和五名男生站在学校教学楼门口,他们想要进去搜寻东西,但保安却不肯放他们进入教学楼内。

好一番周旋后,保安才允许这些学生来到一楼的监控室查看监控,却依旧不允许学生们进入教室

六名学生将放学后的监控进度条来来回回拖了很多次,最后都没有找到她们想要找到的人

学生们很颓然走出了监控室,为首的女学生拿出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等电话接通后,女学生不好意思地对着电话那头道:“阿姨,我没有找到姚姚。”

电话那头的妇女没有责怪女学生,她安慰女学生道:

“不着急,阿姨很快就要赶到北京了。”

可就在两个小时后,学校就在教学楼内发现了早已经冰凉的,那个被称作是姚姚的女孩的尸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女儿半夜遇害,母亲连夜赶往北京”

2016年5月19日晚上十点左右,家住在山东东营的李洁接到了从北京打来的电话,电话那边是在北京读书的女儿的老师。

老师告诉李洁,她的女儿姚金易今晚上查寝的时候没有找到人,人不在宿舍,学校里到处去找了也没有找到姚金易。

李洁一下就慌了,她晚上八点过的时候还在和自己的女儿聊天,那时候女儿还在学校里,怎么可能说离校就离校。

虽然学校老师在电话里安慰着李洁,但李洁还是心里很慌乱,就像是母女连心,她总感觉自己的女儿遭到了什么事儿。

所以在接到了学校方面打来的电话后,李洁立马下楼开车,连夜赶往北京

在凌晨12点过不久,李洁又收到了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

老师安慰李洁,现在已经有了姚金易的消息,姚金易和学校的一个男生一起出去了,让李洁不要担心。

但老师还告诉李洁,姚金易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学校方面的规定,等李洁到学校的时候,还需要来学校这边接受处分。

老师说的十分严肃,但李洁却感觉不对劲,她的女儿一直都乖巧懂事儿,从来不会做出早恋这种行为。

李洁当即将老师的电话录了音,与此同时她告诉老师,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单独和男同学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洁认为自己的女儿一定是出事儿了,一直在催促,让学校方面赶快去找自己的女儿,特别是在校内。

在前往北京的路上,李洁不停在和学校的老师还有领导们沟通,希望对方寻找自己的女儿,但是校方一直都没能给李洁一个有效的回应。

时间慢慢过去,而李洁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由于学校的老师不肯找寻姚金易,李洁只能联系上了姚金易的好朋友,让她帮忙去学校里找寻姚金易,也就发生了文章最开头的一幕。。

但是由于女孩一行人被保安拦着,他们并未进入校园,也就没有找到姚金易的踪迹。

李洁一直到早上的六点半,才终于有了女儿最新的消息。

学校的几个学生在教学楼601教室发现了姚金易,她躺在地上,身上盖着一个衣服,好像是躺着在睡觉。

同学们最开始也以为姚金易是睡着了,先到教室的同学们还让后面的人声音小一点,别吵醒了姚金易。

在找到姚金易后,几个同学联系上了老师。

直到老师前来教室的时候,揭开盖着的衣服,才发现姚金易双眼紧闭,呼吸早就已经停止了。

学校的老师连忙将这件事儿告诉了李洁,这时候的李洁已经来到了北京地界,堵在五环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洁差些崩溃。

她没办法立即赶到学校,而学校方面将姚金易送往医院。

当时的校方并没有通知李洁姚金易被送到了哪个医院里,李洁一直在路上给学校方面打电话,但电话最终都没有被打通。

一直到中午,李洁才和学校方面会合,但因种种问题,李洁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自己女儿的尸体。

到了5月20日的晚上七点,李洁才看到了女儿姚金易的遗体

女儿姚金易躺在台子上,她身上还是那件熟悉的校服,但再也不是以前干干净净的样子。

姚金易的头发乱糟糟的,头发上还有干涸的血迹,整张脸已经青紫,脸上还有血迹

胳膊上有伤,脖子上也有伤,而且姚金易的裤子上也全都是血迹,一副被侵犯过的模样。

而姚金易的尸体呈现的状态越是凄惨,李洁心中便越是悲痛,她无法将眼前的女孩和自己的女儿连起来。

杀害貌美班花

姚金易出生于2000年,老家在山东东营,而她在遇害的时候才刚刚16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金易从小就是别人口中羡慕的孩子,她长相漂亮性格懂事儿,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在遇害的这个班里,还是大家公认的班花。

虽说李洁和丈夫离异,李洁一个人带着孩子,但姚金易也被她宠得很好。

李洁是做生意的,她计划在高考后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国外留学。

为了能够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为留学做准备,在姚金易读高中的时候,李洁将姚金易送到了北京的学校独自求学。

因为李洁在山东老家,姚金易只能一个人在北京上学,害怕女儿被欺负,李洁几乎每天都要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

姚金易也十分懂事儿,她每天都会给母亲撒娇,生活除了学习也没有太多别的烦恼,整个人的人生都简单也快乐。

李洁从未想到,2016年5月19日晚上的那通电话后,自己和女儿面临的将是永别。

在姚金易的尸体被发现后不久,警方还没开展调查,而杀害姚金易的凶手就已经自首了。

5月20日清晨七点左右,罪犯王祎哲用自己母亲的手机报警,称自己过失杀人要自首

王祎哲和姚金易是同校同学,王祎哲比姚金易大一岁,两人都在高一就读,只不过两人并非同班。

王祎哲称,自己是在去年学校的元旦晚会上认识的姚金易,当时姚金易的演出很漂亮

在演出过后,王祎哲看上了姚金易,随后在朋友那里拿到了姚金易的微信,两人开始在微信上聊天。

在2月初的时候,王祎哲曾经向姚金易表白,要求两人交往,但姚金易以自己要学习为由拒绝了王祎哲。

王祎哲告诉警方,虽说姚金易拒绝了自己,但后来的时候姚金易又爱上了自己。

在案发当晚,两人在601教室相遇的时候,姚金易对王祎哲表白,声称已经喜欢上了自己,所以要献出第一次,后两人你情我愿发生了关系。

但王祎哲没想到的是,两人发生了性关系后姚金易却翻脸不认人了,声称要告诉老师。

王祎哲在情急之下想要阻止姚金易,这才会不小心杀害了姚金易

“令人唏嘘的凶手一家”

可面对王祎哲的话,李洁是一点也不相信的,女儿姚金易曾经多次在电话中表示,自己被学校里叫做王祎哲的男同学骚扰,她很讨厌王祎哲

当时母女俩都以为这只是青春期的小打小闹,所以在抱怨之后也没有做出什么应对的措施。

但凭借这几次抱怨,李洁就可以证明,姚金易绝不是如王祎哲口中讲的那样爱慕自己。

而且姚金易的好友,以及班上的同学都可以作证,姚金易压根和王祎哲没有任何暧昧的关系。

还有姚金易在死后尸体上的各种伤痕,以及案发现场留下的鲜血,被撕裂的处女膜等等都可以证明,姚金易死前的性关系并非自愿,而是被王祎哲强奸的

盖上衣服后、淡定点外卖

王祎哲19日晚上10点零二分,杀害了姚金易后、把衣服盖上,再从学校围墙翻墙逃走。

根据他自己表述,他是逃到了酒店里,随后自杀未遂才回来自首的。

但实际上根据酒店的监控,还有警方的调查可以发现,在杀害姚金易的这个晚上,王祎哲还泰然自若地在凌晨点了外卖吃

同时他发短信给老师,欺骗老师姚金易和自己出来开房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杀害姚金易后,王祎哲带走了姚金易的手机,来到酒店后,他删除了姚金易手机里的聊天记录,甚至还在微信上告诉了自己的朋友,他杀人了。

在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王祎哲才在早上等姚金易的尸体找到后打电话自首。

姚金易死后,王祎哲一家的态度一直都是想要用钱摆平这件事儿。

王祎哲的家庭很好,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李洁还没有到医院,被堵在北京路上的时候,王祎哲的家长就让学校方面给李洁带话,问能不能用钱把这件事儿私了了。

李洁最疼爱的女儿刚刚被人杀害,凶手一家却想要用钱摆平,谁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儿呢?

在王祎哲被抓的时候,王祎哲的家人还找到学校开具了王祎哲品学兼优的证明,希望为王祎哲减刑。

哪怕在判刑前,王祎哲家人也找到了李洁,他们希望李洁能够出具谅解书,只要有谅解书,王家赔给李洁多少钱都可以。

李洁态度强烈拒绝了对方,除此之外王祎哲家人再也没有找过李洁,甚至连一句当面的道歉都没有。

而王祎哲的律师在法庭上,还曾经提出了王祎哲对姚金易“不存在真正的强奸”。

“坚强的母亲”

最开始,在警方出具了姚金易的尸检报告上,一句话都没有提到姚金易身上的外伤

警方还要求李洁在尸检报告上签字,同意尸检报告,但李洁却怎么都不同意。

如果按照这种尸检报告交上去,那无疑是在帮助王祎哲没有强奸姚金易,只是失手杀人的观点。

姚金易现在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她无法张嘴说出自己的冤情,尸检报告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

为了能够让女儿不受冤屈,李洁开始飞往全国各地找专家、找律师,希望有更加权威的人士能够介入到女儿的案件中。

一直等这次案件进入到了检查的阶段,李洁要求重新尸检的诉求才被允许。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请了全国各地的知名专家,最后组成了五方会谈,开始重新对姚金易的尸体进行尸检。

而也正是因为这次补充的尸检内容,才能成为定罪王祎哲的契机

根据最新的尸检报告,证明了王祎哲的确犯了强奸罪。

而且从尸检报告中可以看出,王祎哲掐着姚金易的脖子导致姚金易死亡

之后并没有发现采取任何施救的措施,足以说明王祎哲是希望姚金易死亡的,这点也推翻了王祎哲口口声声说的过失杀人。

王祎哲实施犯罪的时候未满18周岁(时年17岁),因此他被免于了死刑,被判无期徒刑。

在被判定无期徒刑后,王祎哲曾经提起过多次上诉,最后法院还是维持了原判。

李洁在姚金易去世后,只看过凶手王祎哲三次,每次都在法庭上。

第一次出席的时候,王祎哲甚至还精心打扮了自己,他穿着名牌,将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分明是罪犯却像是把自己当作了明星一样,王祎哲在法庭上一直说自己很喜欢姚金易,弄死姚金易不是故意的。

在李洁的眼中,王祎哲的一举一动像是一个夸张,流着鳄鱼眼泪的演员。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王祎哲被一审宣判那次。

王祎哲穿搭依旧奢华,只不过当法官宣布的时候,王祎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是不相信自己会被判无期徒刑。

而第三次见面,也就是王祎哲上诉后的那次,或许是无期徒刑给他的打击很大,这一次的王祎哲不再是神采奕奕的样子了。

王祎哲那时候已经成年,他瘦了很多,他身上也不再是名牌,而是脏兮兮的衣服。

在庭上的时候,王祎哲不再像以前昂首挺胸,而是埋着头。

李洁一直死死看着眼前的整个人,王祎哲的变化不足以让她原谅这个杀人凶手,但能有今天这种判决,已经是她最努力的后果。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