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李明,今年35岁,是一个体面的中年人。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一手养活着妻儿和年迈的姨母。小姑子张晓丽比我小10岁,从小就很拳爱财、贪得无厌。她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家的独子,如今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尽管我们是亲姑侄,但她对我们这些穷亲戚却永远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故事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正在家里的小院里给鸡群喂食,想着今年是否应该再多养些鸡,好多卖点鸡蛋增加收入。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小姑子张晓丽。

看到小姑子的电话,我不免有些疑虑。作为一个重男轻女的富家小姐,她很少主动联系我们这些穷亲戚,除非是有什么要求。不过,就算是她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也得客客气气地应付着,免得她对我们更加轻视。

我按下了接听键,小姑子那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哥哥,最近还好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好还好,有什么事吗?"我礼貌地问道,暗自猜测她这次又有什么馊主意。

"哥,我听说你家养了不少散养鸡,是不是很赚钱啊?"小姑子甜甜地说着,语气听起来很是谄媚。

我心里叹了口气,她这是要卖乖了。"也就勉强温饱,赚不了多少钱。"

"哦,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她故作遗憾状,"不过哥哥,今年你是不是可以多养些鸡呀?就再给我留两只吧,我家里人最近想吃点儿新鲜的散养鸡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姑子竟然理所当然地要我免费给她两只散养鸡,这是何等无理的要求!

"哥哥,你就厚道点儿吧。"小姑子理直气壮地说,"你们家那点儿鸡蛋赚不了几个钱,何必这么小气呢?再说了,我们可是骨肉亲戚,你应该多关照关照我这个小姑子嘛。"

"关照?你这是把我们当亲戚还是当佣人啊!"我终于按捺不住,怒气冲冲地吼了出来,"我们家很穷,你竟然还想占我们的便宜,你有没有点儿亲情啊?"

"我就是想吃点儿好东西,你就这么小家子气!"小姑子也不示弱,语气变得尖酸刻薄起来,"你们家就是太小气了,整天为了那点儿鸡蛋钱斤斤计较,也不看看我嫁的是什么人家,你就是嫉妒我现在的生活好,所以才这么对我!"

"我嫉妒你什么?!"我大声反驳道,"你有钱是你自己的福分,我可没嫉妒你!只是你竟然要我白白给你两只鸡,你想都没想过我们的辛苦!就凭你这自私自利的德行,我是断然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自私?我有钱是我自己挣的吗?"小姑子冷笑着说:"我就是嫁了个有钱人家,你们这些穷亲戚还不是靠着我们富亲戚的施舍过活啊?你应该感谢我肯给你们点儿面子,你倒好,竟然还敢顶嘴!"

她说着,神态变得极为傲慢,就好像我是她的下人一般。

"够了!我们过的是自己挣来的日子,又没有什么可感谢你的!"我怒视着小姑子,脸上写满了愤怒,"你竟然还敢这样说我们,你是把我们这些亲戚都看扁了吗?就算你再有钱,你也不配对我们摆这种派头!"

我的双手在发抖,我太失望于小姑子的无情了。

"我看扁你们有什么错吗?你们就是些穷光蛋!"小姑子的语气变得极尽鄙夷,"就凭你们那点儿钱,也配跟我们说话?我实话实说,你们就是我们的嫁妆都拿不出来!"

"住口!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们就彻底断绝亲戚关系!"我勃然大怒,对着手机大吼大叫,"你们有钱人就是睚眦必亲,狭隘无比,我们可不稀罕和你们这种人家富贵亲!"

"切,你们也就只配被我们睬着了。"小姑子冷冷地说,"要不是我们施舍,你们能有今天?就凭你们这德行,活不过三天!"

"施舍?我们靠的是自己的勤劳和汗水!"我怒不可遏,声嘶力竭地吼着,"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睚眦必亲、傲慢无礼,根本不把我们当亲人看!你竟然还要我们这些穷亲戚白白供给你,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

"你竟然还敢这么顶撞我?"小姑子的声音也渐渐拔高,"我们给了你们多少好处,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吗?你们这些穷亲戚就是太没有教养了!"

"住口!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们就彻底断绝亲戚关系!"我狠狠地喊着,双手在发抖,浑身上下都在颤栗着无比的愤怒。

"你们这些穷光蛋也配跟我说这话?"小姑子冷笑一声,语气里透着无尽的傲慢和鄙夷,"我才不稀罕和你们这种人家富贵亲,你们给我闭嘴!"

"哐啷"一声,她狠狠地把电话挂断了。我手中的手机无力地垂了下去,呆呆地站在院子里,久久无语。

我的眼眶湿润了,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我对小姑子的傲慢嚣张感到无比愤怒;另一方面,我也在后悔自己是不是说话太重了,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可是,她要我白白给她两只鸡,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啊!

我望着小院落里的鸡群,陷入了沉思。小姑子虽然很自私,但她终归是我的亲姑子。如果就这样把关系彻底闹僵,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亲情可言了。不行,我不能这么冲动,我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我重新拨通了小姑子的电话号码,但是很久都没有人接听。就在我准备挂断时,电话终于通了。

"我知道了,小姑子。"我连忙安慰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们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不过,你要知道,我们养鸡可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是为了维持家计。要是多养两只鸡,我们家就要多出很大一笔开销了。"

"哦,我没想到这一点。"小姑子语气变得诚恳起来,"那你是否能卖给我两只鸡蛋呢?我出双倍的价钱。"

我心里一阵狐疑,但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小姑子说她会派人来取蛋,我们就此作了这样的交代。

挂断电话后,我久久地坐在椅子上出神。我意识到,家人的重要性是何等的宝贵。虽然小姑子的确说了一些很伤人的话,但她归根结底也是我们的骨肉亲人。就算是再有钱,她也不应该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忘记了自己的根。

就在我沉浸于这些思绪时,小姑子打来了电话。

"哥哥,我刚才仔细考虑了一下,我不应该要你白白给我两只鸡。"小姑子的声音透着诚恳,"我知道你们家现在的日子不太宽裕,我不应该那样理所当然地向你索要。"

"小姑子,没关系的。"我温和地说,"其实我也冲动了,我们都有错。不过,你要知道,我们养这些鸡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是为了维持家计。你看,我们每个月的开销就那么多,如果要多养两只鸡,我们家就要多出一大笔钱了。"

"哦,原来是这样。"小姑子的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我太自私了。哥哥,你能原谅我的无理要求吗?"

"当然,小姑子。"我诚恳地说,"你毕竟是我的亲姑子,我怎么会真的与你绝交呢?只要你能体谅我们的处境,我就心存宽容了。"

小姑子似乎被我的话语打动了,她的声音哽咽着:"哥哥,我真的太对不起你们了。我被钱给迷惑了,忘记了最基本的亲情。以后,无论我有多少钱,我都会把你们当做最亲的人。"

我们相拥良久,直到小姑子的哭泣渐渐平息下来。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我为她被金钱蒙蔽了双眼而感到悲哀;另一方面,我也庆幸她终于意识到了亲情的可贵,没有被金钱彻底同化。

"小姑子,钱固然重要,但它终归是冷冰冰的东西。"我诚恳地说,"只有亲情,才是我们这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你我从小就很亲近,就让我们从今往后,永远都珍惜彼此吧。"

"是啊,哥哥。"小姑子点点头,眼神重新熠熠生辉起来,"我真是太傻了,竟然差点失去了你们这些亲人。从今往后,无论我有多少钱,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

"那就好,小姑子。"我微笑着说,"话说回来,你之前提的那个要求,我还是可以答应你的。"

"什么要求?"小姑子疑惑地问。

"就是你想要两只散养鸡的事。"我爽朗地笑着说,"我可以免费送给你两只,就当是我们和好的见面礼吧。"

小姑子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的眼睛湿润了:"哥哥,你真是太好了!我当初怎么会那样无理取闹呢?我简直太自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最终还是化解了这场误会。"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从今往后,你我都要珍惜彼此的感情,永远不要被金钱蒙蔽了双眼。有钱固然重要,但亲情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我会牢牢记住这句话的,哥哥。"小姑子用力点了点头,眼神坚定有神,"我发誓,无论将来我有多少钱财,我都会视亲情为重,永远把你们放在心上。"

就这样,我们重新拾起了亲情的纽带。从那以后,小姑子时常会来我家做客,有时也会带着她那两个可爱的孩子。每当这时,我们就会一起到小院里,给那些散养鸡喂食。小姑子总是很高兴地蹲下身子,看着那些漂亮的鸡儿在她手中啄食,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有时,她也会主动拿出钱财,资助我们一家度过眼前的难关。我虽然总是谦逊地拒绝,但心里也暗自庆幸,庆幸小姑子终于重新懂得了亲情的可贵。而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想起我们曾经的争吵和伤害,更想起我们最终是如何重拾亲情的。

亲情的纽带是如此脆弱,却也是如此牢不可破。它有时会在金钱的诱惑下暂时断裂,但只要我们用真诚去呵护,它就一定会重新生根、发芽。就像那些漂亮的散养鸡一样,只要我们用心去照料,它们就一定会健康成长,给我们带来无穷的欢乐。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底祈祷:但愿我和小姑子的亲情能像这些鸡儿一样,永远健康成长,永不枯萎。我们会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心去呵护这份亲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就让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圆满地结束吧。一个关于亲情的故事,写尽了人世间最宝贵的情谊。我会永远铭记小姑子的那个电话,永远铭记我们曾经的伤害,也永远铭记我们最终是如何重拾彼此的。因为,正是这一切,才让我懂得了亲情的可贵。

自那次不欢而散的电话之后,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几年过去。我和小姑子的关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我们的确恢复了亲密无间的关系。小姑子常常会带着她的两个孩子来我家做客,一家人其乐融融。有时,她也会体贴入微地给我们一些资助,虽然我总是婉言谢绝,但心里也暗自庆幸她终于重视起了亲情。

就这样,一年年地过去了。小姑子的孩子们也渐渐长大成人,离家读书、工作。而我们这些老人家,也都步入了晚年。小姑子的丈夫是个有权有钱的大老板,他们一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可我们这些穷亲戚的生活却是日渐窘迫。

有一年春节,小姑子带着丈夫和孩子们来我家拜年。看着他们吃喝玩乐的模样,我不免有些羡慕嫉妒。小姑子注意到了我的神情,体贴地把我拉到一边,塞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

"哥哥,你们就勉强过活吧,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她说着,语气里透着一股淡淡的同情。

我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脸上也挂不住笑容了。虽然小姑子的确是出于好意,但她的那种施舍的态度,让我回想起了当年那通可怕的电话。我们之间的矛盾,又一次浮出了水面。

"小姑子,我们不需要你们的施舍。"我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把红包推了回去,"我们自己过得很好,只是比不上你们有钱人而已。你何必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呢?"

"哥哥,你怎么又这样了?"小姑子显然被我的话惹恼了,神情变得有些傲慢,"我这不是想资助你们吗?你应该心存感激才对。"

"感激?你当我们是乞丐吗?"我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我们自己的命自己过,从来就没指望过你们的钱!你若是这种态度,还是免了吧!"

"哼,你们这些穷光蛋也就只配说这种话了。"小姑子冷笑一声,脸上的神情变得极其不屑,"要不是我们给你们点儿面子,你们能有今天?"

我的怒火在那一瞬间达到了顶峰,我狠狠地瞪着小姑子,浑身在发抖。她说的这些话,和几年前的那通电话如出一辙,好像这些年我们之间的和解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

"够了!我们之间的亲情到此为止吧!"我咬牙切齿地说,"就凭你们这种睚眦必亲的态度,我们宁愿和你们断绝关系!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这副嘴脸,狭隘无比,我们才不稀罕和你们这种人家富贵亲呢!"

"切,你们也就只配被我们睬着了。"小姑子不屑一顾地说,"要不是我们施舍,你们能有今天?就凭你们这德行,活不过三天!"

我勃然大怒,一把将她推开,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院子。小姑子的丈夫见状,连忙上前拉架,可我已经无暇顾及。我狠狠地摔门而出,留下小姑子和她的一家人面面相觑。

就这样,我和小姑子的关系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事后,我躺在床上反复回想着这一切。我们之间的矛盾,似乎注定无法化解。每当小姑子露出那种睚眦必亲的神态时,我就会无比愤怒,无法容忍她对我们这些穷亲戚的轻视。而她似乎也改不了自己的性子,被金钱彻底同化,忘记了最基本的亲情。

"小姑子,我们好好谈谈吧。"我坐在她的客厅里,语气诚恳地说,"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持续太久了,我不想就这样与你决裂。"

"哥哥,其实我也不想和你绝交。"小姑子叹了口气,神情有些黯然,"只是你们总是对我们这些有钱人怀有戒心,我也很难作为。"

"可是你们对待我们的态度,也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啊。"我无奈地说,"你们总是睚眦必亲,用一种施舍的口吻对待我们,这让我们怎么能不生气呢?"

"哦,我明白了。"小姑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有钱人的确有些目中无人,对你们这些亲戚缺乏基本的尊重。哥哥,我向你诚恳地道歉。从今往后,无论我有多少钱财,我都会视你们如同手足,决不会再用那种态度对待你们。"

听到这番话,我的心情终于舒畅了些许。小姑子似乎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们之间也终于有了化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