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我家住小区,隔壁就是公婆家。公婆已退休,和两个未成年的外甥经常来我家蹭饭。起初我还能欢迎,然而时间一长,我的脾气也被他们磨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外甥小明和小红都十来岁,正是吃饱了撑的年纪。我下班回家,经常看到他们大马金刀坐在我家客厅里看电视,想吃什么开冰箱拿什么。我做菜时,小红经常挤兑我:“嫂子,你煮的饭太难吃了,我都要吐了。下次做我喜欢吃的菜!”我强忍着火气,笑着问他喜欢吃什么。小明也跟着起哄:“我就喜欢吃麦当劳,去我们常点的那家!”

我当时就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奈何面子上过不去。孩子大人小嘛,我也没抱怨,只盼他们赶快回自己家。谁知我公婆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两个外甥天天蹭饭不管。我私下找我婆婆商量:“妈,小红小明也长大了,总来我们家吃饭不太好吧。要不您多做饭留着他们吃?”婆婆不以为然,说:“有你做饭,我当然省事啊。让他们多来,热闹嘛。”

我还想再劝,被婆婆打断道:“行了行了,别啰嗦的,赶紧去准备晚饭!小红脾气暴,你别惹他啊!”

我憋着一肚子气回了厨房。这日我公婆又要来蹭饭,我想着不能再这么忍下去了,必须和他们解释清楚。于是我下班回来,对正百无聊赖玩手机的小红小明说:“今天我带你们出去吃,想吃什么尽管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个外甥高兴坏了,立马坐直身子,小明喊道:“我要吃火锅!就是和妈去过的那家很贵的牛排火锅店!”小红也附和:“我还要吃海鲜,大龙虾、生蚝,再来个蛋糕!”我心说你俩吃相也太难看了,但为了今天的计划,我强忍着没吭声。

我公婆也跟了过来,一共五个人挤在餐桌前。服务员过来倒水,小明大声喊:“来两打啤酒!”我赶紧摇头,说:“孩子们喝可乐就好。”小红不满地说:“有什么了不起,出来吃饭不喝两杯作甚!”

服务员尴尬地看着我们,我赔笑着说:“一桌子老少,开动都慢,两瓶啤酒先可以了。”婆婆赶紧附和:“对对,孩子嘛,说着玩的!”我心想你就不能好好管教管教他们吗?

上菜后,小红一边大口夹菜一边埋怨:“这牛排也太老了吧,肉都硬得夹不动!”小明也跟着道:“对啊,虾还不新鲜,一口气味儿!”我忍无可忍,放下碗筷说:“好了,别挑剔了,没有你们捡剩的,就该知足!”

就在我们吵得正激烈时,餐厅经理带着服务员过来劝阻。我这才发现,整个餐厅的客人都把视线投过来,无不津津有味地看着我们丑态百出的一家人。

我强压下满腔的怒火,向经理道歉并结了账。一言不发地开车送他们母子三人回了家,转身就要走,被婆婆拉住手腕:“女儿,话不能这样说,气消了再聊,你说是不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甩开她的手,冷冷道:“婆婆,我真是被你们气糊涂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让你们踏进我家半步!请自求多福!”说完转身便走,留下婆婆在身后叫喊。

我气冲冲地启动车子,刚开出小区就后悔自己太鲁莽了。我有些懊恼刚才的失态,这下子公婆母子恐怕很难再见面。我正胡思乱想,车载手机突然响了,竟然是婆婆打来的。

我叹了口气,平静下心绪:“婆婆,我永远尊敬您这个长辈。只是这种天天蹭饭的情况确实影响了我和老公的生活。与其强忍导致这样的争吵,不如我们都保持点距离,可以吗?”

挂了婆婆的电话,我开车来到父母家,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我妈默默听完,沉吟道:“我说你啊,脾气还是太急了。人家毕竟是长辈,话不能那么直接。”我辩解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压力太大了就忍不住了。”

妈妈叹气道:“算了,你也有你的难处。只是以后真的少去他们家蹭饭,也别整天抱怨,就是疏远点关系,顶多过年过节看看面子。”我想想也是,点点头道:“我知道错了,我回去就给婆婆道个歉。”

时过境迁,我和公婆的关系渐渐淡了下来。偶尔我下班回家,还能看到小红小明在小区玩耍,我礼貌地跟他们打过招呼就擦肩而过。他们也变得沉默寡言,只是偷偷看我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些许怨气。

我想起从前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日子,不免感到一丝忧伤。我跟老公提起此事,老公笑道:“相依为命多年的母子,怎会真的疏远呢?给他们些时间,自会恢复如初。”我点点头,心中升起期待。也许那些怨言,终会在时光里慢慢磨平吧。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我和公婆母子的关系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疏远。偶尔我去超市会遇到小红小明,但大家都经过了那次争吵,再没像从前那么热络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我收到一则短信,竟是婆婆打来的。她说想请我去她家坐坐,像从前一样叙叙旧。我有些惊讶,连忙问她是否有什么事。婆婆说没有什么大事,就想我们像过去一样聚在一起聊聊家常。

我有些不忍,打着圆场说这都是以前的事了。婆婆摇头说不是我想的那样,她这半年来一直在深刻反省。她意识到那时候自己没有尽到长辈的责任,没能好好教导小红小明,还经常依赖我做饭,给我造成了巨大压力。她表示非常后悔当时的所作所为。

我听完,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当日我离开时婆婆情何以堪,现在她主动致歉,我也无法狠下心来。我们母女激动地拥抱在一起,都落下了眼泪。婆婆问我还愿不愿意常回来吃饭,我笑着没有直接回答,只说日子还长,我们慢慢相处看看。

从那天之后,我和婆婆的关系明显缓和了许多。偶尔我做多了饭菜,也会分些给婆婆家。小红小明对我还是有点戒心,但我想给他们时间和空间,慢慢调整心态。相信结下的孽债,终会在这风吹日晒中消弭掉。

时间来到年底,我和老公一起去给老人们拜年。刚进婆婆家门,就看到屋里张灯结彩,小红小明高高兴兴地喊着“嫂子新年好!”我愣在门口,婆婆上前抱了抱我,笑着说:“新年要一家人热闹点!”

婆婆给我们一家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还特地让小红小明来向我敬酒谢罪。小红脸红着说当年确实没体谅我,一心只想着自己开心,对不起嫂子!小明也跟着低头认错。

我感动之余也有些尴尬,连忙劝他们起来,说我不记仇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婆婆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我们和好如初的场景,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吃过年夜饭,小红把我拉到一旁神神秘秘地塞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他和小明两个打工攒下来的新年红包,想送给我当新年礼物。我看着信封,鼻子一酸,赶紧按住他们的手推辞了。

婆婆走过来搂着我,柔声说:“我想明白了,我们一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以后有什么不顺心的,大家坐下来慢慢谈,别冲动生气,可以吗?”我看着这房里老少几双期盼的眼睛,忍不住疯狂点头。

从那以后,我和婆婆母子的关系完全修复如初。我会定期去给他们做几个拿手好菜,小红和小明的成长我也密切关注着。有时候我还开玩笑说要不要给他们补习补习功课,他们笑得前仰后合。看着他们清澈而带着期许的眼神,我知道,未来还长,路还远,一家人终会越走越近。

转眼间又一年过去,小红和小明都长高了许多,变声期的男孩子天天喊着饿,我和婆婆又聚在了厨房里帮着做起了饭。

“妈,我们什么时候吃啊?小红哥急死了!”小明一边打游戏一边大喊。

“好了知道了,马上开饭!”我回他。

婆婆在一旁笑话我,说我现在整天跟个保姆似的,天天伺候两个小祖宗。

我们一家人又回到了从前那样热闹的日子里。吃完饭,小红小明非要拉着我陪他们打游戏,我只好软磨硬泡让老公顶替我去陪他们。

“诶,老婆,小红问我们什么时候带他出去玩?”老公探头进来问我。

“好啊,反正我最近休息,正好出去走走!”我爽快答应下来。

于是我们定了周末一家五口去野炊的计划。到了星期六,我和婆婆起了大早准备丰富的食材和烧烤用具。小红小明高高兴兴地推着小车跟在我们身后,一路吵吵嚷嚷地看路边的风景。

我们来到郊外,选了一处环境清幽的山坡白桦林来野炊。小红和小明先一步跑上山丘疯玩去了。我和婆婆在树下铺好野餐布,三两下就架好了烧烤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