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娶了个印度女人回家当老婆,她很漂亮,皮肤不会很黑,身材也好,而且还会说普通话。”

“我以为自己会很幸福,但1年下来,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冤大头……”

娶了个印度媳妇的他长叹一口气,久久无法再开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远嫁中国的她

去年3月,我把自己谈了2年恋爱的塔莎娶回了家。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在结婚前通过出国旅游见过几次面,所以其实我们结婚也是顺理成章。

塔莎真的很漂亮,像印度电影里的的大明星,棕色长发微卷,鼻梁高挺,皮肤不算白皙但看起来很健康。

她身材也很好,长腿细腰,再加上知性的衣着打扮,完全就是按照我的审美长的。

我其实很感谢她愿意来中国跟我一起生活,毕竟远嫁对一个女人来说本就很不容易,更何况她还跨越了国家。

她就出生在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高种姓印度家庭,谈不上特别富裕,但家里佣人倒也是请得起的。

我家不算特别有钱,不过条件相对来说也挺不错了,有几栋房子收租,还有几个位置不错的铺子门店。

我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亲姐从小就独立,大学一毕业就自己创业,如今小有成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塔莎刚来中国那会,真的挺难伺候的,不会做家务也不愿意做家务,就连贴身衣物都不会自己洗……

我一开始真的挺无语的,但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科技那么发达,洗衣机洗碗机扫地机器人之类的总是能够解决的。

她大概也意识到中国不是印度,人工成本着实不低,我们家不可能请三四个佣人在家里伺候她,所以各种电器她很快就学会了怎样使用。

她有时真的像一个傲慢又矜贵的公主,会在一些言语间贬低人,哪怕对方是我的亲戚……

不过幸运的是,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听不出来,也没有意识到,只是觉得她这个外国人普通话说得那么好很厉害。

我们感情很好,会一起去旅游,一起去看电影,每天仿佛都有着数不尽的快乐。

她虽然有些傲慢,但我还挺吃她那套的,就像一只要人哄的傲娇漂亮小猫咪,很可爱,有意思。

所以我们相处起来还是很和谐的,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她从来不会落我面子,不论是人前还是人后,她都非常听我的话。

要说她有什么地方让我不喜欢,那就只有一个,她太过于偏向她的家人了。

她家人挺多的,除了父母外,兄弟姐妹就足足有7个,上面有3个哥哥1个姐姐都结婚了,下面还有2个弟弟1个妹妹。

最小的弟弟和妹妹在上学,还有一个弟弟没考上大学就没读了,据说正在尝试当视频博主。

结了婚的3个结合又各自有孩子,她光是侄子侄女就有8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了,我见过他们,但谁是谁,我至今分不清。

让我无语的是,我们结婚后,她的弟弟隔三差五就各种“打秋风”。

昨天是“姐姐,我看中了一对新鞋,要……”

今天是“姐姐,我想买一款新的游戏……”

明天是“姐姐,我跟同学出去玩,想要……”

反正她这个19岁,没有上学,天天折腾着拍视频的弟弟是能够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要钱!

如果说塔莎自己有很多积蓄,想要支持她自己的弟弟的“事业”,我其实也没什么意见。

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要知道,她一个外国人嫁到中国,暂时是没办法工作的,这也就意味着她是不会有收入来源。

而且,她嫁给我,那是一分钱嫁妆都没有的。

按理来说,印度人嫁女儿不都应该给一份丰厚的嫁妆嘛,可她家人却提都没提这个。

由于按照中国这边来说,我是要给彩礼的,我也没给,那既然如此,嫁妆之类的,我自然也没提。

算起来,她是真的就两手空空嫁给了我,如今每天衣食住行全是花我的。

她是我老婆,我养她,倒也没什么,但她隔三差五就给她的那个弟弟打钱还不够,还要“救济”她的另外两个妹妹。

不仅如此,就连几个哥哥也时不时能够从她这拿到一个“大红包”,基本上是谁找她“借钱”都能够借到!

人家“散财童子”那也是散自己的财,她这却是在散她老公的财啊,还不觉得这样有问题,这也太离谱了吧?

印度老婆三不五时地“散财”,真的让我很无语,我也不是没有提醒过她的。

去年9月,我跟她结婚半年的时候,我问她:“你为什么经常给你家人打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让人无法理解的她

当时她回答说:“他们需要呀,在我有的情况下,给他们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我们现在有钱,分他们一些,其实也没什么。”

我一整个大无语,那也不是这么分的吧?在半年时间里就给她的印度家人打了快10万了……

我只好委婉地说道:“你的家人们有手有脚,可以自食其力,而且你家不是本来就挺有钱的吗?”

结果塔莎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亲的公司今年出了很糟糕的事故,需要很多钱啊。”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怕我说得过分了,会影响我们的感情,毕竟我真的很喜欢她。

最后我只好安静地闭嘴了,不再谈钱这个问题,半年10万,相当于1个月1万6左右,其实也还好。

当时我就想着,毕竟我当初娶她彩礼这块没花钱,我们这边一般娶个老婆没有个四五十万基本不可能。

就当给钱她家缓过这口气,过了这个阶段应该就好了。

然而情况却出乎我的意料,2月中旬,塔莎家直接破产了……

正常来说,塔莎都已经嫁到中国了,她印度娘家破产,怎么也波及不到她。

可是当她得知消息后,哭了好几天,只要一想起来就哭个不停,没完没了。

我不停地安慰她也没用,她就是不断地哭,她说:“这真是太糟糕了,我的家人们以后该怎么办?”

这问题我可回答不了,只能打马虎眼,说:“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破产后她家经济状况又更差了。

今年3月初,塔莎开始疯狂给家里人打钱,我要被她吓到了,在连续5天每天转出2万后,我当即跟她解绑了。

2万是我设置的额度,如果没有这个额度,我觉得她会更疯狂。

因为没办法再打钱,我们第一次吵架,她哭得很凶,不断跟我说:“他们是我的家人啊,帮帮他们吧,求求你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呢?”

说实话,我接受不了,这要怎么帮?把我的存款搬空恐怕都帮不过来。

我总不可能为了她的家人卖房卖车,砸锅卖铁的吧?

3月下旬的一天,老丈人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挺慌张的。

我一开始对这个老丈人印象还是不错的,他对中国没什么偏见,还很推崇。

他曾说:“中国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国家,我希望印度未来能够成为第二个中国,虽然很困难,但希望有这个可能。”

不仅如此,他对我也挺满意的,他跟我说:“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真诚,我相信你会给塔莎幸福的。”

印度老丈人实际上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我当时觉得他挺温和的,表面看起来不错。

他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只觉得肯定跟钱有关。

果不其然,寒暄了没两句,他语气放缓,态度也变得格外温和。

他说:“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给我2000万卢比,让我的孩子们能够头再来。”

我一听到这2000万,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声音嗡嗡作响,我去哪找2000万?疯了吧?

不过我很快又反应过来,他要的是卢比,不是人民币,这2000万卢比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是170多万。

虽然说给点时间,我确实能够凑出来,可我又不想,这就跟肉包子打狗一样,绝对是有去无回的。

更何况老丈人还直接用“给”,明摆着就没有还的打算。

如何拒绝印度妻子?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我跟他是什么关系?老丈人和女婿,我凭什么给他这么多钱啊?

就因为我娶了他的女儿?那也太不划算了吧!

我没有答应,但也没有立刻拒绝,因为虽然觉得不划算,可我跟塔莎感情,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我喜欢她,很喜欢,目前并没有要跟她离婚的想法。

而且我很清楚,如果我现阶段真的跟她离婚,那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挂了老丈人的电话后,我越想越烦躁,就连看到塔莎心情都不太好,想发脾气。

不过我忍住了,塔莎没有做错什么,我不能够把自己的坏心情发泄在她身上。

可说实话,我真的觉得特别委屈,我觉得自己娶她回来,就跟个冤大头似的,不断给钱她家……

都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我现在是真的清楚这句话什么意思了。当初一分彩礼没出,如今就遭到反噬了,我不禁骂了自己好几句。

塔莎的父亲估计是跟她说了些2000万的事,从这天开始,她对我的态度好不得了。

这只傲娇的漂亮小猫变得格外温和,对我百依百顺,甚至还给我端水给我洗脚!

我还挺享受她贴心周到的服务的,虽然有些笨拙,可她的讨好之意让我很受用。

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凑钱,可我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她的家人会不会得寸进尺,要得越来越多?

这是我最怕的,就怕他们一家跟“吸血鬼”似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3月底,塔莎开始催我给老丈人打钱,还说什么可以先给一部分。

我很犹豫,不想给,但看着塔莎楚楚可怜的模样,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后只能让我朋友帮忙操作,转了50万元过去。

朋友似乎觉得不太对,就跟我姐说了,我姐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她说:“钱转过去了,你之后是不是还要转更多?”

“你能不能有点脑子?你以为这些钱理所当然全是你的吗?是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积累而来的!”

“你以为你一个家里蹲能赚那么多钱吗?你那个印度老婆是给你下了迷魂汤是吗?”

“我真是窒息,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再给她的家人转钱,以后就别叫我姐了!”

我被骂沉默了,同时也意识到一件事:我凭什么这样挥霍我爸妈的钱?

我确实不怎么赚钱,大学毕业后没上班,靠收租维持日常开支。

虽然也会跟人搞点小打小闹的投资,这几年来小有积攒,可着实不多。

我虽然很喜欢塔莎,可她的家人为什么要我一起负责?

我想了又想,最后决定跟塔莎好好谈一谈。

我还没开口,塔莎就很开心地向我表达了感激,她说:“爸爸跟我说了,你已经转了一笔钱过去,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好爱你,你就是我最爱的人。”

我听着她的甜言蜜语,以及那张笑得格外美的脸,不禁又沉默了,我真的是她最爱的人吗?

我坐在她身旁,闻到了她身上熟悉的洗发水香味,叹了口气,说:“塔莎,姐姐说了,如果我再给你家人打钱,她就要我跟你离婚。”

塔莎瞬间瞪大了双眼,她眼里的难过和失望让我很是心虚,但我还是决定继续假装自己是一个听姐姐话的弟弟。

“她说了,我在中国娶个老婆都不用花那么多钱,而跟你结婚后,却花了太多钱了。”

“如果说这些钱是花在我们夫妻身上其实也没什么,可这些钱全都是花在你家人身上的,这就很离谱了。”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们难道要一直这样救济你的家人吗?”

“这很不现实,毕竟不论是你爸爸,还是你,父母没办法保证这2000万卢比就肯定能够让他们摆脱困境。”

塔莎没有说话,而是趴在我身上不停的哭,我被她小猫一样的哭声弄得心虚又心软,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家并不是拿不出这笔钱,但这样把钱花在她的印度家人身上,真的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