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1集:新婚夜,我和老公约法三章,他气得差点和我分床而睡

历史图文可看。

前情回顾:

只是穆尚景的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回去的路上,宋如安告诉她,她打算跟着舅舅舅母一起回一趟南方,见见外祖母。

毕竟老家人年纪大了,再不去,她怕来不及。

穆尚景一听,装可怜道:“你舍得为夫吗?”

宋如安直接拆穿他:“咱们又不是真的夫妻。”

穆尚景冷了脸。

1

宋如安心知说错了话,赶紧摇晃着他的胳膊,面上漾起了笑,讨好地说:“说心里话,是有些舍不得你的。”

说着,她想起了把穆尚景当抱枕的事儿,面上有些红。

穆尚景也想到了这几日晚上,她手脚并用地缠着他的画面。他一把把她拉进怀里,蜻蜓点水地给了她一吻:为夫暂且信你!

看来,气是消了,宋如安松了一口气。

回到府里,穆尚景特意把宋如安带到前院的书房。

这还是宋如安第一次去他的书房,房间布置的很简洁,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左边的书橱上摆满了书籍,右边靠窗,窗抬上摆着一盆绿叶植物。

梨花木书案,摆在离窗台几步之遥的位置。书案上摆着一个紫檀木匣子。

穆尚景取过匣子,递给宋如安,并用眼神示意她打开看看。

宋如安好奇地打开,只见最上面放着一本册子,册子上面还有一把钥匙。

宋如安拿起钥匙,有些疑惑:“这是?”

穆尚景柔声说:“这是我的库房钥匙。”

说着,他又拿起那本册子:“这里面登记的是库房物品。日后如果要参加喜宴,送贺礼什么的,都可以从里面挑选,有劳娘子了。”

哇,库房钥匙?那里面岂不是有很多好东西?宋如安眼前一亮。

见她的表情,穆尚景笑着摇摇头,然后又从匣子里取出一叠地契,递给她:“这些庄子、铺子也都是我的私产,往后都交由娘子去打理吧。”

原来,穆尚景有这么多产业啊!这妥妥地一个大富豪啊!宋如安惊呆了。

看着她的模样,穆尚景很满意,他又从里面掏出一叠银票,递给宋如安:“虽然府里每个月都有月银给你,但是这些银票你先拿着。往后,你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写话本。娘子,你要相信,为夫能养得起你。你想买什么尽管买,不必省着。”

宋如安怔怔地看着穆尚景,眼里有泪。

她自从穿过来,了解清楚宋家形势后,就知道他们靠不住。她靠着自己写话本,闯荡出来一条路。

她一直奉行的原则是,自己挣钱自己花。当然,偶尔也会羡慕穆尚宁和林意菀,有疼爱她们的父母。

没想到,今日穆尚景给了她这份温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宋如安有些受宠若惊地问:“你真的把这些都交给我?”

顾尚景想要逗逗她,他的唇故意贴着她的耳朵,气息滚烫:“是的,娘子。”

这个老男人?真的是。

宋如安心中一动,笑着问:“夫君,难道你就不怕,我带着你的这些财产跑了?”

穆尚景心头一紧,半眯着眸子睨着她,有些严肃地说:“有本事,你去试试,嗯?”

宋如安赶紧狗腿地抱着他:我就是说说,说说而已。

但是有一件事,她是敢的,她心思一动,挑衅地笑:“那个,难道夫君,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银子去养小白脸?”

“你敢!”穆尚景脸都要气绿了,必须好好惩罚一下她。

想着,他一把揽着她的腰,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唇。

宋如安吃疼地推开他,这个老男人,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她撇撇嘴:“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小气!”

穆尚景把东西,都收进匣子里,交给宋如安。她却不敢接:“那个,那些庄子和铺子,我不会打理。”

穆尚景把匣子塞进她怀里:“这个你不用操心,各处都有管家,穆河到时也会协助你的。若是你嫌麻烦,都交给他即可。”

宋如安这下放心了,她的兴趣就是写话本,还是写话本来的自在。

不过,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儿。

宋如安把匣子放在书案上,从中拿出两张银票递给穆尚景,示意他收下。

“娘子,这是?”穆尚景疑惑。

宋如安诚实道:“那个,你们男人不都是需要私房钱的吗?”

穆尚景把银票放回去,握着她的手说:“感谢夫人,你替为夫想的真周到。只是这都是给你的,我的花销,夫人就不用操心了。”

宋如安点头,想他也不会亏待自己。

3

第二日一大早,宋如安早膳都没用,就抱着匣子清点财产。

光是库房中的藏品,多得惊人,并且都是宝贝,很值钱。

还有那些庄子铺子,宋如安虽然不懂,但是感觉每年的收入也能有不少。

妈呀,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没银子花啦。

翠竹进来的时候,就见宋如安笑得像是春天的花一样灿烂。

“姑娘,这是有什么喜事吗?”翠竹好奇地问。

宋如安兴奋得一把抱着她:“翠竹,我发财了!”

说着,她拿着一叠银票,递给翠竹。翠竹清点了一下,不低于5万两银子。

“姑娘,这是哪里来的?”翠竹又惊又喜。

宋如安笑着拍拍她:“放心,这都是姑爷给我的。”

翠竹一听,也乐了。

原来姑爷这么有钱啊,往后,她家姑娘应该不会愁钱花了。

最重要的是,姑爷把这些东西都交给宋如安管理,说明他是真心喜欢她呀。看来,姑娘的好日子来了。翠竹打心眼里为宋如安感到高兴。

用完早膳,宋如安就带着穆尚宁和翠竹一起去买东西。

一来她要给祖母他们买些礼物,到时候带回去。

二来,她也想给自己置办几身行头。

以前,她不在乎穿什么,但是现在她是穆尚景的娘子,穆家的儿媳妇,她也代表着他们的脸面。

除了给自己买,宋如安还豪气地给翠竹和穆尚宁都买了不少东西。

穆尚宁有些不好意思,宋如安笑着说:“放心,这都是花你哥的钱,他挣钱就是给咱们花的。”

穆尚宁噗嗤一声笑了,她就喜欢宋如安的坦诚和大方。

4

相比较宋如安的快乐,穆长兴的母亲,也就是穆家的大夫人刘氏,则十分不安。

原本宋如安是要嫁给她儿子的,结果穆长兴闹着退婚后,宋如安竟然嫁给了穆尚景,成了她的妯娌。

这些年,穆家一直是刘氏在执掌中馈。

她很害怕,穆老夫人把这管家大权,也交给宋如安。那样,他们在这个家才是彻底艰难。

这日晚上,刘氏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穆坤问她是不是有心事?

刘氏就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穆坤无所谓地说:“母亲若是让弟妹管家,就让她管呗,你不正好也省心了?”

这个榆木脑袋,刘氏气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夫君,你想啊,你现在也就是个闲职,也是靠着家族庇荫才得来的。长兴也是。真要是她掌家,咱们……”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穆坤有些醍醐灌顶。

他拍拍刘氏的手,说:“娘子,多想没用,咱们还是先歇息吧。”

恰好第二日,穆老夫人叫她们都过去。

果然,三句两句,穆老夫人就说到了正题,让宋如安跟着刘氏学管家。

一听管家,宋如安有些惆怅。她还想好好写话本啊。这种操心的事儿,她是真的没兴趣。何况,搞家斗那一套,她还真不喜欢。

刘氏心里则是七上八下的。她就说吧,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只是,她面上还是挤出一丝笑:“之前二弟没娶亲,母亲让我暂时掌家,如今也该交到弟妹手里了。”

5

宋如安略微思量了一番,笑着对穆老夫人说:“母亲,你也知道媳妇志不在此。何况大嫂掌家经验丰富,理应由她继续掌管。”

她说的十分真诚,刘氏倒是有些吃惊。

穆老夫人吃了一口茶,点头:“也好。”

宋如安对刘氏淡然一笑:“那就辛苦大嫂了。”

好在是虚惊一场,刘氏温和地回:“应该的。”

穆老夫人看着俩妯娌很和睦,也放下心来,招呼大家用点心。

等刘氏走了,她对宋如安说:“如安,我是有心让你学着掌家,你说你兴趣不在此。往后,你还是打算继续写话本吗?”

宋如安笑着点头:“母亲,请恕如安愚钝,一看数字,头就疼。往后,我就好好写话本。母亲你想看什么样的?我来写。”

一听她这样说,周围的人都笑了。

宋如安心知掌家肯定也是有些好处的,但是她只想做自己擅长的事儿,也没什么野心。

何况穆尚景给她的小金库,足够她的花销了。还去管那么多事儿干什么?

所谓能者多劳。她懒惰,专注自己喜欢的,也没啥不好。

听说,宋如安要回祖母家。穆尚宁闹着要一起去。

穆老夫人想想,让她出去见识一番也好。

想着有她陪着宋如安,穆尚景也放心。

这次一同去南方的除了她们,还有陆清妍,她离家也有一段时间了,打算陪着宋如安回去看看。

只是,穆尚景到底是不放心,临走前,他特意跟宋如安商量,让穆河陪着他们。

宋如安刚开始不愿意。穆尚景说,他在盛都,无人敢惹他。但是宋如安她们出门,又都是姑娘,带个人更安全。

宋如安最终听了他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宋如安临走前夜,穆尚景回去交给她一个紫檀木小盒子。

她打开,见里面是两块白色的玉佩。一块上面雕刻着一个“安”字,一块上面雕刻着一个“景”字。

穆尚景取出带“景”字的那块,戴在宋如安脖子上。

然后又拿出带“安”字的那块,示意宋如安帮他别在腰间。

这个老男人,还挺浪漫,宋如安心里甜丝丝的。

第二日,穆尚景一直把宋如安他们送出城。还是在宋如安的催促下,他才返回去。

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后悔,为什么不亲自陪着宋如安一起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