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妈,终于还是离开了我们。临终前你握着我的手,叮嘱我一定要听婆婆的话,别让她操心。我红着眼睛点点头,心里却在想,我和婆婆的关系能不能像你希望的那么和睦,那还真不一定。

婆婆是个典型的北方大妈,刚烈、霸道,脾气不太好。刚嫁过门的时候,我听话,她就夸我孝顺;我稍有自己的想法,她就念叨我不给她这个长辈面子。好几次我都被她的语气说得忍不住红了眼圈,但王强总会在一旁劝解:“我妈脾气直,你别往心里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比如过年回家拜年的时候,王强一大家子人挤在婆婆家里吃饺子,热闹非凡。我兴高采烈地对老公说:“要不咱们明年就在咱家吃饺子吧,我炖个鸡汤,做几个家乡菜,都是你小时候爱吃的。” 王强还来不及说话,婆婆就插话道:“我们一家人新年都在一起过,这是个传统,谁要去你家吃饭!还不知道谁家更热闹似的。”我没吱声,低下头扒饺子,心里却委屈得很。

“谁准你回去的!”婆婆的声音穿透整个房子,“你妈妈生病关我什么事?谁说奔丧是必须的?”

“凭什么为了他?他就那么重要不成?”婆婆怒气冲冲,“我亲生儿子还不如他妈妈?我说了,谁也不许走!”

她死死拽住我的手,力大无穷,我痛得直冒冷汗。王强在旁边着急忙慌试图劝阻,婆婆却一个劲儿地破口大骂,丝毫不给他机会。

“行了别说了!”一向温顺的王强终于忍无可忍,朝婆婆吼了一句。我愣住了,他似乎也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过了好几秒钟才重新找回语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说了不就是不!”婆婆瞪大了眼睛道,“她妈妈是她的,你是我的!她走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我儿子就这么被人拐跑了不成?”

我哑口无言。我明明已经跟王强结婚两年有余,婆婆何时变得这么不信任我?

“您放心,我只是回去短住几天。”我还想再争取一下,但婆婆已经不想听任何解释。“我不管我不管,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门!”说罢她死死摁住门框,一副誓不让步的架势。

我绝望地看向王强,后者正无奈地在屋内来回踱步。

“你!”我瞪大了眼睛,怒火冲上心头,“我妈妈这是生命最后一线希望了,你连我回去看她最后一眼的权利都要剥夺吗?”

“你们母子俩联手欺负人,我没这个命在你家过!” 情绪激动之下,我脱口而出一句,而后在两人错愕的眼神中夺门而出。

“刘芳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婆婆暴怒的嘶吼,她大踏步追了过来,企图再一次拽住我。我猛地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奔下楼梯。“芳芳!”楼上传来王强焦急的呼喊,而我置若罔闻,飞快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家的路上我心如乱麻,脑海里全是妈病弱的样子。这病来得突然,进展得却迅速,我甚至还来不及跟她道别,人就已经卧床不起。我时刻担忧她的情况,婆婆和老公的阻拦成了最后的压死骆驼的稻草。虽然刚刚和婆婆老公大吵一架可能过于鲁莽,但是我再也无法坐以待毙。

“怎么样了,她还认得我

吗?”我颤抖着问道。爸爸红着眼圈,轻轻摇了摇头。

我的心立刻揪了起来,拨开人群就要冲到监护室,被身后的护士拦住了。

“里面情况危急,我们正在全力抢救,还请您在外面等候。”

我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我顺着墙壁瘫坐在地上。周围的人都在哭,我却哭不出声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影在我面前蹲下。我抬头一看,是老公王强。

他轻手轻脚把我扶起来,递给我一张纸巾:“你妈妈的病我也很难过。我们回家等消息吧。”

说完,我重重地坐回了地上。王强讪讪地站在一旁,也不再劝我。

“刘芳,你还有没有点人性?我儿子几天没回家了你都不知道打个电话?”

我哑口无言,这种时候她居然只关心儿子?我红着眼睛质问:“我妈刚去世,您就关心起您儿子的下落?”

婆婆这才意识到情况严重性,但脸上并未流露一丝悲伤:“去世了就是去世了,死者为大,我们活着的还得继续生活不是?赶紧收拾走吧,家里苍蝇都快趴

趴门儿了!”

我和王强都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冷漠无情的话是从婆婆口中说出来的。

“您怎么能这么说呢?”王强也忍不住道,“芳芳妈妈刚刚离世,她现在哪有心情收拾东西!”

婆婆却理直气壮:“人死不能复生,但活人还要继续生活吧?她妈妈去世关我什么事,凭什么我得顺着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抡起手里的包朝婆婆脸上砸去。她惊呼一声,没能完全避开,肩膀吃了一记。我从没这么大的火气,再也忍耐不住地破口大骂:

“我妈刚死你就逼我收拾东西滚蛋,你到底是人是畜生啊刘莲子!”

“你!”婆婆捂着肩膀,眼睛瞪得老大,“你竟敢打我?”

“行,我打你了,怎么着?报警啊!”我朝她大喊。

王强忙拉开我俩,生怕我们当场大打出手。我甩开老公,头也不回地冲进屋,砰的一声甩上房门。

婆婆走后,王强小心翼翼地敲响我的房门。

“芳芳,我妈话说重了点,您别往心里去。这两天我带您回我家住,消消气。”

我将信将疑地打开门,问道:“这不是您和您妈联手整我?回去了不让我出来了?”

王强无奈地摇头:“我向您保证,我绝不会限制您的人身自由。您想回家随时可以走。”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收拾了行李跟他离开。毕竟爸爸暂时无法顾及我,我也不好老是打扰亲戚朋友。只能忍辱负重回刘莲子家过几天了。

可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婆婆家,迎接我的却是一张冷漠的老脸。

“回来了?行李放这里,自己看着办吧,不准碰我东西。”

我瞪大了眼睛,这婆婆怎么越活越回去了?我刚要发作,王强赶紧拉我到院子转转气。

“您先冷静冷静,我去和我妈谈谈。”

我正想等在院子,哪知他妈的声音又响彻整栋楼。

“还谈什么谈,才出去几天就学会打老人家了!教育不好的孩子就该好好管教!”

我忍无可忍推门而入,婆婆居然手里拿着根鸡毛掸子,一副要揍我的架势。这回我可不会像以前那样忍

忍气吞声了。我一把夺过掸子扔到地上,挺直腰板和婆婆对峙。

“刘莲子,你他妈是不是忘了我刚把妈埋了?你要是再敢打我,小心我跟你拼了!”

婆婆惊呆了,结结巴巴盯着我看了半天,也不知在想什么。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心情对她说:“您儿子可以管,我一个儿媳妇,您管不了!”

说完我就回房拎起行李往外走,王强着急地追在我身后。我知道这样和婆婆撕破脸很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刚出小区,我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我正准备挂断,王强一把夺过我的手机,生怕我直接拉黑婆婆。

我冷笑一声:“难处?我妈刚死她算什么难处?”

我沉默不语,心里却在想,我跟这个暴躁的婆婆还能和睦相处吗?

回到婆婆家,她不知从哪里翻出一大箱子旧相册和影集,堆在茶几上。见我回来,她神情复杂地看我一眼,没说话。我莫名其妙,正想发问,王强却拦住我小声说:“我妈这是想起我爸了。”

我这才意识到,刘莲子一直是个寡妇,独自把王强拉扯大。想到此我心里也没了主意,只得默默在一旁陪着。刘莲子翻看着照片出神,眼圈越来越红,最后实在忍不住,哭出了声。我和王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强势的婆婆此刻也会有软弱无助的时刻。

我一怔,没想到心高气傲的婆婆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妈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您的。”我也红了眼圈。

或许,和睦相处并非遥不可及。我相信只要两

两代人之间多点谅解和退让,这段婆媳关系还是可以修复的。

我意识到,刘莲子其实是一个非常在乎家人的人。她那副强势、霸道的外表下,隐藏着对亲人深沉的情感。过去我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她,而忽略了她内心的需要。现在想来,我和婆婆之间的裂痕,其实都是些可以避免的小误会。

比如我常常抱怨王强对我不够体贴,而婆婆听了就火大,总说我不懂她儿子的好。我本可以耐心解释清楚,而不是直接跟她吵起来。再比如过年她非要大家聚在她家吃饭的事,我当时只觉得她在刁难我,其实她就是想跟儿孙们团聚。假如我能站在她的角度想想,也许我们就不会积怨已深。

人生在世,情理之中难免会有些误会和磕绊。但只要两颗心意能相通,裂痕终会被修复,疙瘩也能被解开。我相信我和婆婆有这一天。现在我们终于开始试着理解对方,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昨天王强突然跟我说,他打算买个二手车送给婆婆,这样她去市场买菜会方便很多。我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还主动提出分担一半车款。王强惊喜地看着我,眼中满是感激:

“妈一直说你是她最满意的媳妇,现在我也这么觉得了。”

我没计较他以前的想法如何,只是红着脸嘱咐他:“得给婆婆买辆好车啊!”

王强开心地点头,搂过我在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我羞得脸红,却也满心欢喜。

也许这就是和睦相处的滋味,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家的感觉。我会更加努力去谅解婆婆,帮助她,让她真正感受到来自媳妇与儿子的关爱。我相信未来只会越来越好,因为这就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家。

一转眼又到了春节,我主动提出今年中秋要到婆婆家团圆。婆婆欣喜若狂,立刻答应下来。

我精心准备了一桌婆婆最爱吃的菜,还特地学了几道王强小时候常吃的家乡菜。一家人其乐融融,气氛温馨又热闹。就连婆婆那几个嘴刁的老姐妹也赞不绝口。

我忙安慰婆婆不要这么说,心里却甜蜜蜜的。我知道,这是她对我最大的认可和赞赏。

不知是年龄大了,还是我们关系的缓和,刘莲子最近换了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经常一大清早就敲开我们房门,腆着胆子问有没有好吃的。我虽然嘴上抱怨她麻烦,心里却开心极了。她也终于像个真正的婆婆,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暴跳如雷的恶毒老太婆。

我知道此刻我们都无比担心刘莲子的安危。尤其这一两年她对我那么好,我简直不能想象失去她这个婆婆。

我强忍泪水安慰他:“你别这么说,你妈那么精神,一定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