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集:男友让我陪他去买房,没想到,却吃到表姐夫的大瓜,说还是不说?

历史图文可看。

前情回顾:

出了电梯,叶枝拍拍心口说:“我今儿算是彻底明白了,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了。”

顾春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笑着拉起她的手请她上车。

回去的路上,叶枝一直闷闷不乐的。她不知道这件事儿,该不该说?

送她到家门口,顾春风仿佛知道她的纠结,笑着说:不要干涉他人的因果。

叶枝想想也是。

只是她没想到,不到半个月,舅舅就打电话来求救。

01

舅舅的电话,是在一个周六的上午打给叶妈的。

彼时,叶枝正陪着叶妈在逛街。

电话里,舅舅很着急地说,舅妈这会在医院,问叶枝妈能不能去照顾她一下?

等叶枝和叶妈赶到医院的时候,才知道舅舅、舅妈和表姐都受了伤。

原来,表姐最近发现自己老公不对劲。经常夜不归宿不说,有一天还穿回来一条她从未见过的内裤。

所以,她偷偷跟踪他。发现他在叶枝他们上次看房子那个小区,和三儿有另外一个家。

这天一大早,表姐就带着舅舅舅妈赶过去堵门。

没想到,表姐夫很生气。他上来就给了表姐一巴掌,说她竟然跟踪他。

舅妈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打,自然是心疼得紧,她冲上去就狠狠地给了女婿一巴掌。

表姐夫背后的三儿见他被打,也心疼了,她冲过来和舅妈厮打在一起。

表姐又和姐夫扭打在一起,她揪着表姐夫的耳朵,表姐夫扯着她的头发,谁也不肯松手。

一时间现场混乱一片,舅舅急得不行,他试图劝架,谁也不听他的。

最后,还是邻居报了警。

结果,警察来了之后,舅妈一下子晕倒了。

好在,她是因为高血压晕倒的,但是脸摔伤了,加上三儿的抓伤,整张脸不成样子。

见到叶枝妈,舅妈嚎啕大哭。

而她女婿录完笔录,就带着三儿大摇大摆地走了,走之前还说要和她女儿离婚。

这下舅妈的天塌了下来。她和舅舅退休金都不多,主要靠着女婿养着。现在女婿说要离婚,他们怎么能接受?

最不能接受的是表姐,她说,自己是不会让那个男人和三儿好过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叶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医院陪了他们半天,晚上帮着给舅妈找了个护工。

表姐只知道哭和骂,一会骂她老公是负心汉,一会又说死也不离婚。

叶枝连劝都不敢劝,因为她知道这时候,如果去劝,表姐会觉得她是来看笑话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她只坐在走廊的一角,刷手机打发时间。

叶妈要顾这个,又要安慰那个,也是心累。

傍晚母女两个走出医院,叶枝开车回去的路上,对叶妈说了,她之前看到表姐夫出/轨的事儿。

她还说:“妈,我没有告诉我姐他们,我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叶妈倒是看得开,她说:“你不说是对的,不然你姐肯定以为你在嫉妒她。你看,你不说,她也还是发现了。”

接下来的几天,叶妈又去了两趟医院,叶枝没有再去。

叶妈说,表姐的老公坚持要离婚,还说把刚开始结婚的那套房子给表姐,但是她不肯。

表姐想要新买的那套别墅,还要表姐夫另外给她200万。

表姐夫当然不同意,说结婚这几年,她孩子不生,还花了他不少钱。还想要钱,没门!

说完,他给表姐扔下一纸离婚协议,然后就搬去和三儿住了。

表姐和舅妈整日骂骂咧咧的,也不去反思自己。

叶枝妈说,和她们待在一起,全部都是负能量,心累。

叶爸说,既然累,就不要管了。何况,这是他们的家事,叶妈怎么做,都不合适。

叶妈点点头:谁说不是呢。

后来,舅舅再打电话,叶枝妈就推脱忙。他们自己家的事儿,自己去折腾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表姐冲上门把三儿打伤了,被拘留了。

表姐夫说她签了离婚协议书,他们就出具谅解书。

最终,表姐还是在舅舅的劝说下,签了。只是从那之后,舅舅舅妈像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

03

那个小区的房子,叶枝他们最终没有买。因为她去到那里,都有心理阴影了。

叶枝还问顾春风怎么看?明明她表姐夫之前很爱她表姐,也愿意给她和家人花钱,没想到,翻起脸来,无情的很。

顾春风牵着她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说:“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

说着,他把叶枝拥在自己怀里。

在顾春风的张罗下,叶枝他们最终在另外一个小区,买了一套100平的房子,不大,小三居。

顾春风是全款买的,买房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加了叶枝的名字。

叶朗得知的时候,摩挲着下巴说:“看来,我这个妹夫还不错。”

叶家爸妈也觉得这个未来女婿很不错,尽管他们给叶枝准备的也有房子。但是一个男人,在还没有领证的情况下,买房主动加叶枝的名字。那说明他心里是在意叶枝的。

叶枝倒是不怎么看中顾春风的房子,她看中的是他的心意。

而叶晨光呢,抗议了很久,终于得到了去纪小畅家上门的机会。

去之前,他特意向顾春风取经,该怎么给老丈人和丈母娘买东西。

顾春风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少经验,只是认真地建议:“投其所好。”

那几天,叶晨光整日缠着纪小畅打听她家爸妈的喜好。纪小畅见到他,头都是疼的。

正式上门那天,叶晨光准备了一后备箱的东西。

搬东西的时候,跑了三趟,纪家弟弟看得只咂舌,这个姐夫真是豪气啊。

纪小畅则是抱怨地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吗?这是要在我家开超市吗?”

叶晨光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还不是为了讨好咱爸咱妈,希望他们早点把你嫁给我。”

纪小畅脸红了。

04

在纪小畅家,叶晨光陪纪爸下棋,陪纪妈聊天。

纪小畅是第一次见自己妈笑得那么开心,要知道纪妈身为老师,平时是非常严格的,总是不苟言笑的。在学校如此,在家还是如此。

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纪小畅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玄机:叶晨光就是纪妈眼里的好学生。家世好,自己创业,聪明能干,相比较总是被纪妈挑刺的她,叶晨光更像是亲生的。

纪小畅有那么一丢丢失落,转而想着,这样也好。以后,她妈大概看在她找了这么一个好女婿的份上,不会骂她了吧。

这么一想,她心里美滋滋的,笑容不自觉地浮上嘴角。

比她更美的是纪家弟弟,他没想到,姐夫不仅能陪他玩游戏,给他送礼物一出手,就是最新款的笔记本,价格不菲,简直是太合他心意了。

那天,叶晨光吃完午饭,纪家爸妈又留他吃了晚饭。

叶妈心里紧张得不行,生怕自己儿子,第一次上门,丈母娘不喜欢。

叶爸说:你放心,想想我第一次去你们家,你爸妈恨不得立马把你嫁给我。好竹出好笋,你儿子呀,不会差的。

叶妈想想年轻时候的事儿,心情放松了很多。叶爸又拉着她去陪自己钓鱼。

晚上,叶晨光离开纪家的时候,纪妈拉着他的手,不舍地说:“小叶呀,常来玩,阿姨还给你做红烧排骨。”

叶晨光一脸嘚瑟。看着他那个样子,纪小畅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纪家弟弟在一旁笑得开心:“姐,咱妈这是爱屋及乌。”

爱屋及乌?是吗?

不过,这样一想,纪小畅心里舒畅多了。

05

树叶黄了又落了,从秋到冬都有好消息,叶枝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快。

转眼又是一年元旦。

叶枝早早就给顾春风说了,元旦要去他们家吃饭。

午饭之前,叶朗带着嫂子陈婉也来了。没想到,他们宣布了一个好消息:陈婉怀孕了。

叶枝最先反应过来:“哎呀,我要当姑姑了。这绝对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说着,她过去抱着陈婉。顾春风满眼深情地看着她,脑海中幻想着如果叶枝有一天怀孕后的美好画面。

叶妈泪水连连。这几个月,她克制着自己不去关注儿子媳妇的生活,不去问,不去管。

她甚至想过,万一儿子坚持要丁克,离婚了怎么办?

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突然。

吃完饭,叶枝和叶朗聊天,才知道他的心理变化。

先一年9月底,叶朗接了一个法律援助的案子。他亲自开下乡去了解情况。

那家人,父亲意外去世,建筑工地不肯赔偿。母亲瘫痪,只有一个7岁的小女孩。

她每天上学放学,照顾妈妈,洗衣做饭。她的眼里早已经没有孩童的天真。

妈妈说,如果不是还有女儿,她这副身体,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女儿是她的希望,是她活着的动力。

那一刻,叶朗的眼睛湿润了。

回去的路上,他突然想,万一自己有哪天出了意外,陈婉怎么该怎么活?

是不是像那个妈妈一样,有个孩子,她还有点生的希望,会活得更好一些?

虽然,他们的情况不一样,但是人在艰难的时候,孩子就是最大的希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6

后来经过奔波,叶朗帮女孩一家要到了30万赔偿款。

他还决定资助女孩学费。

为了让女孩和妈妈的生活更方便,他还出钱帮她们去镇上租了房子住。

做完这些事情,叶朗给陈婉道了歉,说过去,他真的有些自私,只想着自己。现在他准备好了,他们要个孩子吧。

陈婉很好奇,自己的老公怎么转变的那么快。本来,她都做好离婚的准备了。

因为她想得明白,既然两个人理念不一致,没有必要互相迁就,不然将来肯定会成为怨偶。

叶朗特意带着她去看了小女孩和她母亲。陈婉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孩子来得如此顺利,刚备孕的那个月,陈婉就怀上了。

陈婉说,肯定是叶朗做了好事,老天也来成全他们。

得知她怀上的那一刻,叶朗兴奋地抱着陈婉在房间地转圈。

顾春风听叶朗说完,悄悄地在叶枝耳边说:“要不,咱们也早点领证,生一个?嗯?”

叶枝羞红了脸。

元旦回到这座城的还有柳青夫妻俩,在公公的指导下,柳青逐渐熟悉了公司的业务。

看她做起来游刃有余,公公说,自己果真没看错人。

高远嘚瑟地说:那是我眼光好,会选媳妇。

几个闺蜜事先约好了,要带着伴侣聚会。二号一大早,柳青起床,就打算带着高远出发。

没想到,她和高远正准备出门的时候,门铃响了。

柳青打开门,门外出现了一个她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