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从高中毕业到博士,需要先经历大学、硕士,接着才能是博士。

然而在2009年,有一位只有高中学历的38岁三轮车夫,平日里只能靠摆摊和拉客为生,却收到了来自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可以直接读博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复旦大学是我国双一流高校,有着110多年的历史,是一所办学声誉全球前50校内有5门大学科位于世界前100的名校。

为何这所百年名校,会向只有高中学历的普通车夫打开校门?现在已经15年过去了,那名曾经被录取的三轮车夫,如今怎样了?

偏科生

这名三轮车夫名叫蔡伟,出生在辽宁锦州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便热爱书法,还练习几年的毛笔字,若遇到了不认识的字,还会主动翻开厚厚的字典去查询。

在这之外还有古代的典籍,同样是蔡伟的爱好,因而他的语文成绩一直遥遥领先,但是高中时的理科成绩却惨不忍睹,只有11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古籍的热爱,也成了蔡伟调节心情的良药,有时因为理科考试考砸了,蔡伟都会泡在图书馆看书。

那时办理图书馆证还不容易办理,蔡伟便对父亲死磨硬泡请单位盖章,后来蔡伟曾经在1年的时间里,看完了300多本书。

刚开始,蔡伟感兴趣的还是古代诗词,后来偶然看到了《义府续貂》,便开始对这一类书感兴趣,开始找来语言文字类的书开始一一观看。

还有王力的《古代汉语》裘锡圭教授的书籍,这些到了大学才会学习的东西,蔡伟在高中时期便读完了,有些甚至还会背诵。

沉浸在古汉语和经典之中,很多东西蔡伟是越看越有味道,同时高中时沉迷在图书馆的那段时间,蔡伟开阔了眼界,同时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

不出意外的是,蔡伟偏科比较厉害,高考落榜了,去当地一家橡胶厂当工人了,工厂中三班倒,在休息和倒班之余,蔡伟依然抽时间呆在图书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工厂工作的3年时间里,蔡伟几乎把能看的书看了一遍,之后,橡胶厂倒闭,蔡伟被迫下岗,因为学历低,没技术,只有一股子力气,蔡伟去食堂后厨工作,主要负责蒸馒头。

干了1年,蔡伟买了一辆三轮车,上面放几个保温箱,再裹上几条棉被,每天去商场门口摆摊,卖些雪糕、冷饮、香烟。

蔡伟家住7楼,没有这些东西,这些摆摊的东西差不多重40斤,在每天早上,蔡伟都会把这些商品搬下楼,到了晚上再搬上去。

抱小

不想这一摆便是10年,蔡伟的收入一直非常微薄,一天下来只能赚个几十块,家中连续10年都没有交过暖气费,锦州冬天的气温低到零下10度,水管全部被冻住,睡觉时经常被冻醒。

不管生活过得如何,对于汉文字的喜爱和学习,蔡伟从未停止,趁摆摊的间隙捧着书看,有时还会找到废弃的烟盒,把里面的锡纸拿下来,用来写注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书太贵,一套动辄1000多块,便宜的也要100多块蔡伟根本买不起,去用纸复印,对来为来说同样有些贵。

因蔡伟隔上两三天,都要去图书馆借一堆书看,有些不能借的书,蔡伟便抄下来,后来有些书因为写的多了,翻的多了,纸都变薄了。

有一本名为《尔雅》的书籍,蔡伟用橡胶厂发下的表格纸,对折成两半,一页一页的堆叠在一起,模仿古籍的写法,从右往左,花了20多天的时间,一点点将书抄完。

蔡伟的笔记

蔡伟喜欢的领域本就小众,其中需要涉及的书籍非常多,有时在本地找不到,蔡伟经便跑到全国各地的旧书店、高校图书馆里去碰碰运气。

有些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看到蔡伟借的书,还怀疑蔡伟是否能够看懂,不过在蔡伟通过文字,鉴定出一幅民国时期的字画真伪后,便不再有质疑的声音。

有次蔡伟准备卖的东西被偷了,连带着还有和货物放在一块的几本书,一下让蔡伟懊悔了好几天。

那时蔡伟的家里,没有一件好家具,最值钱的东西,是在墙角一摞摞比人还高的书籍。

为教授答疑

早在1995年年底,时年24岁的蔡伟在学习和食堂工作之余,给学界泰斗裘锡圭教授写了一封信,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以为大概没有回信。

没想到,还不过10天的时间,裘锡圭教授在信中肯定了蔡伟的努力,说“真心好之,不计功利,刻苦潜修,达到较高水平,十分钦佩”,并对蔡伟的疑问提出了自己观点。

除了裘锡圭教授,蔡伟与之通信的还有其他几位专家学者,并且还花钱买了一台电脑,用来通过网络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引来了不少学界内的人观看。

蔡伟和李学勤教授的通信

蔡伟在论坛的网名是“抱小”,含义是“志向小学”,其中“小学”是对中国古代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的总称,起源于秦汉之时,历史悠久。

“抱小”发出去的文章有真材实料,在第一次发文的时候,便被版主董珊教授注意到了,还问是不是蔡伟。

那时使用的是拨号上网,每次蔡伟都是上线十几分钟,然后便匆匆下线,饶是如此,家里的电话费依然时常超支,后来蔡伟干脆去网吧上网。

1996年3月5日的时候,蔡伟还和裘锡圭在北京见了一面,裘锡圭教授还鼓励蔡伟“坚持自学”

裘锡圭教授

两人见面后的第二年,裘锡圭教授发表了一篇文章,并提出了一个疑问,是在尹湾汉墓中出土的《神乌赋》,不明其中“佐子”的含义。

蔡伟看到后,写信表示“佐子”应为“嗟嗞”,裘锡圭看到表示认同,一边为此发表新的文章,一边回信给蔡伟。

裘锡圭的回信

后来,蔡伟的妻子病倒了,为了给妻子治病,蔡伟借了亲戚5万元,原本还能凑合过的生活,突然开始变的艰难起来。

蔡伟开始骑着三轮车四处拉客,这样比摆摊赚的多一点,但是每天回去以后,几乎都是累的倒头大睡。

有次,蔡伟忍不住在信中写了几笔自己的现状,董珊看后找到了复旦大学组的刘钊教授。

后来在2008年的时候,复旦大学与其他几个单位联合编纂的《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临时邀请蔡伟加入。

在那工作了一年的时间,项目完成了,蔡伟回去继续骑着三轮车拉客,生活没有什么变化而几位教授对蔡伟能力非常认可,想让蔡伟读博。

于是在3名教授的联名推荐之下,经过相关人员的讨论,蔡伟成功被复旦大学录取为2009年的博士生,导师为裘锡圭教授。

之后在读博的路上,蔡伟非常开心,因为书多的看不完,但同时又有很多的困难,从参加研究生录取考试之初,读博时蔡伟还补齐了外语、本科、硕士、考古学、语言学等诸多知识。

虽然学习过程比较顺利,但是到了写论文的时候,因为没有适应相关表达方式,蔡伟的毕业论文被多次修改,最后花费了6年的时间,蔡伟终于博士毕业。

毕业后的蔡伟找了很多工作,投递了30多份简历,最后或是因为年龄,或是因为第一学历,都被刷下来了。

直到蔡伟将简历投递到了安顺学院,安顺学院对于蔡伟十分重视,因而破格录取了他,让他担任图书馆的工作。

后来因为不便发挥蔡伟的特长,又将蔡伟调到了博士工作站,专门从事相关研究,同时担任一些教学任务。

尽管环境变好了,但蔡伟依然将心思放在了古籍上,每天过着十分规律的生活,并希望古文字学可以被更多的人知晓。

结语:

蔡伟从高中生到博士的过程中,有着太多的因素,一方面是蔡伟能够沉下心,在生活困顿的时候依然坚持读书,并从中找到乐趣。

另一方面是博士生招生的制度变得更加多元化,还有很多老师的帮助,多重因素加在一起,让蔡伟完成了博士学业。

而蔡伟则是希望学生能够和他一样,被知识改变命运,注重均衡发展,不要偏科,少走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