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我叫李大山,我老家在农村,现在已经搬到县城住了。刚收完最后一茬庄稼的时候,我媳妇催我赶紧搬去县城买套小洋楼,还说能找个体面的工作,不再天天挑着肥料铲在地里闷头苦干。我心里也乐开了花,就开始盘算着要搬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家跟张志强表叔关系很好,他是我们那边的镇政府的领导,我们都叫他局长表叔。每年春节人都往老家跑,他开车回来的路上都会去我家坐坐,就为了尝尝我媳妇做的手工水饺和酸菜肉丝。他一来,我媳妇就忙前忙后的,把家里最好的都拿出来。表叔每次都夸我们家的饭菜最地道,尤其喜欢媳妇腌的酸菜,我也很高兴。

今年春节临近的时候,我媳妇正忙着腌制酸菜和包水饺子,听说表叔像往常一样开车要回老家,兴冲冲地说一定要留他在这里吃上一顿。我挠挠头说:“媳妇啊,咱家都要搬走了,表叔不来也正常。”媳妇不以为然,说表叔一定还会来找我们的。

我没说服媳妇,只好由着她忙前忙后腌制酸菜和包水饺子。我也溜达到村口等着瞧表叔还会不会像往常一样开车回来。村口的大栗树上已经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几个小孩嘻嘻哈哈地打雪仗。老张家的大傻子手里拿着个破旧喇叭,朝过往的车辆??地响。我找了个干净的地儿坐下,点起一根劣质的香烟,眯着眼睛望着村口的公路。

不一会儿,就见一辆黑色的现代开过来,我认得,那是表叔的车。可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停在我家门口,而是直奔村委会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表叔这是直接去了村委会报到,连我家都不来了?我快步赶到村委会,只见表叔正和村主任聊天。我上去招呼他,表叔一看见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哟,大山,今年怎么没在家里候着我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尴尬地挠挠头说:“报告表叔,我家已经搬走了,现在住在县城的建安小区。我今天回来就是想着你会回来,可以送你去我新家吃顿饭......”表叔明显有些惊讶,他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搬去县城了?好!很好!以后过年我就去你新家拜年了!”我看见他眼圈有些发红,心里也有点难过,毕竟我俩从小一块长大的,关系比亲生兄弟还亲。

我拉着表叔就往县城开,一路上我们聊得热火朝天。表叔说自己身体也不错,镇政府的工作挺忙,但春节还是一定要回老家看看。我说自己找到个保安的工作,天天巡逻这个小区,还挺清闲的。表叔笑我像往常一样实诚,一辈子也脱不了农民的性格。

我们很快就到了我新家。这是个不算太大的两居室,但对我和媳妇来说已经非常棒了。表叔进门先看了看屋里的布置,不时点点头说不错。然后他就开始称赞媳妇做的酸菜肉丝和水饺子,我看他吃得满头大汗,心里也酸酸的,可能是太久没尝到媳妇的手艺了。

我们三个人聊着家常,从老家的变化聊到表叔身边的趣事,聊到天黑都没觉得时间太长。临走时表叔还跟我确认了新家的地址和电话,说以后每年春节一定会来看我们。我送他到小区门口,目送他的车消失在夜色中,这才转身上楼。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去小区门口值早班。天气冷冽,我穿着保安制服,背着手在小区门口踱着步子。昨晚表叔来吃饭,我和媳妇都高兴得不得了,毕竟搬到县城后,能见到老乡实属不易。我心里盘算着,等表叔春节来了,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不能失了我们农村人的热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想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掏出一看,居然是表叔打来的。我赶紧接起,只听表叔在电话那头兴奋地说:“大山,你快开门,我来啦!”我一听大吃一惊,表叔这才走没几个小时,怎么突然又跑回来了?我说你慢点开,我这就给你开小区大门。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房,启动大门机械,只见表叔开着他的现代直冲进来,险些蹭掉了我的鼻子。我赶紧让开,表叔笑呵呵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说:“快上车,我带你兜风去!”我一头雾水地上了车,表叔直接将车开出了小区,往县城边上的山路驶去。

原来表叔昨晚回去就开始想念媳妇的手艺,觉得真是舍不得,今天一大早就起床开车赶了过来。他说要是我不在小区门口,他就要把我小区所有的保安都叫醒,一定要找到我。我听表叔这么说,心里又酸酸的,原来他是那么想念我和媳妇啊。

表叔开着车,一路上和我聊着天,从政府的事聊到打牌的趣事,聊到他身边的领导同事,他还透露了一些政府内部的事,我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开到了县城边上的一个山头上。表叔停下车,对我说:“大山,过来,看看你现在的家在哪儿!”

我打开车门,和表叔一起站在山顶上眺望县城。清晨的阳光洒在层层叠叠的房子上,隐约可以看到我的小区在东边不太起眼的地方。表叔指着那里对我说,以后我就是住在那边了,叫他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说好的表叔,我们就是一家人。

我们又聊了会儿天,表叔说去我家再尝尝媳妇的手艺。于是我们又开车回了小区。表叔把一停,就立刻下车往我家跑,边跑还边说想念媳妇的饺子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升起一种久违的暖意。我明白了,不管是住在村里还是县城,表叔和我永远都是一家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表叔在我家呆了一整天,从早吃到晚。我看他吃饺子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我和媳妇都被他逗笑了。临走的时候表叔还拉着我的手说以后每年春节他一定会来,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是真的想念我们。送他出了小区,我站在马路边目送他的车远去,久久无法移动脚步。

第二天我值晚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披着保安外套站在小区门口,脑海里还是表叔高兴的样子。这时,我听见门外似乎有汽车喇叭声,紧接着一辆黑色现代直接从门外冲了进来,差点把我撞个正着!我定睛一看,这车子我再熟悉不过了,不是表叔的车子是什么!

表叔从车里跳下来,兴奋地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山,你说我们俩怎么老是撞上!我正开着车经过这里,突然就很想你和媳妇,就转头进来啦!”我还没反应过来,表叔已经自顾自往我家跑,边跑还边说想吃媳妇做的饺子。

我追着表叔跑上楼,推开家门就看见表叔已经坐在饭桌前,和我媳妇有说有笑了。表叔让我也坐下,就开始夸奖媳妇今天做的菜有多鲜美。我看他吃得满头大汗,心想这个表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明明在村里的时候可没有这样。

吃过饭表叔把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我有些惊讶,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厚厚的一叠现金!我赶紧推给表叔让他收回去,表叔摆摆手说这是给我们买房子准备的,一定要收下不然他会生气的。我一时间感动得无法言语,原来表叔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弟弟。

吃过晚饭,表叔说要在我们这里住两天再回去。第二天他就开始帮我修葺房子,一边干活一边指手画脚地教我些维修的诀窍。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表叔翻着白眼说,你小子傻不傻,我们一家人,有什么好问的!我听了不禁眼圈发红,赶紧转身掩饰心里激动的情绪。

表叔在我们家住了两天,把我们家里所有该修的不该修的都修好了。走的时候还不停地嘱咐我一定要好好修葺房子,而且以后有什么需要就赶紧打电话联系他。我连声答应,一直把表叔送到小区门口。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我才慢慢往回走。

一个星期过去了,家里的活我都做完了,正翘首以盼着表叔什么时候来吃饭呢。这天我在小区门口值班,天气有些闷热,我正打着哈欠时,一个熟悉的车喇叭声把我惊醒了。表叔的现代又来了!我赶紧打开门迎他进来,表叔这次居然还带着他的夫人—我的表嫂招凤芬一起来了!

招表嫂上来就跟我媳妇亲热地打招呼,然后两人叽叽喳喳不知聊起了什么,说个不停。表叔白了她们一眼,拉着我就往外走,说是来巡视我的值班情况的。我跟在表叔身后,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小区里的种种问题,忍不住偷笑,表叔什么时候这么关心物业管理了。

那天表嫂非要在我们家吃晚饭,我看她和媳妇聊得投机,也欣然同意了。一顿饭吃下来,表嫂夸我们家的饭菜比外面饭店的好吃多了,一定要常来尝鲜。吃完她和表叔就告辞离去。临走时我往表叔怀里塞了几包零食,表叔笑我还和从前一样紧俏,转身上车的时候还不断回头望着我们。

一个月后我在小区门口值班时,突然看见表嫂风风火火地跑进小区,后面还跟着表叔。表嫂直奔我家而来,表叔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我一头雾水地看着表嫂拉着媳妇说了几句话,媳妇满脸堆笑地点头。等表嫂走后我问媳妇发生什么事,媳妇告诉我表嫂想蹭我们家的饭吃,还让表叔出钱,表叔不肯就跟着来告状了......我听了忍俊不禁,心想我们一家人,有什么吃饭的事好计较的!

表嫂来蹭饭变成了常态,有时表叔也跟着来,有时表嫂就自己跑过来了。每次都跟媳妇亲热地聊上一通,然后开开心心地吃个痛快。吃完了还夸我们家的饭最地道。我看她高兴的样子,也就由着她来了。

一转眼春节到了,表叔说今年一定要来我家拜年。我和媳妇高高兴兴地打扫房间,买了不少好吃的和礼物,准备给表叔和表嫂过年。年三十那天一大早我就起来守着门等表叔,生怕他找不到我家。中午时分,表叔和表嫂开着车子拐了进来,车上还堆满了各种礼物和供品。

表嫂先抱着媳妇说了半天新年好,然后两人就去厨房准备午饭了。我让表叔坐下休息,他却四处踱步检查我们家的装修,一边赞叹我们住的真好。我连声答应,心里却在偷笑。吃过午饭,表叔非要拉我去小区转转,我只好陪他逛了几圈作为消食。

晚上表嫂说要和媳妇去城里的广场看新年晚会,我和表叔也就跟着去了。到了广场人很多,我们找了个地方站着看节目。表嫂和媳妇聊得投机,表叔时不时给她们拍几张照片。过了好一会儿表嫂说累了,我们就 вс一起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表嫂就起床去厨房忙活,说是要给我们包春节的饺子。我和表叔在旁边帮忙和聊天,别提有多热闹了。包好饺子表嫂非要我们都尝一些,我看她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露出笑容。临别时表叔还再三叮嘱我,有事一定联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