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辽宁大连的一对农村夫妇为了供女儿出国留学,省吃俭用,拿出了全部的积蓄,不仅如此,还欠下了不少外债,这才勉强给孩子筹齐了7万元学费。

然而,女儿却从此一去不复返了,就连夫妻俩病重到死,她都没有再回家看上一眼。

是天性冷血?还是别有苦衷?

一个明摆着地事实是,女儿是有回去的条件的,因为她的同学爆料:她曾回过国,还待了12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她为何迟迟不见父母呢?

此去经年,再见难期

这名女子名叫曹茜,出国之前,她在当地的辽宁师范大学读书,成绩一直十分优异,家里人也对她寄予厚望,街坊邻居更是夸她有出息。

只是,曹茜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两年前父母背着她偷改自己高考志愿的事,她还耿耿于怀。

那是在1998年的夏天,曹茜拼了命地学习换来了高出一本线几十分的高分,这对于农村的学生来说就已经十分优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的曹茜梦想着到南方大城市去看看,因为她听说那里的发展格外迅速,她想将来赚些钱更好地生活,当然,也会拿出一小部分报答父母。

按曹茜的打算,她的第一志愿是中山大学,当然,以她的成绩来说,这还有些困难,为此,她又填了其他几个备选,都是南方的大学。

只是,当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曹茜整个人都傻眼了,因为上面写着她被辽宁师范大学录取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并没有填过这个学校。

难道是搞错了?曹茜直接拨打了辽宁师范大学招生办的电话,可结果对方说她就是报的这个学校,没有任何问题。

紧接着,曹茜又来到了学校,因为志愿填好后都是先交给老师保管,而老师的一番话让她彻底怒了。

原来,曹茜的父母想让女儿考个离家近的学校,这样将来也能在家乡工作,生活上也会有很多便利,于是,他们就偷偷改了曹茜的志愿。

事实上,曹茜的父亲曹肇刚也曾多次和女儿表达过这一想法,无奈曹茜铁了心要去南方,曹肇刚觉得不能让女儿这么任性,这才出此下策。

只是,有时候下策的代价往往是巨大的。

当时的曹茜还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为了上学,她只能屈从于父母的意愿,庆功宴那天,她也像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一样面带微笑,有苦无法诉说的感觉让她很是煎熬。

从这以后,曹茜彻底放弃了回报父母的想法,彻底成为了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切的拼搏都是为了逃离这个家庭,让自己过得更好。

曹茜所在的大学离家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她却再也不想回家,每次到了寒暑假,她都会以当暑假工为借口,留在外面。

而在另一边,曹肇刚夫妇见女儿也不再发脾气,还以为是女儿回心转意,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所以,当听说女儿要出国留学的时候,他们也不再束缚女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夫妻俩看来,还是应当给女儿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所以,虽然7万元学费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巨大,但老两口还是东拼西凑,把钱送到了女儿的手中。

只是,这一切似乎已经晚了,曹茜带着钱出了国,没有了家的束缚,她也彻底展现了本性,到了和父母摊牌的时候了。

“打钱!”

这是曹茜来到德国汉堡大学上学后经常对曹肇刚夫妇说的话,一开始,夫妻俩也觉得是因为远洋通话费用太高,女儿为了省钱才长话短说,他们不停地筹钱给女儿寄过去。

可女儿每次都是这句话,时间一长,老两口也有些招架不住,毕竟他们挣钱也不容易,还欠了一屁股债,他们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这么缺钱。

于是,曹肇刚夫妇便质问起了曹茜,让她省着点花,然而事实却是,当地的消费水平确实比国内高出不少,还不适应生活的曹茜确实急需用钱。

当然,除此之外,曹茜也确实有了报复心理,她觉得父母给她再多的钱都是天经地义。

就这样,面对父母的质问,曹茜丝毫没有在意,她一边挥霍着父母给的血汗钱,一边自己勤工俭学挣些外快,丝毫没有顾及家里的情况。

曹肇刚夫妇此时还没有想到,女儿早已铁了心再也不见他们。

那双方的矛盾为何会如此之深呢?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偷改志愿的事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知道曹茜生活的人都明白她和父母多少有些恩怨。

原来,曹茜出生在当地的一个贫苦农村,曹肇刚夫妇有着很深的重男轻女思想,作为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曹肇刚夫妇经常抱怨不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也想着下一胎要个男孩,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再也无法生育,长女变成了独生女,曹肇刚夫妇更加郁闷。

因此,曹茜从小是在冷嘲热讽中长大的。

不仅如此,父母还把曹茜当成了男孩子养,想着将来指望她养老送终,所以,夫妻俩对她的掌控欲十分强大。

曹茜从小学习成绩就十分优异,经常考年级第一,但曹肇刚夫妇非但没有表扬,反而会在她考一次年级第二时大发雷霆,他们觉得考第一是理所应当,而考第二是不用心。

曹茜从小就承担了她那个年纪不该承担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