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集:我是小姑子,嫂子的娘家人找来了,我得帮我哥扫除大麻烦

历史图文和合集可看。

前情回顾:

看着站在门口为首的女子,一袭红衣,张扬跋扈,妖冶红唇,衬托得她更加妖娆。

宋如安脑海里快速回想了一下,她不认识这个女子。不过,她身后的赵锦绣和宋如媚,可都是和她结下梁子的。

这么一想,宋如安心里有了底。

倒是一旁的静安公主,看到门口的女子,有些吃惊地站起了身:“静和,你怎的来了?”

“我的好姐姐,你能来,我怎的就不能来?”静和公主说着,走进来几步。

“还不快过来参见静和公主?”宋如媚仗势欺人。

1

静和公主?

一行人只能赶紧行礼:“参见公主。”

静和公主冷哼了一声,摆摆手:“都起来吧。”

静和公主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赵锦绣。她一心想让静和公主和德妃帮她,自然是竭尽全力地讨好。

为此,她还邀请静和公主出宫,说外面比宫里好玩。静和公主出来两次,发现确实有趣。

宋如媚一心想攀附一棵大树。自从她在赵锦绣的引荐下认识了静和公主,自然是要紧紧抱着这棵大树。

今日,赵锦绣和宋如媚要带静和公主去品尝醉香楼的饭菜。

没想到,静和刚下马车,正好看见静安匆忙进了酒楼。她刚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有点吃惊。

待确认后,又让身边的小丫鬟赶紧跟上去。

得知静安公主这边有一帮人,静和公主到底是坐不住了。

她一向娇纵跋扈,所以门都不敲,直接闯了进来。她就想看看,静安这样的结巴,怎么还会有朋友?到底是谁在和她玩?

这样回到皇宫,她也好去父皇面前告状。

像是知道她的心思,静安的唇紧紧地抿着。这个妹妹,在皇宫里,仗着父皇的宠爱,一直打压她,欺负她。

这里可不是皇宫,也没有父皇,想到这里,静安面上带着几分不悦:“我和朋友聚会,妹妹就这样闯了进来?意欲为何?”

经她这么一说,静和才发现刚才在宋如媚的煽动下,有些着急了。只是人都进来了,她也不能示弱。

她用手扶了扶鬓边的叉子,紧忙换了笑脸:“姐姐,我自然是来找你的呀。”

被打压了这么多年,静安一心想为自己出口气,她直白:“我和你很熟吗?你忘了你之前是怎么对我的?”

静和面上挂不住了:“你,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请你赶紧出去,不然,我回去就告诉母后!”静安公主强势道。

静和公主心里十分诧异,这个皇姐竟然不结巴了,还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她气结:“这里又不是你的地方,我干吗要听你的?”

穆尚宁在一旁,漫不经心提议道:“要不,我们去报官,也好让大家评评理。”

说完,她给了静安公主一个安抚的眼神。

静和公主彻底慌了:“你敢!”

静安公主突然觉得过去的自己真好笑,就这么一个纸老虎,自己到底怕她什么?

过去,自己一直被自卑困扰着,每日小心翼翼,压根就没想过反抗。

如今看来,过去的她是把自己束缚在茧里。当这层茧褪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可以自由呼吸的,是可以做自己的。

这么想着,她的底气更足:“我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她给自己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作势往门口走去。

静和公主有些害怕,她猛地冲上来,掌掴静安的丫鬟。

谁知,她刚掌掴完,自己脸上也被掌掴了。

而掌掴她的,竟是静安。

静和捂住脸,难以置信地盯着静安,待反应过来,她又要掌掴她。

只是静和刚抬起手,就被宋如安狠狠地钳住了,让她动弹不得。

“你是谁?我劝你赶紧放开!”静和挣扎着说。

宋如安没回答,而是扯着嗓子大声嚎道:快来人呀,静和公主打人啦!静和公主打人啦!

说完,她才放开静和。

翠竹过往就和宋如安配合默契,她本就站在窗子边上,赶紧朝着窗外大声喊:“快来人呀,静和公主打人啦!”

陆清妍是个小机灵鬼,她和林意菀对视一眼,也开始学着宋如安喊叫起来。她们的丫鬟也跟着喊。

这?

静和公主气急败坏,脸色发白:“你们冤枉人!”

“静和公主刚才我们都见到了,是你先动手打人的呀。”穆尚宁补刀。

宋如安她们的叫喊声,已经引得旁边的人围观过来。

静和公主还是识时务的,她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不过临出门前,她咬牙切齿地放狠话:“你们且给我,等着!”

3

说着,她气冲冲地下楼。赵锦绣和宋如媚赶紧跟上她。

刚到马车边,宋如媚追过来叫了一声公主。

静和公主有气没地方发泄,只能狠狠地掌掴宋如媚。

这一巴掌,把宋如媚打懵了:“公主,为什么?”

静和不掌掴赵锦绣,是因为她们有亲戚关系,她好歹得顾着自己母亲的脸面。但是宋如媚就不一样了,在她眼里,要不是她暂时还有点用,给她提鞋都不配。

听到宋如媚的发问,宋如媚又掌掴了她,还讥诮地反问她:“你说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呀!”

说着,她头也不回地上车,一旁的赵锦绣对着宋如媚翻了个白眼,赶紧跟上去。

她们都走出老远了,宋如媚还站在那里,捂着脸。

她本来以为自己找了个靠山,没想到,啥也靠不住。宋如媚的泪流了出来。

一旁的丫鬟,赶紧劝着她上了自家马车。

而包房里,关上房门,静安公主端起酒杯,真诚地说:“静安感谢各位姐妹相助!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一切尽在不言中,大家也都默默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经此一事,静安公主心里彻底认了这帮好姐妹,也打算给自己换个活法。

晚上回到皇宫,皇后见静安公主面上带着笑,问她:“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

因为她从未见自己的女儿,如此笑过。以往,她多半都是紧蹙着眉头,郁郁寡欢。

静安公主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母后,什么都瞒不过您。”

说着,她给皇后讲了白日里发生的事儿。她讲得绘声绘色,皇后面上带着笑容,静静地听。

等静安说完,皇后一把抱着她,有些惊喜道:“安儿,你不结巴了?”

静安笑着点头:“是的,母后。”

接着,她把宋如安教她的方法告诉了皇后。皇后心里对宋如安十分感激,有些迫不及待:“这是哪家姑娘?明日母后就召她进宫,我要见见她。”

静安眸中含着笑:“母后,她还会写好看的话本呢。看了她写的话本,也让女儿收获颇多。”

“哦?”皇后对宋如安更感兴趣了。

静安公主附在她耳边,悄声说:“母后,她还是尚景哥哥未过门的娘子。”

皇后又吃惊又好奇。

静安公主回到自己宫里,当即派人把宋如安的话本,都给皇后送了过去。

谁知道,皇后翻看了第一页,再也停不下来。

4

元月结束,天气转暖,春日的气息越来越浓厚。

宋如安开始撰写新的话本。虽然她的婚期也一日日近了,但是她一点也不着急。毕竟有穆家老夫人操持着。

陆永平早已经写信给了南方的家人,宋如安的外祖母还在。

陆老夫人心疼宋如安,所以他们也给宋如安准备了很多嫁妆,正通过河运一点点运来盛都。

而静安公主在皇后的默许下,出宫的次数越来越多。

这日,她约宋如安她们去吃茶。

谁知道,她们刚进茶铺不久,街上就开始敲锣打鼓的,热闹阵阵。

难道是有什么好事?陆清妍是个坐不住的,赶紧拉了店小二打听。

“姑娘,难道你们不知道?今日皇上钦点了状元郎,这会他们正跨马游街。”

陆清妍想到今日参加殿试的二哥,真希望他就是那个状元郎,也不辜负哥哥这么多年的苦读。

听说,陆永安进了殿试,宋如安有些坐不住了。她觉得自己表哥一定能高中。

几个人放下茶盏,随着人群,匆忙来到街边。

她们到的时候,大内高手正在开道护卫。游街的状元榜样探花,骑在大马上,紧随其后。

为首的那个男子,就是状元郎。只见他身着锦跑,头插双翅,正意气风发地骑在马上。

那人,不是陆家二哥,又是谁。

见到她,陆清妍抱着宋如安,欢呼起来。

一旁的静安公主,眼神紧紧地盯着那个为首的男子,心扑通扑通跳,并未听清宋如安她们在说什么。

5

今日殿试,皇上出了一道题目,让参加殿试的士子们论何为国之栋梁。

阅卷时,发现陆永安的答卷文笔优美,论述有理有据,一下子吸引了皇上的注意。

等见到陆永安本人,身材伟岸,相貌堂堂,皇上对他的喜爱又增加了几分。

皇上又问了陆永安几个问题,他都回答得从容不迫。皇上大喜,当即钦点他为状元,并破格提拔他为鸿胪寺少卿。

除了白日游街,晚上还有焰火庆祝。

宋如安她们难得出来,也不着急回去。看完游街,又一起去了醉香楼。陆清妍和宋如安都很高兴,抢着要请客。

静安公主这才晓得,为首的状元郎,是陆家二哥,也是宋如安的表哥。她自然也是高兴的。

用完饭,几个人在街上逛了一会,天就擦黑了。

难得这样的好日子,大家都出来凑热闹。此时街上人越来越多。

她们往前走了一会,就被冲散了。

而这也恰好给了静和公主她们下手的机会。

从那日回去后,静和公主就憋屈的紧。她不敢告诉德妃,更不敢告诉皇上。

因为当时宋如安她们把声势闹得有点大。她如果要告状,皇上自会派人调查,只怕是她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她可是皇上眼里的乖女儿,这样损坏自己名声的事儿,她好好计较了一番,还是不能做。

只能暗暗想办法,给自己报仇。

过后,静和从赵锦绣那里得知,那日钳着的手,并且大喊着冤枉她的姑娘,就是宋如安。

静和公主牙齿都要咬碎了,这份屈辱,她要变本加厉地讨回来。

白日里的状元跨马游街,静和公主她们正好也在。只是,宋如安她们太高兴,并未留意到。

宋如媚早就想收拾宋如安了,她给静和献了一计,静和听得眉开眼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晚上,天色有点暗,加上人多。

穆尚宁一手拉着公主,一手拉着宋如安。

陆清妍是小孩子心性,她一个劲儿地往前走,丫鬟都追不上她。

林意菀刚开始还挽着宋如安,突然来了一大波人流,把她们生生分开了。

等这一波人流过去,宋如安才发现陆清妍和林意菀都不见了。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心慌得厉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