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是杨姨,湖南人,现已退休,每月退休金有三千。

老伴儿是大学教授,还在工作,每月工资有七千多。

我们有一个儿子叫汪洋,他大学毕业就和儿媳马娟结婚了。

儿子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儿媳马娟是做美业的,每天都很忙。

他们结婚三年了,马娟的肚子还没动静。我开始给儿媳找各种调理身体的方子,煲各种补药汤给她喝,全都被她倒掉了。

我问马娟为什么要倒掉,儿媳没好气冲我发火,说她身体没问题,不要再给她煲乱七八糟的汤水。

她现在不想生孩子,还说她年纪轻轻的不想被孩子束缚,更不想因为生孩子身材走形,影响自己的事业。

听到马娟这样说,我也就暂时停止了对她的催生。

没想到,马娟突然又愿意生孩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因为她被公司裁员了。

重新找工作,工资低了她看不上,工资高的她又没那个实力,高不成低不就的,都一个多月了,马娟还没找到工作。

最后,马娟有些丧气地说干脆先把孩子生了。

好在备孕的第二个月,马娟就顺利地怀上了。

儿子打电话让我去他们家里住,帮她调理身体,照顾月子,带孩子。

我自然乐意,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去了他们家。

刚到他们家,马娟就让我赶紧去买菜做饭,还让我买个大榴莲回来,她想吃。

我买好了东西回到家,她又说想吃草莓了,我又下楼去买草莓。

草莓洗好递给马娟。我想坐下歇会儿,马娟又说想喝排骨汤,我立马起身去煲汤。

我在厨房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把饭菜端桌上,叫马娟吃饭,喊半天没人应我。

去卧室一看,她睡着了,我只好先把饭菜放好,等她睡醒了再吃。

等到下午两点多,马娟起来了。我赶紧热菜,马娟说她已经吃过了。

见我做饭做半天都没好,她太饿了,又是孕妇,就自己点了外卖吃,吃完就睡下了。

我心里有些生气,吃了也不说一声。我辛苦半天做的饭,饿着肚子等她几个小时,她这是无心还是有意?

3

我自己闷闷地吃完饭,把碗筷收拾好,就坐下看电视。

马娟让我把衣服洗一下,说她以前上班的时候,衣服都是叫钟点工洗的。既然我来了,以后家里的这些家务全都由我来做。

她还要求衣服分开洗,每天都要喝营养汤,还不能重复。

马娟见我不做声,说她现在没钱请保姆做饭。如果我不愿意做,就每个月出5000保姆费,请个保姆。

我自己每月退休金才三千,哪有钱给他们请保姆?马娟这是想把我当保姆使唤呢?难怪我一来,她就让我做这做那的。

想着她现在是孕妇,也不能干这些脏活累活,我就自己揽下来了。

我出钱买马娟要求的吃食,一个月下来五千都不够,每天买海鲜、昂贵的水果,她的化妆品,孕妇装等等,都要我买。

买好给她,她还不满意,要求重新买。

一个月下来,还不如每月给她五千省心。我干脆找老伴儿要了两千,给马娟转了5000,我就不管了,她自己爱咋花咋花。

4

这哪是儿媳妇,简直是伺候活菩萨。

我跟儿子说,我伺候不了。

儿子请求我先忍一忍,他经常出差,照顾不了马娟。还说她现在是孕期,脾气差点正常,生完孩子就好了。

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我只好先忍着。

我刚把钱给马娟,她就要吃甘蔗。

我下楼去买甘蔗,回家没见她人,估摸着在卧室,我准备给马娟拿去。

她的卧室门半开着。在门外,听见马娟说:“妈,我给你转了三千,够你给弟媳买套好的化妆品了。就这样,我先挂了,估计她快回来了。”

我悄悄退回房间,没想到马娟找我要钱是贴补娘家,还真以为她一个月花销这么大呢?

马娟的做法让我很气恼,想去找她理论又不现实,毕竟她肚子有孩子。

要是孩子有个好歹,得不偿失。我心里虽不舒服,也只能咽下。

5

过了一会儿马娟出来吃着甘蔗,看着电视,我去厨房做饭了。

正切着菜,我被一声尖叫吓到,差点切到手。

出去看马娟,她捂着嘴,一脸难受样。我担心是不是孩子有啥事儿,跑过去问她咋啦?

马娟把手里的甘蔗冲我扔过来,我没防备被砸中额头,疼得我眼冒金星。

马娟说我居心叵测,故意买质量太差的甘蔗,硬得把她的牙都磕坏了。

她要立马去补牙。我担心孕妇去弄牙齿对身体会有影响,让马娟生完孩子再去补。

马娟哭诉道自己变丑了,心情不好,对孩子影响更不好。

这可把我急坏了,也顾不得自己头还疼着,问她要怎么才能心情好。

马娟狡黠一笑,开口道:“这牙生完孩子补也不是不可以,你给我一万,我开心了就行。”

我咬咬牙,说好,让老伴儿给我打了一万给马娟。

我的头被马娟砸了一个包,去药房上了药,到了晚上才回到家里。

来马娟家里这么久,她就没喊过我一声妈,还像使唤奴隶一样使唤我。

说没怨气那是假的,可想着我的宝贝孙子,还是先忍一忍吧。等生完孩子就好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慢悠悠地走回家,我在门外就听到了马娟开心的笑声,她欢呼雀跃地说道:“你是没看见她那张铁青的脸,我故意砸伤她。连个屁都不敢放,还得乖乖地把钱给我。”

“哼,等她照顾完我月子,把孩子带到上幼儿园,我就不需要她了。”

“她现在把钱都贴补我了,她到时还能有几个钱。再说那时她年纪大了,做事儿也没现在灵活,说不定还得我照顾她呢,我才不要!直接送养老院住,哈哈,哈哈。”

在门外听着马娟笑着说这些话,我的心比头上的伤还疼。

没想到我掏心掏肺地对待她,她既然是想用完我就扔!

我感到很难过,伤心得老泪不止,跑到楼下给老伴儿打电话诉苦,老伴儿说让我回去算了。

我一想也对,干吗受这个气。

我还把马娟的话告诉了儿子,我说,以后每个月只给他们补贴3000。孩子让他丈母娘来带。

马娟嫌钱少了,打电话和我吵。

我说,我还要存钱去养老院。她如果不满意,那以后每个月,我们只给她两千。

马娟和儿子闹了一阵子,见我们根本不理会她。只好同意每月3000。

不过,我也说好了,只给到孩子上幼儿园。

现在,我和老伴过着自己的日子,我们想好了,好好养好身体,存点养老钱。既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指望不上,那就不指望。

作为父母,我们该尽的责任,反正是尽到了,各凭良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