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年,彼时夏日炎炎,清河军区备受敌人猛烈扫荡之苦,后勤困窘,弹药匮乏,唯有躲避青纱帐中,暂避锋芒。然身处隐秘亦难为久计,遂有组织派遣敌工科李干事与王恺,潜入敌占之区,探寻杨仲信同志,冀望其能揭晓敌情,亦可谋取武器弹药。两人匿名穿梭于市井,伪装成贩售枣子之商人,进城寻觅,然不意所遭遇之意外重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人抵达顺义货栈,释放信息,候之良久,杨仲信却始终未至。生意谈判虽成,然接头人却不现踪影。数日之后,无果而返,怀着失望之情,乘着归途。

炎日当空,急行于途,前行已久,豪雨滂沱。二人汗流浃背,途经路旁凉粉摊,暂休息于此。然而恰逢一声巨响,摊主狼狈逃窜,急行商人之形迹,使摊主疑以为敌兵临,遂弃摊而逃,两碗凉粉之钱亦弃而不要。

李干事疑惑不解,欲追寻其人归还金银,方才发现车轮已爆裂,而自行车不堪重负。未及其解,数十伪军自地里涌出,怒喝令其停步,欲搜查其来意。卖凉粉之摊主亦遭围困而返,景况堪忧。

李干事心知不妙,欲图脱身,当即谋略欲行。二人闻言,心知事态不妙,眼见险象环生,未料偶遇乃为意外始端,后续之危机尚未可知。

面对伪军的追问,李干事早有准备,口若悬河,应对如流,岿然不动。然伪军蛮横无理,言语不占上风,欲以强硬手段解决,堪称秀才遇兵,理亦难明。

伪军询问两人来历目的,李干事以精心编造之辞,应付之际,伪军首领见无可寻之机,挥手示意放行,以免浪费炎炎烈日之美食。然方以为脱身之际,伪军二头目又不依不饶,一番盘问无果,竟称其疑似八路,欲擒拿归案。犹豫无措间,数名伪军已至。

王恺见事已不可避,抽枪朝伪军头目射击,欲先下手为强,然仅击飞其帽,对方毫发无损。李干事与王恺奋力抵抗,然伪军包围已至,激战过后,伪军二头目受伤,而两人则陷于困境。

战斗告一段落,伪军押着二人向驻地行进。此时始知,伪军头目黄队长赞叹二头目眼光,高队副姓高者得意洋洋,意欲缴械投降,以取日军奖励。及至驻地,为争功名,二头目决定审问二人。

面对敌人追问,李干事与王恺坚守秘密,唇不移色。伪军愤怒不已,欲置之死地。黄队长怒不可遏,怒击桌子一拳,高队副则安抚不已,以暴力训诫,然李干事与王恺不屈。

无法得知秘密,反遭骂名,黄队长气急之下欲枪毙二人。高队副出面缓和,将二人吊至屋梁,以待反悔。李干事假意示弱,吸引黄队长与高队副接近,二人突然袭击,然遭严刑拷打,动作迟缓,伪军躲过一劫,更激起其杀心。

伪军押解着两人,踏出院落,朝堤下青纱帐而去,青山藏骨,忠魂永驻,岂须再马革裹尸还。时逢李干事与王恺心志坚定,毫无畏惧,心存大志,但欲将己身葬入青纱帐,以观敌人何如被驱逐出中国。二人虽已备战枪毙之志,天意却昭示,两位勇士未至殒命。

次晨,伪军引领二人至青纱帐边,欲行刑之际,高队副再次前来私谈,似意难向日军交代,行刑或致巨大损失。黄队长思虑片刻,觉高队副言之有理,遂恫吓李干事,宽限数日,以待日人处置。

黄队长与高队副率领众人,二人再被押回驻地。炎日烈焰,行程艰难,途经瓜田,黄队长命高队副采撷瓜果,他人欣然休憩。黄队长召两伪军,交托严密监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多时,黄队长靠近李干事,见伪军远处不觉,解开缚绳,促其速离。李干事怀疑其意,问及黄队长目的,竟闻暗号自暗合。心怀惊喜,李干事确认黄队长正是所寻之杨仲信。经过确认,李干事信心倍增,与杨仲信商议后,突袭抢得武器弹药,趁机脱身。

一辆破旧自行车带走大批物资,买卖实非亏损。李干事与王恺历经曲折,终圆满完成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