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辞去公职不到两年的“反诈老陈”发视频喊话全国警方,想应聘协勤或者返聘。

“反诈老陈”本名陈国平,原是河北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一名民警。2021年9月,他作为反诈民警,以连麦网红主播的方式宣传反诈知识走红。2022年4月,他宣布自己已辞去公职。此后,他以个人身份开展公益宣传,直播、出书、拍短剧。

但“自立门户”的日子并不顺利,去年陈国平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自称是“过气网红”,热度下降很多。陈国平把今年这次寻求与官方部门的合作,看作是联合专业力量推动反诈宣传的一种尝试,同时也是自己第二次“破圈”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反诈老陈”发视频“全国求职”

公开喊话求职后,陈国平频繁冲上热榜,但也受到了大量网友的嘲讽谩骂。他在攀上流量高峰的同时,也陷入了情绪的低谷。

这几天,陈国平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家,独自一人住在家人生前留下的独栋房子中。在舆论压力之下,他称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坚持不住”,并困惑于自己是否应该接着做一名反诈主播。

从反诈主播到“被网暴者”

“孩子都跟着我挨骂,我不敢回家”

2月24日,陈国平发视频称想全国竞聘协勤或者返聘。26日发布求职的具体操作想法后,话题很快上了网络热搜。

看到陈国平在找工作,有从事殡葬业的网友私信他,说干这行能看清人生,虽然在大众面前很少露面,但的确是不可或缺的服务者,“如果你想做,我可以帮你。”除了这类信息,还有相当一部分留言是直接谩骂。有网友私信他,“听说你最近在找工作,我家里的狗有点不舒服,要不然你过来替他几天呗。”

漫天的嘲讽让陈国平情绪崩溃。

2月27日晚,他与自己相熟的搞笑主播雨化田连麦做了一场直播,就这几天受到的谩骂“说了一下心里话”。“家不成家,事业不成事业。”在这场40分钟左右的直播中,陈国平满脸痛苦,多次哽咽,“每天挨人骂,孩子都跟着我挨骂,我不敢回家。”

3年前,在当时的一场连麦中,面对镜头另一边穿着警服的陈国平,身着太监服的“西厂公公”雨化田小心翼翼,故作紧张地称他为“领导”,并保证一定会完成向其他主播推广国家反诈中心APP的任务。这个具有强烈反差效果的视频片段被截取后广泛传播,也被陈国平看作自己的经典作品。

时隔900多天的这场直播,两位主播的角色完全调转过来,陈国平是弱势的“被网暴者”,雨化田成了开导、鼓励他的那一方。直播中,自称兄弟的雨化田为陈国平打抱不平,数次垂头痛哭,称陈懂反诈,在这个领域有权威。同时,他又建议陈国平,“实在不行,在宣传反诈的时候可以挂链接卖点货,自己先把温饱解决了。”

“你不知道他们就是在等这个吗?”陈国平对带货的问题很敏感,直接拒绝了雨化田的好心建议,然后结束了直播。

▲陈国平在直播间直播吃饭

辞职后的陈国平,以个人身份做着多种形式的反诈宣传,直播、出书、拍短剧。但由于流量不如从前,他一度做起吃播。陈国平一再对外解释,他不是因为“生活不下去”没出路而找工作,而是因为他一个人力量有限,想联合专业力量推动反诈宣传,“去不同的单位工作几天,把经验方法带给聘用单位,把流量带过去,培养几个新人。”

在介绍求职想法的视频中,陈国平提到,如果有单位愿意与他合作,他不需要任何酬劳。他想去做协警并不是为了挣钱。对此,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目前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离职后跟朋友合伙做家禽养殖生意。近期,他和亲戚合开的眼科诊所也已开业。

2月28日早上,公开求职话题上热搜后的第三天,红星新闻记者如约前往秦皇岛见陈国平。但出发前,陈国平表现出对采访的犹豫。他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坚持不住了,“没有人支持我、相信我,太多的骂声,我不想说话了。”

这几天,不想说话也不敢回家的陈国平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家,独自一人住在大爷生前留下的独栋房子中。小区门口超市的老板说,疫情期间,陈国平也住过这套房子,曾在这里做过社区志愿者。

大V称其脱下制服做网红失败

欲起诉“网暴者”未果

在2022年的一次直播中,有一位神秘网友给当时仍是警察的陈国平刷了333个“嘉年华”,价值100万元。高额打赏把陈国平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公职人员能开直播接受打赏吗?”这事件成了他辞去公职的导火索。

陈国平后来向媒体解释,他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两次网暴:一次是他和一个在柬埔寨工作的主播连麦,后者被网友怀疑是电信诈骗嫌疑分子,网友们指责陈国平在连麦时不应该“微笑”;另一次就是接受百万打赏。

事实上,走红后的这几年,网络上对陈国平的非议和谩骂没有停过。“我的黑粉特别多。”此前,他多次向媒体讲述了自己长期遭受网暴的处境。他把遭受网暴的部分原因归结于自己从事的是反诈工作,挤压了某些不法群体的利益,树敌太多。

宣布辞去公职时,网友揣测他离职的原因和动机。离职后,他也曾因直播时的一些行为引来大量骂声。据多家媒体报道,在2022年的一场直播连麦中,陈国平被指向连麦的女主播做不雅动作,他后来因此事公开道歉。

这一次,他因公开喊话求职又遭遇了一轮新的“网暴”。

2月28日,与雨化田连麦直播次日,超900万粉丝的评论员刘雪松就“两个大男人在直播间里哭”的场景发布评论称,“‘反诈老陈’脱下制服做网红,奔着钱来,忽然发现流量没有了。人是醒了,可回不去了。”刘雪松称对此深表同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国平曾称准备使用法律武器起诉刘雪松

陈国平对上述言论感到愤怒,他认为这也是“网暴”。“谁给你权利指名点姓、把别人照片晒出来随便评论别人的?网暴太可怕。”很快,陈国平发布视频怒斥刘雪松侵犯他的肖像权,希望律师朋友能帮他起诉刘雪松。他说,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准备使用法律武器。随后,多家媒体跟进报道此事。

当天晚上,陈国平咨询了一位律师。律师向他介绍了侵犯名誉权的几大审查要件,并称起诉刘雪松侵犯名誉权有很大的败诉风险,“以侵犯肖像权起诉比名誉权更大,但整体胜诉概率也不会太大。”得知胜诉的希望不大,陈国平当即对律师表示,赢不了就不起诉了。

“败诉几率大,败诉要不要诉?网暴何时止。”2月28日晚,陈国平在视频文案中说,“我遇到了今生最大压力,大家都不要打电话、发消息”。视频中,陈国平神情委屈、呆滞,没有说一句话。

2月29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陈国平近日暂居的小区。“他们有什么权利可以随便评论我?”甫一见面,陈国平便向记者讲起刘雪松和大量网友“网暴”他的事,并抱怨目前可用来打击网暴者的措施太少。“我个人认为,对我的语言攻击,它就是网暴。”陈国平对红星新闻记者说。

进屋后,陈国平坐在沙发上洗茶壶、沏茶,刷短视频。记者尝试与他交流,他称自己状态不好。“我回答啥,对我都是一种伤害,我还不如闭嘴不说。”他对采访表现出很高的警惕性,认为记者的部分问题是在给他“挖坑”。

其间,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着朋友安慰他的消息。“陈哥,不至于的。”一位男性在微信语音中对陈国平说,“你不想见人没关系,你把这个事情真的要看淡一点,我觉得你的内心没有强大的能力。”

骑虎难下和不甘心

“我是什么主播?”

采访期间,陈国平提出自己要出门去公证处办事,并拒绝了记者一同前往的请求。之后几天,陈国平多次避免再与记者见面,一再重申自己状态不好,“谁都不见”。

舆论漩涡中的陈国平,在2月29日迎来一些转机。当天晚上,济宁消防发布视频喊话陈国平邀请其加入,共同加强消防宣传。随后,导演杨帆也学习济宁消防,公开邀请陈国平作为其导演的反诈电影的总监制。

“谢谢济宁消防,我一定去。”29日深夜,陈国平发布视频回应济宁消防的邀请。视频中,他眼神坚毅,带着哭腔称,对方把他将死的心的拉了回来。

▲“济宁消防喊话反诈老陈”的话题冲上快手热榜第一

一边是情绪的悬崖,一边是流量的高峰。3月1日凌晨,“济宁消防喊话反诈老陈”的话题冲上快手热榜第一。3月2日,“反诈老陈公开多项实体投资”也上了平台热榜。“发个视频就热搜,这几天我真是风口浪尖呀。”陈国平一一截屏,在微信朋友圈记录下了这些上榜时刻。

2023年11月,陈国平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自称是“过气网红”,热度下降很多,坦言搞吃播就是想维持热度,同时也想以此植入反诈内容,探索反诈新形式,但效果不佳。他把这次与济宁消防的合作,看作他第二次“破圈”的机会。

很快,有网友在评论区喊陈国平为“消防老陈”。尽管接受了济宁消防的邀请,但他并不接受这个称呼,强调自己依然是“反诈老陈”。为了推动反诈宣传而公开应聘协勤,最终为何接受了消防部门的邀请?陈国平发布视频解释,他的策划是由单元变成多元化,由单独的反诈宣传变成了更多的、对老百姓有意义的宣传。

记者随后问道,“你现在还要去做反诈宣传、做反诈主播,是不是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不做的话不甘心,毕竟是你最大的标签;但接着做,又没有以前的影响力和流量。”

“基本是这样。”陈国平说。

3月1日晚,陈国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遭到大量举报,济宁消防受到很大压力,为了避免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决定暂时不去济宁。

3月2日下午,陈国平发视频称自己近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此向全网发起投票,征询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做反诈的意见。“爱做什么做什么,非要大家给你决定?你是一个成年人。”一位网友如此评论,在评论区获得了最多的赞。

走红之初,在一次次直播连麦中,穿着警服的陈国平向全网各类网红介绍自己是“反诈主播”,并以严肃的语气问对方:“你是什么主播?”他的这一标志性的话语一度成为网络热梗。

如今,对陈国平而言,最重要的一个的问题大概变成了“我是什么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