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一接通,加代问:“你是辉哥啊?”

“你是谁呀?”

“我在你夜总会呢。我看你夜总会挺好的,卖不卖?”

“谁让你来的?”

“什么谁让我来的?没人让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们,我没明白什么意思,你是喝酒喝多了?还是真要买啊?”

“是真要买。我头一回来你这夜总会,感觉位置不错,客源也不错,里边装修也挺好。我想买你夜总会。多少钱能卖?”

“我的夜总会不卖。哥们儿,不好意思啊。你要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我让你挂了吗?”

“哥们儿,你是来找茬的吗?”

“我他妈要买你夜总会,我找鸡毛茬!”

“那你听好了,夜总会我不卖。”

加代说:“你要不卖,我就抢了。听懂吗?”

“你叫什么名这?”

“我是你爹。快叫爹!”

“我忍你半天了。你在哪儿呢?”

“我就在你夜总会一楼坐着呢。你在不在?你要是在,你下楼。你要不在的话,你把人叫上,你来找我来吧。”

“哥们,你要是能喝呢,你就喝点。你用这么好的电话号,别干小bz的事。要是喝多了,就回家睡觉去,别他妈说酒话。我这么大的夜总会老板,我跟小bz一样的?一看就是你跟哪个哥们借的电话,你是要找邪茬是吧?”

加代说:“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你要是来,你还能看你夜总会一眼。你要是不来,我把你夜总会砸了。”

“那你等着。我去,你别跑。”

“我等着,你过来。”说完,加代放下了电话。

大凤说:“代弟,就我们这十来个人呀?你青岛的朋友呢?”

“用不着朋友。我收拾不了他呀?”

“代弟,你在青岛也牛逼呀?你认识老板啊?”

“不认识。”

“你不认识,如果一会儿来一帮人,把我们围上呢?”

“大姐,你怕什么呢?你代弟在呢!”

正在家中的辉哥对现任老婆说:“不知道是谁给我打个电话,找邪茬,我去看看。”

“理他干什么呀?会不会是酒鬼喝多了?”

“我必须去打他。说要砸我夜总会。”

“哦,说这话了?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

“我跟你去。我喊点兄弟,你也喊点人。我们直接把他围了,看看到底是谁。”

“我他妈不管是谁。谁又能怎么样?”说话间,辉哥开始打电话,辉哥的老婆也开始打电话了。
两班人马,分东西两路都往夜总会来。老板老板娘全来了。辉哥身高一米八五,不胖不瘦,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西装革履。老板娘没有三凤胖,但是五官和三凤比,差了很多。

两人一进门,经理迎了上去,“辉哥。”

“哎。今晚人多吧?”

“还行。”

“都照顾好。”

“放心吧,辉哥。”

辉哥问:“有人找人吗?”

“没有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楼没人打电话?没有说要找我要买夜总会的吗?”

“没注意。辉哥,我不知道。”

老板娘说:“辉,要不......”

辉哥一摆手,“我打个电话。”

加代一回头,正好看见了,一挥手,喊道:“哎,在这呢。”

辉哥说:“我过去看看。”

老板娘说:“我跟你去。”

老板、老板娘以及五六十个兄弟走了过来。大凤说:“代弟,他带人来了。”

“没事。三姐,你安稳坐着。你是我三姐,你要拿出大姐的派头来,你拿出打你三弟的派头来。”

“他是我前夫。”

“正因为是你前夫,才要有那派头。听你代弟的,你们四个都是。腰板挺直!”

大凤一听,“来来来,挺直了。”

辉哥来到近前,说:“你找我呀?”一转眼看到了三凤,说:“我一想就他妈是你。”

现任老婆一抱膀,指着三凤说:“你他妈没记性啊?上回没打够啊?你找死啊?要买夜总会。我今天打死你,你信不信?”

辉哥说:“凤啊,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上回打你,我希望你能明白没有感情了。你赶紧带着你的人走吧。我不跟你计较,好不好?真要再揍你一顿,我觉得没必要。你找人过来有什么用?你真要是那个的话,上回也不会挨打。走吧。”

三凤说:“这回你试试呢。”

辉哥一听,“不是,试不试......”

加代手一指,“你叫鸡毛啊?我打的电话,你跟我说。”

辉哥一看,“你给我打的电话,你是谁呀?”

加代站起身,说:“你把夜总会霸占了,怎么还有脸大呼小叫呢?你对得起我三姐吗?”

“哥们,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加代说:“我说实话,我今天来是想为三姐出头。来的路上,三姐再三对我说能不打就不打。但是我看你是有奶便是娘的无耻小人,不值得可怜。将来让你饿死是最好的结果。”

“我让你知道这么说我是什么后果。”辉哥一挥手,“给他围上。”

哗啦一下,兄弟们动了起来。马三、丁健、郭帅、孟军抽出十一连发,朝着顶棚,哐哐放了几响子,“我看谁敢动!”

辉哥一看四个人拿的是十一连发。看了看自己这边,只有几只五连发,其他都是冷兵器。辉哥的一个老弟刚把手伸向身后,准备拽五连发。郭帅哐的一响子,打在了胸脯上,应声倒地。

辉哥一看,“别别别,哥们。”

加代说:“哎,不是让我知道是什么后果吗?来让我见识见识。”

“兄弟,我和三凤之间的事,是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说破天了,我找人也好,欺骗她感情也罢,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

加代说:“我就看不起你。”

“那你看,也讲不出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