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段时间,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地举行。尽管备受民主党打压,但特朗普依旧占据了极高的支持度,即便是党内的最大竞争对手,妮基·黑利,也落后了将近20%的票数。不过,如今看似是拜登和特朗普走到最后,但特朗普的这个党内竞争对手的一些想法,却给美国大选,带来了变数。

根据《彭博社》和《纽约时报》的消息,因为在主场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惨败给了特朗普。妮基·黑利想要走到最后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而连带着妮基·黑利背后的最大金主,美国保守派组织“美国繁荣行动”,也在当天表态,此后将不再为黑利提供竞选资金。

此外,“美国繁荣行动”因为本身就是共和党内的一个较大势力,此前因为反对特朗普,转而试图支持黑利。为了黑利的竞选活动,该组织先后投入了将近3200万美元,折合约2.3亿人民币。这些钱打水漂,也导致黑利在共和党内部的地位变得非常尴尬。一方面,原本就主打一个“反董”,得罪了懂王这边的MAGA集团;另一方面,又在“反董”组织里坑了一大笔钱,影响力骤降。共和党内部2个集团都不待见,你说尴不尴尬。

第3个方向,则是纯粹充当大选变数了。美国4年前大选难解难分的原因,就是双方的支持度都差不多,今年依旧是这个情况。而黑利的存在,却很大程度上,削弱了特朗普的一些支持度。如果特朗普答应给黑利一个副总统,那自然一切好说。可如果不答应,那最终大选的时候,黑利这边的支持者和团队,可能就不一定完全遵守“党派利益”了。站拜登的角度来看,共和党在大选期间居然还有内部冲突,未尝不能进行利诱,给特朗普制造点麻烦。某种程度上来说,黑利,也是在“待价而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