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日前在一场国防会议上点名阿富汗和塔利班临时政府。他表示,中亚地区局势仍充满着严峻的挑战,而最大的威胁则来自阿富汗,过去的一年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在阿富汗的人数至少增加了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绍伊古提到,IS在集安组织成员国的南部边境散布极端思想,并不断在该地区实施恐怖主义活动,必须对此加以严格管控和防范。很显然,俄罗斯现在已经认定,就是因为塔利班反恐不力,才导致了IS对中亚国家的渗透,变相威胁到了这里的稳定。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俄罗斯虽然与阿富汗塔利班临时政府有一些合作,但实际上对阿富汗仍不放心。因为莫斯科的担忧不无道理,中亚是中俄共同的战略大后方,而迟迟无法与恐怖主义作切割的阿塔,很难让人感到安心。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俄罗斯政府到目前为止,依旧把阿富汗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而塔利班高层此前多次访问俄罗斯,都未能劝动普京政府将他们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并借机让俄罗斯与阿富汗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

但是很显然,俄罗斯目前仍想以此为筹码吊着塔利班。毕竟只要塔利班一日不从俄方的“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那么他们的临时政府自然无法得到来自俄罗斯官方的承认,没有做到名正言顺之前,俄阿之间更深层次和更广泛的合作更是无从谈起。

不久前,俄罗斯安全委员会秘书帕特鲁舍夫对外警告称,尽管塔利班已经接管了阿富汗的政权,但该国境内仍存在大约20个恐怖组织,总人数高达2.3万人。

事实上,自从塔利班掌权阿富汗以来,跟阿富汗有关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就层出不穷。2022年9月,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馆就遭到了恐怖袭击,一名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混进人群,在大使馆的入口处引爆了一个爆炸装置,爆炸造成了至少6人死亡,10人受伤。其中,有2名俄罗斯大使馆工作人员不幸身亡。

事件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IK-S)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对此事负责。这是塔利班自2021年上台以来,首次有外国大使馆在阿富汗境内遭到极端组织的袭击,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

无独有偶。去年1月,巴基斯坦靠近阿富汗的边境地区——白沙瓦也发生了一起恐袭事件。按照巴方的说法,爆炸发生地点位于白沙瓦的一座清真寺,当时清真寺内挤满了多达400名礼拜者,但突如其来的自杀式爆炸,造成了至少100人死亡,超过255人受伤,其中绝大部分遇难者为警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袭击发生后,盘踞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以下简称“巴塔”)宣布对此负责,并强调该事件是针对该组织某成员死亡的一种报复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阿富汗前政府时期,白沙瓦就被称为“恐怖之城”,因为两股塔利班的势力——阿塔和巴塔在这座城市中都非常活跃。如今阿塔回去掌了权,这里基本上就成了巴塔的地盘。

伊朗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今年年初,恰逢苏莱曼尼4周年忌日,伊朗东南部的克尔曼市就接连发生两起恐袭事件,造成至少89人死亡,近300人受伤,这是伊朗自1979年革命以来发生的最惨重的恐袭事件。袭击发生后的第一天,IS的阿富汗分支就宣布对此事负责,并声称是“两名组织成员在人群中引爆了爆炸装置”。

伊朗虽然誓言将凶手绳之以法,但凶手估计早跑到了阿富汗不知道哪个山区藏着了,伊朗政府也鞭长莫及。

说了这么多,这里不妨多说几句。实际上,现在的阿塔政府虽然表面上承诺反恐,但实际上是,他们至今未能与恐怖主义势力作切割,甚至在打击其他恐怖主义势力时,往往存在“差别对待”。比如前面提到的IS,由于跟塔利班关系不好,彼此之间都将对方视为死敌,所以在打击力度方面,阿塔基本上重拳出击,恨不得马上就把这些势力一锅端了。

至于经常活跃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巴塔”,阿塔就明显有些“护短”了。由于巴塔与阿塔过去曾有密切的联系,两者算是同宗同源,虽说后来双方分道扬镳了,但阿塔方面还是比较在意巴塔的。所以,当遇到巴塔时,阿塔安全部队往往手下留情,并没有对前者下死手,甚至每当巴基斯坦军方清剿这支恐怖主义势力时,阿塔都会偷偷开放边境,让阿富汗成为这些恐怖分子的“避风港”。

总的来说,阿富汗作为中亚地区的中心,是连接亚欧大陆的重要交通枢纽,如果阿塔无法彻底解决本国境内的恐怖主义问题,任凭这些恐怖势力“自由生长”,那么中俄的战略大后方恐怕会受到各种不稳定因素的严重冲击,给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造成极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