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在公司领头400万的项目,却因高层的一句“降本增效”成了弃子。

整个技术部上百人团队,一夜之间「瘦身」只剩了二十人。

「400万项目停摆了!」

剩下的人手忙脚乱,我心中无限冷笑,带着剩下的八十人转身进了甲方公司。

看到新的对接人是我,前上司面如死灰。

「换品牌的代价你付得起?」

我冷笑着把新项目合同摔到她脸上:

「代价?先谈价格。」

1.

安逸的周五如往常一样即将落幕,我还在憧憬着晚上与朋友的聚会,可世事总是出乎意料的。

“杨若曦,进来一下。”经理章语宜的语气透着一股不祥的冷漠,我心惊胆战地走进她的办公室。

“你被裁员了。”她完全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地扔下这颗重磅炸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愣住了,满脑子都是问号,“什么?为什么是我?”

章语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没有为什么,这行是看业绩的。”

我立刻反驳:“我的业绩一直都是部门里数一数二的!”

“数一数二又怎么了?”她嗤之以鼻,冷笑道,“那跟辞退有什么关系?”

一瞬间,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这么多年的心血与付出,竟一文不值。

“技术部业绩不好,公司内部要人员重组,没有你的位置,很简单。”她的话如同利刃般直戳我脆弱的自尊。

“可我们上个月刚聚餐,你还说要升我的职…”我的话音未落,她便打断了。

“聚餐?”她讽刺地冷笑,“聚餐时候说的话,你也当真?”

我的双手忍不住地因紧张而颤抖,愤怒、失望、尴尬……各种情绪在我心中激荡。

深吸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那你之前承诺我的项目分红呢?我的奖金呢?”

“承诺?奖金?”她不屑地摇摇头,“杨若曦,你还太幼稚。”

我彻底愤怒了,“幼稚?早就说好的,你现在是不想给了?!”

“有谁能证明我跟你说好过这事?”章语宜的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意,“你有证据吗?”

怒火中烧,我几乎要失控了。“你这是诈骗!还我血汗钱!”我尖声质问。

章语宜站起身来,俯视着我,“杨若曦,清醒点吧,这就是现实。”

我凝视着她,却冷不丁瞥到会议室桌上的倒影中映出的我无力的模样。

我想要反驳,却发现语言是如此无力。我垂首,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悲愤。

"走吧,杨若曦,"章语宜不耐烦地摆摆手,“别让我叫保安来请你出去。”

2.

出了那扇门,背后传来章语宜得意的冷笑声。

身边的同事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叫了出去,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无心工作,人人自危。

我的手颤抖着,收拾桌面的每一份文件,

临近下班,好奇的同事凑到我身边来打听消息,我顾不上理她,自顾自地整理着电脑中的项目资料。

"没必要这么慢条斯理,"章语宜出了会议室,见到我还在工位上,笑得猖獗,"别装了,我知道你不想走!"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保持理智,也给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离职交接还没做完。"

章语宜好像是听到了笑话,放声大笑,"交接?你以为你那点工作还值得别人接?"

我暗自腹诽她的无知和短视,猛地抬头,"即使是最后一刻,我也会做好我的本分。"

她不屑一顾,"别用这套来糊弄我,我可没那么好骗!"

我努力按捺住怒火,她讥讽地歪了歪头,“说到本分,你现在唯一的本分就是赶紧离开!”

说话间,她翻到我桌上的离职材料,在上面交接完成那一栏里打上了对号,又潦草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她声调里的得意无法掩饰,"我都帮你签了名,可以走了吧?"

围观的同事们窃窃私语,她显然乐在其中。

"赖着不走,只会更丢人。"她又一次试图羞辱我。

我握紧手中笔,指节因用力过猛变得发白,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填满了火药的桶,就差一个引线。

"你!…"我费力地压抑着情绪。“你这个只会藏在办公室后面搞小动作的小人!"

"你就是想把我们都开了,你就能独占所有功劳和分红吗!" 我怒吼着,声音足够让每一个人都听见。

心思被我揭穿,章语宜脸色愈发难看,"你胡说八道!你——"

我打断她,“裁员,笑里藏刀,玩弄权术,你这种烂人也就只能想出这种烂伎俩。"

章语宜脸色涨红,表情僵硬,“这是公司的决定!你最好控制你的情绪!小心我告你诽谤!”

"你以为没了我你就能拿下这个项目?”我懒得再听她多说,挥了挥手,像是驱赶一只不再重要的苍蝇。 “走着瞧吧!总有你求我的一天!“

说完,我势如破竹地走出人群。

"出去右转,电梯直达底楼,别再回来了!"身后传来她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得意。

我甩开办公室的门,脚步坚定,背影直挺,任由身后议论声此起彼伏。

3.

下班高峰期,街头的交通流如同一片混沌的河流,车笛声此起彼伏。我走在阴沉的街角,手机震动打断了我步履匆匆的脚步。

是组长胡煜城发来的信息:"急事,xx咖啡馆见。"

我的心脏不自主地加速跳动,胡煜城今天上午先我一步也被裁了,他这个时候联系我,情形显然不对劲。

我急匆匆去路边拦车,但晚高峰打车的人太多,路上又很堵。

等我迈入咖啡馆门口时已是三个小时以后了。

胡煜城神色凝重地坐在角落,显然已经等了很久。

“抱歉,来晚了,路上有点堵。”我有点尴尬地坐下。

“没事,我也是刚到。” 胡煜城很明显地给了我台阶。

“发生什么了?”我故作镇定。

胡煜城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今天的裁员,只是皮毛。”

我眉头紧锁,“什么意思?”

“被裁掉的不只是我们。”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我看到了裁员名单,整个技术部,要从一百多人减到二十个,他们管这个叫「瘦身」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心头一震,消息如同一声惊雷,让我险些忘了呼吸。

“怎么可能?二十个人,那么多项目呢,做得过来吗?!”我声音不由得提高。

胡煜城四周张望,似乎担心被旁人听见,“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我跟着他穿过拥挤的街道,抵达一处幽静的公园。夜色正浓,似乎预示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胡煜城的神情更加凝重了:“那是他们精心策划的部门‘瘦身’,有人要上位。”

“你是说……”我话还没说完。

“不只是章语宜,这背后一定有更大的影子,”胡煜城打断了我,"整个部门但凡手里有负责超过十万块项目的,都被裁了。明显是要抢项目搞集权。”

一股冷风吹过,带起了地面干枯的树叶,如同我内心的不安一样盘根错节。

“董事长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这么干。”我几乎是在喃喃自语。

胡煜城皱着眉,他的脸色难以捉摸,“以降本增效为借口开除我们,然后再招一批新人来,对上可以说是减少成本,对下可以集中权柄,增加话事权,好一招瞒天过海。”

“真要做到欺上瞒下的话,我们的项目数据,有人在操纵吧?”我紧锣密鼓地追问。

胡煜城点点头, “嗯,你懂的,项目的成败足以左右公司的生死,他们一定造假了。”

“不止这些。”胡煜城声音更低,“还有资金转移的痕迹。”

“资金?”我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猜测着可能的黑幕。

胡煜城叹了口气,“具体说到是谁,他们藏得很深,我的信息有限。”

我忽然感到危机四伏,事情远远超出了我最初的想象。

“这事必须曝光!他们高层搞内斗把我们的奖金、分红、工作都斗没了!我们绝不能忍气吞声!”我几乎是怒吼出声,难以想象他们的背后隐藏着多少人的贪婪和阴谋。

胡煜城看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题是,我们没有证据。”

4.

夜色加深,忍一时越想越气,我觉得自己像是一颗被点燃的火星,随时都可能爆炸。

思来想去,我拿起手机,开始拨打其他受害者的电话。

一个接一个电话播出。我告诉他们我知道的一切,不出所料,他们愤怒的情感也如滔滔洪水般汹涌澎湃。

“他们怎么敢!”电话那头的斥责几乎撕裂扬声器。

我组织语言,清晰而坚定:“我不想就这么算了,想找出背后的真相,你知道什么线索吗?”

他们的答复出奇地一致:“不知道,我问问,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们约定在下周末一起碰头汇总线索,气氛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爆发一场大战。

在通话中,每个人都充满了斗志,仿佛这股力量能够通过无形的电波传递给每一个人。

为了凝聚更多的力量,我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呼吁所有受到影响的同事们积极行动起来,并且鼓励大家匿名举报任何可疑行为。

消息如同投入湖中的一块石头,泛起了无数涟漪。评论区里,愤怒的声音渐渐汇聚成浪潮。

“我有上一季度的销售数据备份。”

“我记得账目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信息如洪水猛兽,蜂拥而至。每一个都可能是揭开真相的关键。

我们在某办公软件上建立了维权的交流群,专门收集每位同事手中的资料。大家的说法五花八门,却共同努力拼凑着庞大的阴谋网。

5.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就在我们以为行动进展得顺风顺水之际,一连串令人不安的变故却接踵而至。

我们的团队成员纷纷选择离开了群聊,这让我倍感困惑与焦虑。

我努力平复心情,仔细回顾并检查了我们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却始终未能发现任何明显的疏漏。

然而,当我收到一直表现积极的同事李婷的退出消息时,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章经理找我了,她威胁我,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她的消息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我立刻给她拨去了视频电话,“别轻易放弃!我们说好要一起面对这一切!”

视频中,她的泪水滑落,那种深深的无助感也让我心情沉重。

“你不明白,”她哽咽道,“她知道我们在做的一切,连我们谁提供了什么证据都知道。”

“你说章语宜?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几乎是愤怒地喊道。

她垂下头,声音微弱,“她用保密协议……还有下一份工作的背调来威胁我,说只要我敢再参加你们的行动,就让我找不到下一份工作。”

那一刻,我意识到这不只是裁员那么简单。而是一场有预谋的围猎。

李婷成为了这场风波的又一个牺牲品。她因恐惧而选择了退出,就像一只在猎豹锐利目光下瑟瑟发抖的小鹿。

我愤怒地挂断了电话,内心的情绪如熔岩般翻涌。“这分明是威胁,明目张胆的恐吓!”

章语宜,亏她平日里还总是装作一副和蔼可亲的面貌示人,没想到背后竟隐藏着如此狠辣的手段。

接下来的日子里,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消息弹窗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跟随李婷的脚步,退出了我们的行动。

我的怒火达到了顶点,胡煜城也气得摔了筷子:“她这是要置我们于死地!”

我隐约感觉到,背后有无数触手正在伸向我们,企图将我们一个个拖入无尽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