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22:18,1845路末班车驶离泗泾地铁站,至此,泗泾站南向的公交运营结束,网约车和黑摩的开始涌现……

9号线在小红书上被称为“打工人专线”,沿途经过松江南站大居、佘北大居、泗泾大居、九亭社区、曹路大居等大型居住社区,同时也串联起漕河泾开发区、徐家汇、陆家嘴、金桥等集中办公地。

按照2023年的数据,日均客流量9号线能排进全市前三,仅次于1号线与2号线。(《2023年上海交通运行二季度报告》【轨道交通篇】),而泗泾站的人流,在9号线上也名列前茅。

对那些候鸟一样住在郊区、工作在市区的打工人来说,如果遇到加班或者在市区有事逗留,抵达郊区时,可能已经21:00甚至更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在路边等待公交的人们

此时,怎么回家呢?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复旦大学的几名学生随着晚归的人流走出9号线泗泾站↓↓

女子看着末班车离开

只能步行回家:打车太贵了

离泗泾站三、四号出口最近的公交车站,叫“横港公路泗陈公路站”,南向站台共有191路、191路B线、191路区间、松江46路、松江48路、1845路6条公交线路。

松江46路、松江48路的终点站就是400米外的泗泾汽车站,可以忽略。而191路、191路B线、191路区间、1845路为4条服务泗泾大居的主要线路。

其中,“泗泾+191路”更是位列“地铁+公交”换乘模式最热门的路线第二。(数据来源:2022年上海MaaS公共出行年报)。

我们对这四条线路进行了连续五个工作日的实地观测,选择了流量适中的周一作为分析的样本代表。

从客流量看,晚间一个小时(21:00至22:00)横港公路泗陈公路南向站台运送乘客512人,流量较大。

客流结构上,由民营太阳岛公司运营的“191路系统”运送了该站台将近75%的客流,这与“191路系统”班次密、停站时间时间长、走向分布涵盖更多小区等因素有关。

图为横港公路泗陈公路南向晚间乘坐各线路人数示意图

191路区间是客流量最大的线路。这一线路沿线停靠站点覆盖了泗泾大居的大部分区域,包括润江花苑、金港花园,以及保障性住房区域新凯家园、新凯城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191路区间线路沿线停靠站点覆盖的的大部分小区

其余三条线路的走向也大体接近。例如,1845路同样经过了新凯家园、泗泾新苑、塘和家园、润江花苑、金港花园等社区。

如果以9号线进站间隔十分钟为周期进行观测,公交客流量随着时间体现出了递减的趋势。

图为横港公路泗陈公路南向公交分时段客流量示意图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趋势?是十点以后回家的人少了吗?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

公交比地铁更早结束运营

这四条线路中,除1845路在22:00之后仍有一个班次外,其余三条末班车均在22:00前结束了一日的运营。

与之相对的是,9号线末班地铁经过泗泾站的时间为23:49,佘山站则在23:54才送走最后一批乘客。

图为191路公交末班时间与地铁部分站点的对接情况

当公交车走向末班的同时,黑摩的、出租车和网约车慢慢承担起更多的接驳任务,为泗泾大居的居民提供回家的途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9号线泗泾站晚间非公交车出行方式和人数的统计结果

站台上,市民杨女士就没能挤上最后一班回家的公交车。看着末班车载着一车乘客离开,她决定步行20多分钟回家。“冷是冷了点,不过晚上也没什么事情…打车太贵了。”

我们注意到,在21:00至22:00途经该站的10个公交班次当中,191路B线末班车、191路末班车以及21:53到达的1845路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乘客没能挤上车的现象。

泗泾地区晚间公交车的接驳问题,由来已久。

2017年,191路线路开通的第二年,就有网友在百度贴吧“上海公交吧”评论,“泗泾这边的公交没有夜班的,10点之前就没了,下了地铁都乘不到公交,真的不方便。”

2023年8月,相同的贴吧内,在一条名为“泗泾地铁站接驳公交车的末班车时间合理吗?”的帖子里,网友回复道,“十年前就投诉过公交的晚高峰时间和下班人群的高峰时段脱节”。

尽管191路系统自开线以来,经历了多轮改线、增线、延长末班车时间,在运营过程中也会通过“加班车”、“区间车”、“有意识晚发”等方式增加服务覆盖面和服务效率,但仍赶不上地铁运营时间的不断延时。

共同问题!住郊区太难了?

某种程度上,9号线是“市通郊”轨道交通线路(还包括5号线、11号线、16号线、17号线)的缩影。

根据地铁进出站的分时客流显示,五大新城的地铁出行均呈现出“早高峰进站多+晚高峰出站多”的典型潮汐特征。

图为上海五大新城地铁站点分时段客流趋势变化图

这些站点的乘客,大部分住在郊区比较大型的居住区,离地铁站尚有一段距离,因此,出行依靠涉及多种交通方式的联程,其中又以“轨交+公交”的联程出行模式最为普遍。

图为上海小区大型居住社区位置及人口分布图

如今,地铁的运营时间越来越晚,但我们调查的13个郊区“大居”中,至少有6个面临着部分时间完全没有公交覆盖的问题,仅青浦华新与青浦新城一站两个“大居”的公交达到了完全覆盖地铁末班车的水平。

数据显示13个郊区“大居”中,至少有6个面临着部分时间完全没有公交覆盖的问题

在微博平台公开范围内搜索关键字“上海公交末班车”,呼唤调整时间、延时运营、增加班次的声音很多,而出现频次最高的区域就是松江、浦东、奉贤、嘉定等郊区。

在这些博文里,人们分享着自己在市区工作、游玩,然后“马不停蹄跑去公交站,正好目睹末班车开走”的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人们自述的晚归原因归纳

如何解决晚归人的公交接驳问题?

在九亭站运营至凌晨的1843路、服务佘北“大居”的松江97路比较典型。

在位于沪松公路上的“九亭地铁站”公交站南北两侧站台上,均有前往九里亭街道与九亭镇的公交线路。我们在这里看到,22:30左右,大部分线路收班后,北侧站台还有1840路、1843路仍能运送乘客至九里亭街道,直到23:33,两条线路才会结束一天的运营。

图为解决相关问题的提案示意图

随着上海五大新城的进一步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在郊区大型居住区安家。他们可能会因为加班,或者和朋友相聚,或者是一场演唱会,坐上22:00后的地铁。

而当他们抵达郊区的地铁站后,可能还需要一辆公交车来解决“最后一公里”。

因此,在郊区一些客流量较大的大站,能否采取公营公交和民营公交在时空上相互补充,共同服务,或许是解决晚归白领回家问题的一个思路。

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上海地铁日客流量就达到874.8万,居全国第一(数据来源:MetroDB.org上海地铁统计数据),开启了通勤的新篇章。

春运期间,地铁的延时点亮了“夜归人”的灯塔,在不断地调整和改善过程中,也许未来更多从地铁上下车的郊区“晚归人”也会等到一辆回家的公交。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 王雨 唐泽楷 项佳俊 张江华 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