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花围,称得上是这个春节最IN(时尚)的潮流单品。

这一用花环打造成的头饰俨然成为汉服圈的新晋配饰。在各大古镇,随处可见身着汉服头顶簪花围的女孩,她们浓墨艳丽,成为点亮古镇的一撇。

单品爆火的背后,有它的推手。抖音上,“簪花围”的相关内容拥有超过4.4亿次播放,在明星网红的助推下,这一配饰成功出圈。不仅如此,那些扎根在一线、从事簪花围制造的商家也因此接到了这波“泼天的富贵”:有商家订单不断、开启5天预售,有商家春节期间一天流水5万元;竞争者增多,曾在网上售价高达四五百的簪花围,价格也被“卷”到均价200元左右。

买卖之外,簪花围热还带动起一个南方小渔村的“文艺复兴”。作为簪花围的源头,泉州蟳埔村在这个春节大热,游客们将这里“簪”成了一座“流动的花园”,把浪漫春天戴上头。在这里,生意、文化、传统交相呼应。

10亿播放,蟳埔村接下“泼天的富贵”

“梳头头髻圆,爱水蟳埔姨,阔裤大裾衫,头花插歆歆。”资料显示,泉州蟳埔女是中国三大渔女之一,她们的服饰、头饰、耳饰都别具一格,其中尤以头饰令人印象深刻:勤劳的蟳埔女喜欢在头顶戴上一簇簇鲜花来装扮自己,这些移动的“小花园”还有个名字叫簪花围。

这个春节,蟳埔女的头饰时尚在全网爆火:抖音上,蟳埔女相关的话题播放量超过10亿;小红书上,与簪花相关的笔记也超过42万篇。

实际上,这股热度源自2022年底,特别是在演员赵丽颖、毛晓彤、胡杏儿等来渔村体验簪花围妆造之后。明星的流量灌入,让这个临海村落声名远播。在不少游客眼里,来蟳埔感受一场簪花围的妆造成了一项极有仪式感的旅游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不少网红增加了泉州这一旅行地,从妆造时就开启直播,全程带着“宝宝们”感受万千世界的美好。

簪花围店铺“蟳埔花米”坐落在蟳埔渔村,店主花米妈是非遗簪花的技艺大师。据店主女儿黄榕冰介绍,蟳埔阿姨日常会戴花装点自己,喜庆的日子则会戴不同颜色的簪花围庆祝,本地女性的头饰具有身份识别功能,已婚、未婚、年过六十都有一定的配饰和戴法,所以对簪花围进行创意创新已经成为一种文化风尚。

“2023整年,通过小红书、抖音等博主的推动,流量一直保持稳定。”黄榕冰表示,她们也在经营自己的小红书,为网友提供旅游拍摄指南,目前积累起1.5万粉丝。

一天流水5万元,簪花店主忙疯了

旅游全面复苏的这几年,也是各地妆造旅拍店井喷的一年。《天下网商》发现,大量“延吉公主”“宋时佳人”出现在景区,通过妆造来融入当地的风土人情,成为不少年轻人的旅行必备。

如今,“想你的风吹到了蟳埔”。据黄榕冰介绍,村里目前有200多家簪花店,包含本地传统簪花店及旅拍写真店。在定价上,“我们在传统簪花上延伸至化妆与摄影服务,簪花保持在基础40元,化妆90元-150元,摄影人均280元-388元,一套流程下来差不多2个小时,生意最好的时候单日游客在200位左右。”如按全套估算,在店里完成旅拍服务人均至少需花费400元。

在造型上,大部分蟳埔村的簪花围则更“传统”。以蟳埔花米为例,他们做的是田螺型盘发,插的花分花串、头花、边花,同时配有发簪、发梳、骨针、发绳,店里最受欢迎的颜色以红、黄、紫为主,整体配色是缤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黄榕冰和妈妈从早忙到晚,经历着一波旺季的“痛并快乐”。她表示,蟳埔村的旺季从每年的秋季国庆开始到春节期间迎来最高峰,除了店主自己做簪花围,店里还有会本地阿姨一起做,不少簪花女都是70多岁、有经验的大姐。

2022年,有博主曾表示当时蟳埔本地还没有专业的妆造旅拍服务,很多店还是只编簪花围,价格在40元左右。现在,大量的新元素挤入这个小渔村,旅拍、餐饮、民宿等产业让这个本以捕鱼和养殖为主的村落闹腾起来。

关于收益,黄榕冰表示,这跟所处地段客流、人力成本等都有很大关系。

看到生意机会,天生有经商头脑的泉州人也开始往其他省份发展簪花围。《天下网商》在杭州小河直街观察到,其中一条百米小巷汇聚了十余家簪花店,有些簪花围店是汉服体验馆的变形,还有些则是泉州人来开设的旅拍店。据媒体报道,有店铺在春节期间日营业额超5万元,热度超过国庆。

簪花围的风吹到了网店

作为火爆的汉服市场的配饰,簪花围更激发起一群年轻人的创业因子。

95后女生无澜开着一家名为“一物一喜”的淘宝店,因为簪花围,最近这家四年小店销量增长迅猛。她告诉《天下网商》,去年10月她想拍一张簪花围的照片,打开淘宝发现都要四五百元,她便尝试自己做,并开始在淘宝售卖。

在做簪花围之前,无澜做了五年的手工发饰,如今她的网店售卖的是简化版的簪花围。相比需要用鲜花、盘发、筷子簪等元素的传统版,简化版相当于已经制作好的簪花围成品,优点是佩戴简单,缺点是不够灵动。围观目前网络上售卖的簪花围,大多以仿真花和布艺花制作为主。

《天下网商》了解到,区别于线下多为游客消费,簪花围在线上的客群更为广泛,主要分为三类:大头是摄影工作室,这类客群采购量最大;其次是摄影、旅游爱好者,作拍照用途;还有一类是幼儿园或者小学的家长、老师,通常是手工课或者节目活动所需。

在“一物一喜”,100多元的粉色款是最受欢迎的销冠产品。“红色款也有很多正逢喜事要结婚的妹子们购买,用作敬酒服或者晨袍的发饰,这种情况下我都会问清楚他们活动或者结婚的时间,赶在这之前给他们发出。”无澜说。

在定价上,无澜说仿真花的价格并不便宜,一个簪花围大约要用100多朵花,每一种花的价格在0.3元-1元左右,成本就要70元左右。

《天下网商》调查发现,一顶成品簪花围均价在200元左右,部分花朵较大、较华丽的款式价格甚至高达400元。网上,有销售较好的商家,一顶售价290元的簪花围售出超200件,超1000人加购,单品成交近6万元,商家在宝贝详情写道:“预售款,3天-5天内发货,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款。”可见该品的热度在迅猛增涨。

这波“泼天的富贵”还会延续到几时?无澜认为,潮流的风向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她认为这股风能刮到今年国庆,“至于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就要看消费者们,还有网红们、明星们。”

黄榕冰则希望这种现象级的热度能良性地维持下去,“让更多人通过簪花围了解蟳埔女,了解到这批勤劳勇敢、热爱生活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