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的时候,我在一个仓库政治处当宣传干事,一次陪同军区副参谋长到分库检查工作,中途在一处湖边停下休息时,我跳湖救了一个孩子,将军看到了我救人全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7年,几个仓库整编,根据首长指示,在豫东一个仓库政治处当干事的我,奉命调入豫北总库,仍然担任政治处宣传干事。

作为一名基层单位的宣传干部,我的工作除了部署部队的年度政治学习和思想教育、党委中心组的理论学习,还包括组织部队的文体活动,其中一项不成文的惯例,就是首长来部队视察工作时的照相、录像这一类的工作,也是我的职责。

记得我从排长调到政治处当宣传干事后,领导交代说,由于经费紧张,处里的胶卷数量很少,这些胶卷主要用于上级首长来队时的拍照,部队重要的活动、会议的拍照,洗出来的照片留存为档案资料。

但是,那个时候我非常不愿意拿相机,因为我只要一拿起相机,战友们见到后,不论在哪,都希望我给拍一张照片,就连一些干部战士的家属来队,碰见我拿相机,也随口就让我给他们拍一张。

然而,那个时候的照相机,用的都是胶卷,我们处里有一架120黑白相机,一盒胶片黑白120相机是36张,平时主要为干部战士拍证件照片,后来有了彩色富士胶卷,但里面也只有12张胶片,拍一张少一张,非常宝贵。

一次,和我非常要好的业务处参谋刘向北父亲来队,而我又他住隔壁,他看到我拿着相机出门,顺口就让我给他们父子拍一引照片。拍照这样的要求,完全在情理之中,我当时虽然极短暂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拿起相机,给他父亲拍了一张照片,后来,他又让我拍他们父子在不同情景下的照片,我照办了。

随后,我赶紧到办公室,给带部队检查工作的上级业务机关的处长拍照片,但是,主任喜欢拍照,他拿过相机,就给领导们直接拍了起来,没想到刚给领导拍两张,胶卷却没了,拨片开头再也拨不动了。

他愣愣地看着我,小声问:你不是刚装的一卷新胶卷吗,怎么没照两张就没了,当着首长的面,我没有说什么,幸好我还带有备用胶卷,总算完成了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想到,当时主任小声问我胶卷的话,被旁边一起陪同检查工作的业务处宋处长听到了,碰巧的是,刚才我给刘向北父子拍照时,宋处长路过看到了。

下午,刘向北看到我,问我是不是因胶卷的事挨金波主任批了,他还说实在对不起,说完,他递给我一个胶卷,说是中午自己去照相馆买的,拿来让我顶账,我说什么也没接,他直接塞到我的口袋里……

其实,这事,怪不得主任,更不能怪我或者刘参谋,怪就怪那个时候经费少,处里买胶卷,都是算着花的,不像现在数码相机,只要内存能装下,随便拍。

但是,那个时候因为胶卷,我确实得罪了一些人,说我小气,要说也不能怪我,拍照消耗胶卷,洗胶卷还得花一笔钱,洗好相片还得一一送交照片上的主人,但那时我年轻,到政治处时间不长,啥事都在学习摸索中,金主任说我没有管理好胶卷,甚至说我用胶卷送人情,也算是提醒,我并没有计较。

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上级主要首长来仓库检查工作,拍照片消耗掉很正常,而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军区副参谋长到仓库检查工作。

军区副参谋长是军区直接管理我们这些直属单位的最高首长,他一般每年都要到我们这些小散远直属单位转一圈,看一看。

1989年9月18日上午,我们接到直工部电话通知后,说副参谋长率领工作组,将于21日到仓库检查工作,首长一行的汇报材料、检查安排、吃用住行、氛围营造等各方面,按照业务分工,仓库各机关立即行动起来,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

我根据以往惯例,准备了横幅、彩旗这样的东西,另外,一般这种情况3个胶卷就够了,本着留有余地的考虑,我向处里提交了购买5个胶卷的拍照计划,主任很快就批准了,我赶紧骑着处里的自行车,跑到照相馆买了回来,这些胶卷拍完后,还拿到这个店里洗印。

21日,副参谋长一行到了驻地火车站,管理处直接联系车站,接首长的车开上了站台,首长一下火车,直接坐着我们单位的一号车,从车站的偏门出站,直接回到了仓库。

首长一行在仓库的听汇报、参观都按部就班进行,接待工作接近尾声时,首长提出,我们一个分库在300公里外的另一个深山沟里,他想去那里看看长年战斗在

更艰苦环境里的同志们,于是,我们两台车便一大早出了仓库的大门,奔向分库方向。

作为宣传干事,我当时坐在前面的开道车上,开道车上除了我,还有仓库业务处长和一位军务参谋。

从我们总库到分库的路上,中间要途经一个较大的湖,平时,我们到分库来处理业务,一般到这里停下车,下去方便一下,歇下脚,抽烟的同志吸两口烟。

这一天,我们的车照例停在了湖边厕所旁,大家上完厕所,首长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凉亭,就信步走了过去,我们这些陪同的主任、处长都跟了过去,但那一天,军务参谋拉肚子,没有跟过来。

首长一行到了凉亭,立亭远望,山水一色,迷雾茫茫,别有一番山水美意。

突然,凉亭上一个正在玩耍的小女孩却大声哭喊起来,有人掉水里了,救命啊!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这时,大伙才注意到,凉亭里不仅有小女孩,凉亭下面的湖面上,一个小孩在起伏中挣扎。

在场的除了我们一行几个军人外,再没其他人,而我们这些军人中,跟随首长来的工作组成员,有机关一个处长、一位高参,我们仓库有吴主任陪同,现场就我最年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并没有犹豫,随手把相机交给了身旁的业务处长,三步并做两步,直接从凉亭旁边跳入水中,奋力游到小孩旁边,左手把他托离水面,右手划水,努力地向凉亭门边的湖岸边游去。

在游的过程中,我看到将军他们一行,也匆匆往我游的岸边跑过来,机关一位处长抢先下到湖边,向我伸出了手,其他几个人接力,后面一个人拉着前面一个人的手,小孩子终于被岸上的人拉了上去。

万幸的是,小孩落水时间并不长,又恰好遇到途经此处稍事休息的我们,小男孩并无大碍,只是呛了几口水,上岸后,咳嗽几下便没事了。

然而,由于事发太突然,大家都聚精会神往水里看,处长手里的相机一直没人用,等小孩救上岸,将军回头问了一下在场的人,刚才你们这名干部下去救人的镜头,拍下来了没有?

处长马上向将军报告,对不起,刚才只顾着看救人了,忘记手中的相机了。

由于还要赶路,我只得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拧干后放在一边,换上司机后备箱里

的一套工作服,赶往分库。

完成任务我们回到总库后,仓库领导并没有再说个事,我忙着处理手头的事情,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将军回到机关后不久,直工部宣传处却给我们金主任打来电话,询问我当时救人的事情,主任当时虽然在场,但没留下任何照片资料,这事又不能补拍,主任只好把事情经过给宣传处电话先汇报了一下,并让我把事情经过,写成新闻稿传给了宣传处。

过了几天,军区报纸在一版右下角新闻快递栏目,把我那天救人的事以“豆腐块”的形式发表了出来。

这件事情过后,不知是库里给我们政治处拨款了,还是首长有指示,我们那个已经老掉牙的相机也进行了更换,不仅如此,就连胶卷,库里明确工作需要多少,就购买多少,不必刻意节省。

于是,我专门打个请示件,出去购买了一台2000元的尼康相机,就连闪光灯和三角架也换了一个新的。而那时,我这个副连职干事,每个月的工资才267元。

所幸,之后我的胶卷不再用得那么扣了,胶卷也才开始为干部战士留下了难忘的军旅影子。

到年底的时候,库党委在研究干部战士立功授奖问题时,仓库吴主任提出了在陪同首长检查工作途中我跳水救人的事情,并且转达了军区副参谋长的指示,说你们一个宣传干事,在关键时候勇敢地跳下湖水救人,说明你们平时的教育工作有成效,这件事值得表扬和学习!

后来,在仓库年终工作总结表彰大会上,我戴上三等功立功人员才佩戴的红花,仓库的宣传栏里,留下了我一张戴着三等功证章的照片,而这张照片,是我作为宣传干事为数不多的个人照片。

人生当中的许多偶然,可能会成为一个契机!

军队过紧日子的那个时期,确实挺难!

只要你有所作为,部队不会埋没功劳,更不会埋没人才!

【部分情节虚构处理。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