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代哥处理完云浮的事情,从深圳回到北京,这天下午接到李满林打来的电话,拿起来一接,哎,三哥,大哥忙什么呢?

什么也没忙,才从深圳回北京。

哥和你说点事,这两天有没有时间?

有时间你要干什么?

我寻思到北京,带个朋友过去和我说,好几回了,挺崇拜,你崇拜我谁呀?

社会上的不是社会上的老侯大哥一听老侯崇拜我哥,你竟和我闹,老侯能崇拜你吗?

老侯要是崇拜也得崇拜我。

大哥问,那你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侯的儿子侯军和我说好几回了,一直想去北京看看你。

我寻思给你打电话,问问你对这人印象怎么样,你要不认识,我给你带过去接触接触。

我觉得人不错,听仗义大哥说,行,来呗,什么时候来?

大哥你要方便的话,我明天就带他过去,预计中午就能到。

那行,你过来吧,明天中午我等着你,小候能不能喝,没什么酒量,和我喝酒的时候,两瓶啤酒肯定就撂倒了,那我这边看着准备吧,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提前告诉我哥,什么也不用准备,过去看看你,和你坐一会就行。

那行,我等你。

电话一挂,军子在旁边问三哥怎么样?

代哥答没答应。

满林一点头,答应了。

大哥答应的话,咱俩明天就去呗。

满林说,咱俩明天过去溜达一圈,挺给面子,说和你接触接触,认识认识。

三哥,我给买点东西,你看大哥喜欢什么?

满林一摆手,不用,他什么也不缺,咱们这次过去喝点酒,聊聊天,认识认识,以后有机会你们单独接触,你愿意买再给买,第一次去空手也不好看。

三哥这样我自己看着安排,那我不和你犟了,你喜欢买啥就买点啥吧,不用太贵,都自己家哥们。

军子一点头,转身就走了。

侯军从满林的天地豪情溢出来,跑到金店买了100多万的首饰。

第二天早上6点多,满林和侯军坐车往机场去。

刘富平给开车。

军子说,三哥,我没别的意思,你说要是见到大哥了,他人怎么样啊?

反正我对大哥一直挺仰慕的,人可以非常好,大哥那种气势足不足不足,我平时叫他大篮子,你说能不能足?

军子一懵,叫什么大篮子,就是长身上那个篮子。

满林一点头,对呀。

怎么能给起这外号呢?

长得像还是怎么的,也不是,就是玩笑呗。

三哥,你这玩笑不好,尽量这玩笑少开,哪有那么开玩笑的?

那东西长得黑不溜秋,大哥,我见过一回,挺白净啊。

曼丽一摆手,你也是实在,那就哥们之间闹笑话呗,你可不能乱说。

我可不能,我叫代哥。

下午4点抵达北京,代哥带着王锐开着劳斯莱斯去省道口去迎接。

看到满林的车开过来,代哥一摆手,把车一停,满林从车上下来,和代哥一握手,三哥,欢迎你呗,哎呀,哥,你这一天我介绍下,这是侯军军子,军子往前一来,和大哥一握手。

大哥,有次你在太原吃饭,我见到过你,当事人也是多,我想过去敬酒,没敬上也是挺遗憾,这回可算见到本人了。

你好,兄弟,欢迎你过来,早就应该来,一直也没有机会,承蒙大哥不嫌弃,和我见一面,代哥一摆手,走吧,先吃饭去,边吃边聊。

说着话,两台车奔着市区开往王府井酒店,一停,往包厢一坐,酒菜上挤,大哥把酒杯一举,军子远道来,我和满林就不用见外了,我敬你一杯,别别别,大哥这话应该是我说,怎么说呢?

哥,我没别的意思,我没想到大哥你能这样。

我那样就挺好的,大哥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什么意思,挺仁义,大哥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有能用得到军子的地方,你说一声,你看老弟怎么对你就完了。

今天这一见面,我感觉带个老好了,值得去交劲。

哥我也不能喝,平时我和我三哥两瓶啤酒基本到量,但是今天我无论如何把你配明白。

满林一瞅,你把大哥赔明白,你知道大哥什么粮?

军子一摆手,三哥什么量,不管了,这瓶茅台我吹了。

大哥一摆手,哎,兄弟,满丽一听懵了,军子,你别这么喝,军子拿着茅台,几口就给吹了。

喝完擦擦嘴,自己一摆手,大哥,趁着我现在有点意识,一会,我不是吐就是喝睡着了,趁着我还能说话,大哥,以后我就是你弟弟,有事你就说话。

大哥一瞅,行,那兄弟,我趁着你清醒,我也吹一个,哥,那我就啥不说了。

代哥拿着一瓶,两口也给吹了,俩人争分夺秒的喝,不到10分钟,军子喝得迷迷糊糊,跑到旁边沙发坐着。

哥一摆手,满林,一会咱们去陈洪那再坐会。

满林一瞅哥,不行,不去了,我带军子回酒店吧,你看喝那个样,眼睛都直了,看你皮鞋呢,看半个多点了。

大哥一瞅,军子,军子,哎,哥,没事,你鞋带开了。

军子,你洗把脸,咱换个地方坐会一会,别喝了,哥安排喝点饮料,没事,哥,我和你去,去哪我都跟着,不用管我喝你们的。

说着话,从王府井出来到红物业总会已经晚上9点了。

往屋里一进,陈红给安排的卡包刚要坐下,邹庆在旁边一摆手,代哥,代哥一瞅,哎,邹静大哥,你刚进屋,我就看见你了。

邹庆往过一来,三哥满林和邹庆一握手,哎,大庆精神呢,是吗?

最近头型方面挺看重形象,我一直向代哥学习,以代哥为标杆。

大哥一听大庆你来朋友了,我来你这喝酒来。

大哥不没有别人吗?

没有别人,那我在你这桌喝了,正好我想三哥了,我陪三哥喝点。

大哥把军子和邹庆相互一介绍,邹庆也挺客气。

邹庆那桌一共十五六个人,有三四个人和邹庆一起过来的,其中有一个姓王,叫王宇,也确实喝多了,梳个小背头,有种谁都瞧不起的感觉,看谁都斜眼看。

邹庆把人和代哥一介绍,王宇和代哥一握手,你好大哥,你好兄弟。

东城加代南城是谁啊?

南城好几个人呢?

大哥,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庆哥,我听着这意思,东城加代南城谁的,西城谁的,和射雕一样不?

喝什么射雕啊,射雕不是什么南地北丐,东邪西毒吗?

我这一听,东城夹的南边是谁北边谁啊?

邹庆一指,你别喝点酒整事啊,你看我就闲的问大哥,不能生气吧?

大哥一摆手,不能,不能做着兄弟,一会咱俩喝点。

大货往卡包里一坐,互相喝两杯酒,认识认识陈洪给安排的女孩。

王宇挨着军子坐着,军子往那一座直晃悠,喝多是真喝多了,但是没吐。

王宇一瞅,哎,哎,军子一转头,哎,你好,哥喝多少?

喝成这样,梅梅和我哥喝的,给我哥陪,高兴的达到目的了,老弟,挺好玩的,咱俩喝一杯呗,我敬你一杯,听口音不像北京的,我,山西太原的王宇把酒杯一拿来,我敬你一杯。

军子一瞅那个。

怎么的?

咱俩整一杯呀?

哥,我喝不了太多,我少整点。

说完俩人一碰杯,军子喝了半杯啤酒,王宇一指,你干了呀?

哥,我真喝不下去了,不是你干了,哪有和人碰杯说不干的?

你不尊重我呀?

哥们,我叫王宇,这片我还行,一左一右挺好使,听懂没?

快点把酒干了,不是哥,我喝不下去了,我要喝下去容易吐,这场何大哥朋友都坐着呢,不好看,谢谢大哥,不喝了。

王宇朝着小军肩膀打了两架,哥们,你快点的,没这么做事的,快点喝了,你要不喝的话,我可在这给你两句,而且我真不高兴了。

不是,我正说着话,大哥在旁边也听见了。

大哥一瞅,军子喝什么呢?

不能喝,别喝了,哥们愿意喝,你自己喝吧。

王宇一听,怎么了?

大哥,来,朋友,我敬杯酒不行啊,他不能喝了,再说你敬的酒你一口没喝呀,那你先干了。

王宇冷脸说,大哥,你这是行,不喝不喝吧,真牛逼啊,代哥朋友没瞧得起人呢。

老弟,你说谁呢?

什么?

我说谁,我谁也没说怎么的?

大哥,我说的不对啊,我敬酒他没喝,我给两句不正常呢,不让喝就不喝呗,我就走,能咋的?

老弟,你和谁这么说话呢?

我和谁这么说话,我也说习惯呢,大哥,你什么意思?

代哥呵呵一笑,邹庆啊,这是你领来的邹庆,王起一战,哥怎么了?

大哥一直没怎么的,这哥们唠嗑挺硬啊,你知道我谁不?

王宇说,你不是东城加代吗?

怎么的?

大哥一瞅,你再说一遍。

王宇呵呵一笑,翘你娃怎么的?

大哥朝着王宇,脸上就是一个嘴巴子。

邹静往前一来,哎,大哥,别别别,大哥拿手一指翘你娃小崽子军子迷糊的往起一来,哎,大哥,别别别,怎么了?

哥,我喝酒就完了呗。

王宇捂着脸,拿手一指翘你娃家的,你真牛逼啊,知道我谁不?

代哥把酒瓶子往起一拿,朝着王宇脑袋上一扔,邹庆把王宇往前一推,你快走吧,王宇正好一推,直接打太阳穴上了。

王宇一栽歪,满头西瓜汁。

邹庆懵逼了,代哥一瞅,小崽子,你和谁装逼呢?

陈洪带着10多个内保往过一来,看了一眼代哥哥,怎么了?

大哥一摆手,没事,你们忙,你们的四五个王宇的朋友往过一围,叫你娃,谁打的呀?

大哥抱个膀说,我打的怎么的?

王宇怎么了?

你打他干什么呀?

你再说一遍。

说着话,大哥往前一来。

邹庆一瞅,赶紧滚,给他抬走,快点,快点,邹庆往前一拦,大哥,别打,别打,银行的人,今天晚上和我来喝点酒,我真是没有别的意思。

说着话,邹静朝着自己脸上打了一下,大哥,全怪我了,喝点酒装牛逼了。

邹静朝着小军作揖,哥们,对不住了。

小军把酒杯拿起来,一饮而尽,咳了一声,我干了。

满林一瞅,不是,这都什么时候吃了,人都打完了,你给干了。

小军一摆手,大哥,我干了,别打,别打了。

大哥回头指着邹庆,我告诉你,大庆,今天要不是你在,你看我揍不揍他。

邹庆点着头,是,是,哥,我明白。

说着话把王宇给抬走了。

大哥往过一坐,看了一眼满林,满林说,哥,你这气性真大,满林朋友和你来的那人,我说不好听的,我都不认识,我不要不揍他,丢的不是咱们的脸啊,军子一听,哥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太向着我了,大恩大德无以回报。

大哥一摆手,哥们,你快休息一会吧。

转头一瞅满林,咱先走吧,军子喝多了,给整回去吧。

满林一点头,代哥陪着满林把军子扶到酒店房间。

代哥回家的路上,邹庆打来了电话,拿起来一接,哥,你消消气。

王宇就是个小孩,不懂事,他没有什么坏心眼,也没有恶意,就是性格比较耿直,说话不过脑子,可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大庆,你告诉他,今天打得算轻的,要不看你面子,污他都出不去。

记住没记住了,哥,你快回家休息吧,我看你也没少喝,我一点没喝多。

邹庆,我再提醒你一遍,不是哥说你交点好人吧,明白哥,我吸取教训,我心里有数了,怕电话一挂。

代哥到家楼下,把门一开,拿着两个皮箱的金银首饰放到桌子上,一打开,静姐一瞅,干什么呀,送你的?

静姐一愣,不是加代你去金店上货去了,朋友来了,也不知道买的什么,可能也是去金店随便挑的,你看看哪个能带你就带上,带不上的就收起来留着吧。

第二天上午9点多,代哥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迷迷糊糊的一接,哪位加代,我王宇,你谁啊?

你昨天晚上打谁了?

你知道不?

大哥一听,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把我打了,这事咱是不是得聊聊,怎么聊?

加代,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有点关系,挺牛逼。

12点王府井四楼包厢,你过来咱俩谈谈,你别不敢来。

大哥说找社会了还是找谁了?

你别管找谁了,我把圈子里的哥们都叫上,你敢不敢来?

多余的话别问,你要来把事谈明白。

我要是不来呢?

你要是不来,加代,我告诉你,这是打了,老弟,我还是打你打轻了,中午12点你等我,我看看你把谁找来了。

怕电话一挂,代哥想着带丁建去,但是一寻思用不到,也不想让丁建在四九城拿着五帘子绷着,思来想去,代哥拨通了电话。

大志哥,怎么呢?

你在哪呢?

我才起来在家呢。

我爸把我摩托骑走了,他说去市场,我估计应该去歌厅了,那我让王锐接你去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