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说:“不用说了。我挺佩服你的勇气。在香港,我刚准备站起来,你一把将我摁住了。你宣哥要是不打电话,我还想不到你们是哪进而来的呢。这回我全明白了。老崔和老黄安排的人,是宣哥派去的,是不是?老弟,我要听你告诉我。”

阿勇看了看宣哥。宣哥说道:“阿勇,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派你去了?”

“代哥,是他让我去的,让我带几十人去帮老崔和老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听,“行了。兄弟,我就愿意听你说点实话。兄弟,不为难你了。我要是把你的手脚卸了,也没多大意思。说实话,你当时挺狠的,在香港给我吓了一身冷汗。你代哥也是人。有这句话就行了。来吧,一会儿带深圳去。把宣哥也带走。燕姐,今天晚上代弟就不陪你们了。我先走一步,回深圳。第二轮就免了吧。明后天,我组个局,大家都去。各位,实在对不住了,告辞了。”

加代领着一帮兄弟,老宣和阿勇被架着,身边数把响子顶着,下楼了。阿勇带的三十来人全被丁健逼跪在走廊里。

老宣叫来的人还有几十个在楼下,眼看着老宣被架着下来,一个个懵B了。

“那是宣哥吧?”

“好像是。”

“那我们上不上?”

“怎么上?宣哥在人家手里呢。”

“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宣哥被 带走啊?”

“那怎么办?要不你上去救!”

“我他妈是救不了,我连响子都不会放。你有响子,你上。”

“我怕我一响子把宣哥送走。我救不了。”

“那我们怎么办呢?”

“为宣哥祈祷吧。”

宣哥和阿勇被带上车,往深圳去了。代哥的车前脚走,后脚这帮老弟也都走了。

这帮兄弟回去的路上看到了大广,“广哥,回去吧。宣哥一身西瓜汁被加代带到深圳去了。估计够呛能回来了。回去吧,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去。我跟你说好话,别去了,没有多大意思,走吧。”大广也回去了。

车还没出珠海,老宣昏迷了。加代怕老宣死在半道上,又调头把老宣和阿勇送去了珠海医院救治。天亮的时候,两人包扎好了。加代让兄弟重新把两个人抬上车,往深圳回。

到了深圳,送到罗湖医院,安排在一个病房。下午,老宣醒了。加代来到病房,说:“宣哥,现在你在深圳罗湖医院了,这把你是走不了了。不着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兄弟,你说。”

“当时老崔和老黄把我骗香港去,是从你手里调的人啊?”

“兄弟,我糊涂了。当时他也没跟我说要打你。他只跟我说用点兄弟到香港去办个事。我但凡知道一点儿,你说我能吗?”

加代说:“这个理由找得非常好,我想到你会这么说的。我来接着问你第二个问题。那你后来知道了,怎么还好意思出面摆事呢?希望能和解呢?”

“我不是想我能有点面子嘛?在珠海这些年,我毕竟也是老大哥了。或多或少见到我都得给点面子。我以为你能照顾我的面子,没想到你一点没惯着我。”

“哦,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今天?”

“我......我也想过。后来我告诉我自己,你应该不会打我。”

加代说:“大哥,这事现在既然发生了,我差点死在你手里。现在你也还活着呢,我们怎么解决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也不知道。”

加代说:“不知道不行啊。不管怎么说,要有个说法吧。”

“我给你钱呢?”

“多少钱呢?”

老宣说:“我手上可能还有个几百万,我就都给你得了。”

加代一听,“大哥呀,这样吧,我也不跟你多要,两千万。你给两千万,我就放你一马。你要不能给,这事解决不了。”

“我没有,我没有那些多钱。”

加代问:“怎么能有?”

“怎么我都没有。”

“肯定是没有?”

“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把电话打给了金三角的杨坤,“坤哥。”

“哎哎哎,老弟啊。我给你送个人。”

杨坤一听,“啊。这个,怎么送这个礼物呢?”

加代说:“这个人欠我二千万,你帮这钱要回来。剩下全给你。”

“什么人?”

“一个老痞子,我差点点死他手里。”

“啊,那行,那你送来吧。我不管是什么人,我正好缺个做饭的。”

加代说:“原来做饭的人呢?”

“他现在行了。现在给我开车呢,车开得还挺好。”

“啊,那行。”

加代又把电话打给了钱国辉,“国辉啊,我给你送个人。这小子是珠海这边社会上的,在香港差点把我打死。送给你,你不用打他,你让他感受一下在你手下生活的滋味。但是不能给他放回来啊,一直给我圈着就行。”

“啊,行。”

老宣被送去了金三角。阿勇被送去了佳木斯。

半个月左右,坤哥给加代打来电话,“兄弟啊,我把两千万打到你账户了。”

加代一听,“谢谢你啊,坤哥。”

坤哥说:“你不要谢我,我要谢谢你。这老痞子有的是钱。”

加代问:“有多少钱?”

坤哥说:“给我拿出一个亿。”

“哎哟,我艹......”加代有点后悔了,当初没多说一点。

钱国辉从阿勇手里也榨出了七八百万。

老宣去金三角一个月左右,康哥的管家老袁也知道了,给加代打电话,加代没给面子。后来老袁通过其他关系把老宣弄了回来。

回到珠海后,老宣的名气、财力、身体状况一落千丈,淹没在凡尘之中。

经历这事后,江林问:“哥,你上香港吃这亏,到底因为什么?”

加代反问:“能因为什么呀?”

江林说:“哥,这是不是就是人性?”
“那可不就人性嘛。老黄当年跟我多好啊?我刚进广义商会的时候,他多讲究啊。帮了我不少忙,我也帮他不少尽快。后来他退出广义商会了,谁能想到他会这样呢?以后长个心眼吧。”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当你比别人好的时候,眼红你的人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