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在包厢里的都是聪明人,知道这种情况下不需要打圆场了,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家心里清楚,能劝得了的话,加代都不会来,苏燕就能摆了。苏燕打了电话,加代还过来了,这事也就没有人能摆了。

老宣打了十来个电话以后,把电话往桌上一扔,说道:“你等着。”

加代问:“打完了?”

“打完了。”

加代问:“能叫多少人来?”

“我最少叫五百人。”

加代一听,“真的假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的。加代,你现在给我服软,还来得及。你这一下打我好几个嘴巴,把我嘴角打裂了。我最少叫五百人来。你们其他人也是,我平时拿你们当哥们,这时候没有一个向着我的。打有的时候,你们拦都不拦,劝都不劝。真他妈白眼狼。加代,你等着。”

“行,你打完电话就行。什么时候到?”

“快,最多半个小时。牛逼的话,你在这不走。”

“我不走,你也别走,你陪我在坐着。”

“什么意思?”

“让你在这坐着,你就在这坐着。”看向其他人,加代说:“来,代弟提一杯,大家在这看都看累了。”

老宣抬起屁股,加代说:“你不许走。”
“不是你说的吗?我人不到齐都不打我,我下楼看看不行啊?”

“不行。你在这坐着。等我把他话说完,把酒喝完。各位,都是我的哥哥,姐姐,有几位的不太熟悉的,代弟敬你们一杯。这事我也不做解释了,以后我们处我们的,该是哥们儿是哥们儿,一会儿喝完酒,想走的,可以走。愿意跟代弟回深圳的,代弟到深圳请第二顿,也算给各位压压惊了。来,代弟敬各位了。”

从加代的脸上一点看不出紧张和担心。苏燕来到加代身后,伸手一拽,“代弟,听姐的,别在这等着了,你走吧。他一个老痞子,喝多了,你跟他一样干什么呀?一会儿真要是叫来几百人,犯不上。为了要个脸,要个面子,这架打得不值得。你听姐的话,行不行?真要再装B的话,不用你说话,我把你勇哥找来。就他这样的,见到你勇哥,都得跟哈巴狗一样。”

“姐,话我都说过了。”

“一会真来几百人,你怎么办?别人不知道你,你姐还不知道你吗?”

“姐,你先回去坐着去。”

苏燕说:“你能不能听点话?”

“姐,你先回去坐着,行不行?你听代弟的话,你先回去坐着。”

“不是,你这小子.......”

加代一推燕姐,“回去坐着去。”

老宣说:“我能下楼吗?”

“没人不让你下楼呀!你下楼呗。”

“加代,你......”老宣的电话响了,一接电话,“哎,阿勇。你到了啊?好,我这就下去。”放下电话,老宣说:“加代,我兄弟到了。牛逼的话,下楼比量吧。”

“都到齐了?”

“基本上,前后不差五分钟。”

加代说:“行。到齐的话。我就得履行我的诺言了。我说了不到齐,我都不打你。”

老宣一听,“什么意思?”

“到齐了,我还留你有什么用?”说话间,加代拽出短把子,呯的一声,打在了老宣的肩膀上。

所有人为之一震,老袁都看笑了。

随着一声响,走廊进而加代的五六十个兄弟冲进了包厢。加代摆手示意兄弟们保持镇定,来到老宣身边,加代问:“阿勇是什么人?”

让人想不到的是,老宣自扇耳光,痛哭流涕地说道:“兄弟,宣哥不是人。宣哥上有老,下有小,你让宣哥走吧,宣哥以后一定不会找你了。你别打宣哥了。”

“我问你阿勇是谁?哪一个可勇?”

“就是香港的那个阿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听,“你把那阿勇给我喊来。其他人不用叫,你让阿勇来包厢找你。”

“他上来,换你下去。如果他不上来,我把你从十楼扔下去。”

“兄弟,你叫我干什么我干什么。我打电话。”老宣拨通电话,“阿勇啊,你上来找我,快点。”

“宣哥,加代是不是在楼上?”

“你上来吧,我在包厢等你。”

“好嘞,宣哥。”

宣哥放下了电话,说:“兄弟,行了吧?”

“行。”加代说道:“健子kq就是在香港奈斯酒店摁你哥肩膀的那个人。”

“哥,我明白了。”

阿勇带着三十来个兄弟分乘两部电梯上来了。轿厢里,身高一米九十多的阿勇说:“一会儿进去别给宣哥丢脸,都狠实点,俏特娃,我们......”

电梯停住了,电梯门叮一声徐徐打开,阿勇等人面对的是一排黑洞洞的管口。丁健说道:“跪下!”

兄弟们一下子愣住了,阿勇一闪身,喊道:“摁电梯!”

丁健响的一响子,阿勇应声倒地。随即响声一片,电梯里的十来个小子全部倒在了西瓜汁里。郭帅把电梯门一挡,兄弟们把电梯里的小子拽了出来。丁健问:“哪个是阿勇?”

一个小子手一指,“那个是阿勇。”丁健一看阿勇已经昏迷了。郭帅一薅头发,把阿勇拖进了包厢,“代哥,这就是阿勇。”

加代转头看了一眼,确实是。转头看向老宣,“宣哥,这是你头号大兄弟,是吧?”

“加代,你把我送医院吧。”

“我问你话,这是不是你头号大兄弟?”

“是。兄弟,你把我送医院去吧,再晚去一会儿,我恐怕就不行了,你看我流了多少西瓜汁。”

加代一摆手,“你先等一会儿,不着急。”加代让兄弟用白酒往阿勇的脸上喷了一下,把阿勇弄醒了。加代蹲在跟前,“老弟呀,还记得我吗?”

“代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