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燕绝对是一个讲究人。生活中很多亲姐和亲哥未必能做到这样。如果当晚苏晚什么也不说,可能加代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会是另外一个结果。

没等苏燕往下说,加代说道:“燕姐,说实话,这事宣哥确实帮我不少大忙。我在回家之后我才回过味来。今天晚上你不给我打电话,我还想明天早上给宣哥打了个电话,给宣哥说声不好意思,道个歉。轩哥为这事确实也是操心了。这样吧,姐,正好今天晚上大家都在,你们慢慢吃,我现在就过去。我过去当着众人的面,给宣哥赔个不是。回到家之后我才想明白宣哥真就是为我这事操碎了心。”

“老弟,今天晚上人多,你就别来了。不行的话,你明天单独找宣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人多正好,都是朋友,也没有外人。我去。你等我一会儿。姐,大家别着急走。”

“老弟......”

加代已经挂了电话。老宣说:“哎呀,你叫他来吧。小孩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怕明知道自己做错了,还犟,那人就不可交了。老哥是过来人,社会这些年,我什么人没见过?加代这小孩这样做是非常好的。他一会儿来,我让他给我敬三杯酒,行三个礼,我就原谅他。我们该吃吃,该喝喝,这事说开就行了。加代能有这个态度,这事就过去了,也不要提了。”

大家接着开始喝酒了。两杯酒下肚,老宣说:“艹,一会儿等加代来了,你看我怎么说他。”

两个小时不到,包厢门一开,加代进来了,大家纷纷打了招呼。老宣叫道:“代弟啊。”

“哎,宣哥,久等了。”

老宣说:“说你是为了教育你,是为了你好。拿你当亲弟弟才说你的。换作别人,你宣哥不打他啊?昨天晚上你兄弟江林走的时候,看到我了,我都没好意思说。有些话,真的,我不说。正好你姐在,你听你姐的。燕儿,你跟他说两句。”

“代弟啊......”苏燕刚要说话,加代一摆手,“姐,你等一会儿。”说话间,加代绕着大圆桌径直来到是宣哥身边。加代说:“宣哥,我想问问你,大家都知道香港的事了吧?”

宣哥一抬头,“不是,有话怕说,有事怕谈啊?本身你这事做得也不对呀。再一个,大哥把跟大家说说......”

加代甩手一巴掌打在了宣哥的脸上。宣哥一捂嘴巴,“哎,我他妈......”

加代拽开老宣的手,朝着鼻梁咣的一拳,西瓜汁出来了。加代薅着老宣的头发,顺手从桌上抄起菜盘,朝着老宣的嘴咣咣两下,菜盘打得稀碎。

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老宣趴在桌上,捂着嘴。加代呵呵一笑,对大家说:“老哥,老姐们,见笑了。代弟还要修炼,脾气要改。我这脾气现在还是沾火就着。正好大家都在,我把事说清楚。我为什么打他两个老弟?他们在香港准备把我绑了。好几十人把我围着了,要不是我带的兄弟扛个煤气罐救我,我就死在香港了。我就这一句话,相信你老弟的,就相信,不相信的,随便你们。这样吧,我来晚了,我自罚一杯酒。”说着话,加代倒了一满杯白酒,干杯了。这杯酒下去,加代转过头,“宣哥,宣哥!”

老宣手捂嘴巴。加代说:“把手放下来!不然还打你。”

老宣把手放下了,已经鼻青脸肿了。加代说:“听着,跟你说两句话,这么大岁数了,我不想跟你怎么的,听懂没有?你别逼我。打你这样的,轻而易举。你以为你认识两个人了。”你要不服气,我在酒店等你。你把你弟兄叫来,今天晚上我就揍你。你要说你敢,就比量比量。你要说你不敢,以后把你嘴不好的毛病给我改了。什么话都敢说呀?你他妈算个什么呀,也配说我加代?记没记住?”

老宣看着加代,嘴角抽动着。加代手一指,“你不用这个眼神看我,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记没记住?”

“我记不住!”

加代一听,“记不住是什么意思?”

“牛逼的话,你让我把人叫来,你让我认识认识你。”

加代往椅子上一坐,说:“你打电话吧。”

苏燕赶紧喊道:“宣哥,宣哥......”

加代一摆手,“燕姐,你不用拦着他。”转头看向老宣,“打电话吧,你把你认识的哥们全喊来,我就坐在这等你。”

老宣拨通电话,“阿勇啊。”

“哎,大哥。”

“你来酒店找我,你把我们家兄弟全叫上。你把小发、大广他们全叫来,来酒店门口找我。你老哥今天晚上要跟深圳加代打生死仗。”

“行,老哥,我这就赶过去。”

“我在酒店等你。”宣哥放下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打完了吗?如果没打完,接着打。你把认识的都叫来,我不欺负你。你少叫一伙,我都不打你。你人没到齐,我都不打你。行不行?”

老宣再次合起电话,“你们在麻将是吧?别玩了,来酒店找我。不是买了十把微冲吗?把微冲拿来。对,再搬两箱香瓜过来......”说这话的时候,老宣的眼神不断瞟向加代。

加代抬手就是一巴掌,老宣差点摔倒在地。加代说:”“你要能打,你就好好说话。你不要瞟我,听没听见?你给我好好说话。我不是让你叫人。”

老宣说:“我叫人的时候,你别打我。”

“行,我不打你,你叫吧,接着叫。但是别他妈瞟我。你吓唬我呢?你接着叫。”

“你说的啊!”

“我说的。你打电话。”

在场的人,都能看明白加代动真的了,今天晚上肯定要打老宣了。他们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