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星光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曾经因为对“它”的误判,

导致我们付出了上万亿的代价。

那场波云诡谲,

埋葬无数国人辛酸的溃败之后,

有一位巨星站了出来,

曾经他两次冒死,

守护了我们三十年,

后来他不顾一切,

为中华所有人托举起了明天!

他叫,顾诵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0年2月,顾诵芬降生,

寒冬时节踏雪而来,

命中注定是为了这天下,

要背负这人间。

他五岁爱扛枪,

七岁生宏图梦想。

那年七七事变,

日寇的战机划过头顶,

丢下罪恶的炸弹,

爆炸所产生的火光,

和浓烟仿佛近在咫尺,

玻璃窗被冲击波震得粉碎。

顾诵芬仰望苍穹,

追着硝烟愤怒大喊:

我长大了要设计飞机,

保卫祖国不受侵略不受屈辱!

高中毕业,

他一口气报了三所大学:

浙大,清华,上海交大。

志愿是清一色的航空系,

他的成绩太出色了,

被三所大学同时录取。

1951年,

顾诵芬自上海交大毕业,

被分配到了沈阳航空工业局。

那会新中国穷啊,

搞航空无异于痴人说梦。

老大哥苏联又送图纸又送材料,

友好的和啥一样,

可是,当糖衣纸褪去,

内里包着的却是一颗“苦果”,

他们不教我们设计,

图纸也一知半解,

没有核心技术,

全然满盘无用,

我们拿什么保家卫国?!

在每一个像这样的历史关头,

在每一个一筹莫展的十字路口,

有的时候,所谓天降的国运,

其实就是一个人。

顾诵芬,

这位生来就是航空领域的天才,

作为沈阳飞机设计室气动组组长,

吼出了气吞山河的壮语:

“仿制而不自行设计,

就等于命根子在人家手里,

我们没有任何主动权!”

再无出路,唯有血拼,

在没有任何指导参考文献,

经验技术极其匮乏的条件下,

他居然只带着一群,

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设计团队,

凭着几个三角板、曲线板,

小风洞、废针管,

就设计出我国首型喷气式飞机:

歼教1!

这是新中国第一架自行设计制造的,

喷气式飞机,

当时周总理知道这个好消息后,

激动无比,但还不宜公开,

只好说了一句:

告诉这架飞机的设计者们,

以后他们要做无名英雄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顾诵芬,

后来做了快60年的无名英雄。

他完成了中国首型初级教练机:

初教-6飞机气动布局的设计,

首次建立起了,

超音速飞机气动力设计体系。

1964年,

国外飞机不时侵犯我国领空,

空军急需新型战机保家卫国。

在这种时代紧迫感下,

歼-8战斗机立项。

不幸的是,

总设计师黄志千突然遇难,

于是作为副总设计师的顾诵芬,

和其他几名骨干临危受命,

担当起总设计师的职责。

这位工作狂,

拼起来完全是不要命。

在试飞试验中,

歼-8飞机出现抖动,

当时发动机开启100%转速开动,

产生巨大的吸力和高温,

人一旦被卷进机尾,

就是粉身碎骨。

就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

顾诵芬冒死跨过试飞警戒线,

站在高速运转的机身后头,

靠手中毛线的飘动状态,

找到了问题所在。

只是,

要解决这个跨音速抖振问题很难,

举步维艰,十年未解。

顾诵芬长时间超负荷工作,

不慎摔倒后失去知觉,

清醒后再次陷入昏迷。

医生把他救回来,

他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决定自己随战机上天观察。

年近半百,大病初愈,

他其实已经不具备空勤身体条件,

更何况还有潜在的坠机风险,

可是很显然,

顾诵芬再一次不顾一切。

他乘歼教-6战机起飞,

紧跟歼-8试验机,

观察贴在歼-8身上的毛线流动情况,

两机间距不超过10米,

这么近的危险距离,

稍有不慎发生碰撞,

后果不堪设想!

毫无畏惧的顾诵芬,

最终凭细致的观察,

破解了这十年抖振难题。

业内对他就两个字:叹服,

要知道,

一个总师坐歼击机上天,

放眼全球飞机研发界,

那都是极为罕见的!

就是这样的拼命和努力,

换来了歼-8的成功首飞,

这是第一架,

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高空高速战机!

1980年12月,歼-8交付部队,

苍穹之上,

它守护中国人30年!

随后,顾诵芬被任命为,

歼-8Ⅱ飞机的总设计师,

因为对歼-8系列的重大突破贡献,

世人誉他为:歼-8之父。

而就在他为航空拼搏的同时,

中国发生了另一件大事:

第一架国产大飞机运-10,

成功首飞!

运-10的出现令世界无比震惊,

它颠覆了欧美想象,

被称为划时代的航空工业明珠。

这架国产大飞机,

是一代人的欢欣和希望,

只是首飞后的遭遇,

却令所有人始料未及。

由于资金出现大量缺口,

再加上国外利益集团掣肘和阻挠,

运-10研制被要求突然停顿。

其总设计师马凤山为此四处奔走,

几经跌宕,

可运-10终究难逃悲凉命运。

第二年计划彻底终止,

它躺在上海飞机制造厂里,

逐渐锈蚀成了一堆废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代国产大飞机,

如此魔幻结局,实在可惜,

更令人痛惜无比的是,

后来,

因为对大飞机发展方向的误判,

我们付出了更为沉重的代价。

在大飞机发展路线上,

我们决定先和美国麦道公司合作,

再和空客合作研发。

可是第一步就因误判走错了,

麦道因为本身飞机设计短板,

后来被波音一直吊打,

最终因资金断裂被波音收购。

原本我国要和麦道合作的大飞机,

就此宣告全面停产。

波音和空客等航空公司趁此机会,

挤满了中国的蓝天,

赚得是盆满钵满!

空客更是狮子大开口,

张嘴就是10亿美元的技术转让费,

还不愿意给具体的技术转让内容,

明摆着就是欺负你中国没大飞机!

而当年为了给麦道的飞机腾地,

把运-10生产线上的所有装备,

包括型架都当成废品全部卖光,

马凤山等人,

耗十年搭起的本土生产线,

就这样一夜之间消匿不见,

技术资料损毁殆尽,

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人才,

也纷纷流失,

“几十年没有研制飞机型号,

年轻人全部跑光了,

从事其他的工作,队伍溃不成军。”

这是运-10最可悲的地方,

从平台到团队,再到生产线,

都彻底消失在错误的发展路线上!

总设计师马凤山,

亦郁郁而终……

后来几十年里,

用于购买国外大飞机的钱,

粗略算来上万亿,

此事令人痛心疾首,欲哭无泪!

马凤山

教训如此沉痛,

但也总是有人,

执着于此,没有放弃。

当年上海交通大学航空系,

走出过三位“中国之光”:

一位叫屠基达,“歼7战机之父”,

一位是马凤山,运-10总师,

还有一位,就是顾诵芬。

马凤山带着遗憾走了很多年后,

顾诵芬,

成为新一代国产大飞机的推动者。

2001年,

国内因为新一代国产大飞机,

争执不下。

71岁的顾诵芬为此奔波数月,

整理出调研结果:

军用大型运输机,

有70%的技术,

可以和民航客机通用。

如果中国能造出军用大型运输机,

那么必然有能力,

制造出民用国产大飞机!

当时,

很多人并不同意搞大型运输机,

但顾诵芬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持。

因为,

这是国产大飞机崛起的关键一步,

这是曾经无数人的遗憾和期盼!

他一定要圆此凌云志,

立马白云间!

在他作为试飞评审专家,

在他不断努力和推动下,

2013年,

国产军用大型运输机运-20,

成功首飞。

也是到首飞那天,人们才知道,

原来顾诵芬,

竟一直患有直肠癌……

殚精竭虑的日日夜夜,

也是他受病魔折磨的日日夜夜!

而运-20的成功,

令中国拥有了制造大飞机的能力。

四年之后,

万众期盼的国产民用大飞机,

C919,横空出世,成功首飞!

蓝天白云下,山河苍茫中,

告慰曾经的所有人:

今日重起高楼,宴宾客!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伟业宏途,

顾诵芬,

是功不可没的国之栋梁。

从大飞机专项设立,

到四代机技术预研,

再到最新的前沿科技的探索……

他始终参与、

关注着中国航空事业前行的方向。

从歼教-1,到初教-6,

从歼-8到歼-8Ⅱ,

从ARJ21翔凤客机专家组组长,

到国产大飞机评审专家,

他始终是中国航空界,

一道无私奉献的身影。

卓越一生,国士无双,

他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荣誉:

航空金奖,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航空研究院终身荣誉奖,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他是中国航空领域,

唯一一位“双院士”,

也是航空工业唯一的,

航空报国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他更被盛誉为:

新中国杰出的飞机设计大师。

过去这些年,

他捐飞机模型,捐工资奖金,

这里捐8万用于建设校区,

那里捐10万用于助学奖金。

前几天,

顾诵芬刚刚度过他94岁寿辰,

这位时代楷模,

晚年之乐就是关注祖国航空,

他说:

“我们现在还在买波音空客,

希望自己的飞机尽快量产,

飞行在国内的航线。

我的身体要是还好的话,

我一定奔腾在设计生产第一线!”

有的人,

一辈子背负使命匍匐在地,

却足以令我们仰望一生,

因为他本就是高山。

咏世德之骏烈,

诵先人之清芬,

君子如其名,

顾诵芬,

就是这样的一座巍巍高山。

为歼-8系列战机,

他奋不顾身冒死而为,

为我们守护30年蓝天。

为国产大飞机,

他拖着癌症病躯披肝沥胆,

为我们托举起星辰大海的明天!

如此功勋赫赫的巨星,

如此顶天立地的脊梁,

当与中国航空辉煌同在,

当得世人永恒的致敬和颂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