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伙认真听今天的故事,不仅一环扣着一环,还很劲爆。

这次的故事要从宋伟开始讲起,提起宋伟江湖,人称宋老四确实好使,一重身份是阿sir另一重身份,属于社会在盘锦人情事故处理的也挺到位。

宋伟在盘锦领着一个队的人到秦皇岛去追捕一个人。

宋伟穿着一身阿sir的服装,把家伙也带齐全了,四个自己的大县,把人锁定到秦皇岛了。

他们此时已经进到秦皇岛室内了,四哥来过这边几次也知道要抓的。

这小子就在会所里边呢,两台车从门口啪一停下,四哥他们拿着家伙都把前门后门堵住了,四哥,亲自守着正门后门去了三个。

随后底下的队员趴一敬礼,四哥,这里边的老板不让进,他还让你过去,你跟他说吧,四哥瞄了一眼,往前一走,这个会所特别大,老百姓带叫代强大背头,四十四岁左右,代强背着手抽着烟,四哥过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好,我姓宋,不用告诉我,你是谁直接告诉我,你来这的目的,我到你那儿抓捕嫌疑人张老三在你这呢吧,我不认识别,说不认识我这边的大县,包括我这边的锁定位置都已经确切告诉我了,就在你会所里边呢。

那包括跟踪的队员都说他在你这呢,而且刚刚进到你这没有三个小时,你把门给我打开。

老弟,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我提醒你一下,这张老三,你今天铁定是带不走了,再一个我这属于私人会所,不管你是哪个单位还是哪个部门的,想进来,要么你有会员,要么你给我搜查,令我这地方不是随便进的哥们儿,你这妨碍公务室吧,我不知道,我也不了解,而且我提醒你一句,你知道张老板跟谁在一块儿呢吗?

跟上面咱们这行的马副士在一起说话聊天呢,我能叫你们进去吗?

你想都不用想,老板身后有一个副经理,老马跟张老三在楼上呢,一听声音,老马的两个随从下楼了,瞅一眼老四,他们七个都穿的阿sir的服装也没看在眼里一摆手。

咱不管你是哪来的,咱领导跟不少的企业老板在里边吃饭呢?

你们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你不要打扰咱领导在一个这里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人宋伟当然不相信了,你敢让我进去搜查一下嘛。

如果没有的话,我转身就走。

要是有的话,我也不妨碍你们工作,没有搜查令进不去,要不你给当地的阿sir打个电话,要不你咨询问一问宋伟用手一指换硬闯吧,后边几个阿sir,随着四哥往里边进代强,身边站着两个保镖,身上带着家伙啪的掏出来,一顶上,我看看你们谁敢开玩笑呢。

老板一看也说了,老弟,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干。

如果说今天你没有搜查令进我们私人会所后果自负,两边在楼下僵持着,在楼上的张老三四十左右,遂跟老马在一个饭桌趴在一块吃饭呢,张老老三也是浑身哆嗦了。

马哥,说实话,我是求到谁都不好使了,我就得来求你了。

我也知道马哥神通广大手眼通天,你帮老弟把这事琢磨琢磨,这楼底下的阿尔都是找你来的呀。

是啊,马哥领头那小子姓宋叫宋伟,外号是宋老四,你怎么得罪他了,跟你这是有私仇呀,这要是没有私仇的话,能这么来找你啊,连我的保镖都下楼了。

马哥,说实话,我企图我不知道他老丈母娘在市场整那个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叫我把店给砸了。

砸完之后,宋伟这不就找我吗?

他还没用他的身份找我呢,他找的社会人找的我,那你说我能断他命吗?

正好我身边不少兄弟,我给他底下俩兄弟废了。

起初我也没想到宋伟这么好使,我上他老丈母娘家给他老丈人,老丈母娘腿都给打折了,老马一听也无语了。

你是不是认为你仗着我啊,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马哥,我当时不知道宋伟,他是阿sir,我就以为是社会人呢,我现在挺后悔,但是后悔也无济于事,这事也得解决,我不找你找谁呀?

老三,你要他妈不是我表弟,你都盖没八回了,你就是狗篮子。

马哥,现在我没他妈八十回都行,眼前的宋伟,我如果被他抓走的话,我就彻底完了。

我也知道我自己这是做的挺饿的。

马哥,你得保我放心吧,我问问什么情况,回头我帮你处理,说着拿起电话给底下的保镖之过去了。

喂,他没进来吧,放心吧,领导他进不来,他给当地这边的阿sir打电话呢,我不知道他找的是谁说要搜查令呢?

行,我给阿sir那边打个电话吧。

紧接着,堂堂的副经理把电话又往阿瑟尔那边支过去了,说什么了,咱们也不知道,此时宋伟还等信呢,电话响了,喂,你好,宋队是吧?

对,是我,你刚才反映的情况要搜查令是吗?

对,我这边已经把嫌疑人堵在屋里了,我只要这边进去,立马就能把人抓出来。

你先听我说,现在我们对你是抱着一个怀疑态度,这个人现在不一定在里边,而且他这个会所确实属于私人会所,私密性比较强,在一个老板几乎不对外营业,也属于自己家的买卖,尽可能帮你申请一下,你先别着急,估计的话怎么也得今天晚上能给我批下来,主要是领导出去了。

等领导回来,我帮你申请一下,我这他妈等啥,到时候呢,我在门口呢,一会儿他要是跑了呢,我他妈的找谁去啊?

你别跟我喊,是我派你去的吗?

我能帮你已经算是不容易了,你听信吧,怕把电话撂下了。

撂下电话,宋伟气坏了,旁边的兄弟往前一上,四哥,怎么办啊?

四哥嘴里嘟囔着,这要是在辽宁,我能给你扒皮。

双方就这么僵持不下。

另一边,老马带着副经理在楼上,确实挺带派,把这个事儿前因后果了解完之后,也说了你这个事。

你至少照着300个准备,我找点关系帮你打点打点,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从后门走,我还不相信他还能抓我。

老三一看,也叹了口气,这边四哥还给自己的领导打电话呢,领导,我进不去,那你进不去也没有办法打着电话呢,七个人全看一个方向,这是谁啊?

开着劳斯莱斯,三台大佬,两台悍马,一共是五台车过来了。

劳斯瞅一眼,挺面熟,最前面一台车画的是双皮线,好几个颜色拼接到一起的,贼漂亮。

老四一寻思,行,领导,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啪,把电话撂下了,这几辆车往会所门口啪的一停下,四哥看着面熟往前一上,果不其然,打头车的这个人,他得接近二百七八十斤,一脸的大麻子,长得太磕碜了,大圆脸,小眼睛,穿着西装啊,挺着大肚子衬衫,好悬,被雷子撑爆了,穿着大皮鞋,叮当一下来撑个懒腰。

司机一瞅,哥。

到了,宋伟一看,哎呀,五哥,俩人相互的一挥手,走近握了握手,维子,你在这儿玩来了,我玩啥呀?

五哥,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像玩的吗?

我过来抓个人,这会所不让我进去。

老四,现在这案子办得行啊,这会所都是有钱人,非富即贵,我从唐山特意赶过来,在这干麻将,我约了好几个企业家,我带了不少钱过来的,你别走了,我正好安排你吃饭。

五哥,现在这人就在里面吗?

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说我没有搜查令,没事儿,我帮你代强。

代强出来一看,五雷子到了,对代强来说,这他妈属于财神爷。

一摆手,五哥来了。

五哥跟他握了握手,就说了,这是我哥们儿,辽宁宋伟在你这办案,怎么不让进呢?

赶快把门打开,让他把人抓走。

五哥抓的是马副经理的表弟,他俩在楼上吃饭呢,我能让往里进吗?

再一个,这是私人的地方,不少老板在里边休息呢,我不能让他们硬闯。

五哥一听,挥挥手,宋伟过来了,老四,这真进不去啊,这副经理老马跟我是哥们,耍钱输我不少钱,以前咱们老在一块儿玩,跟我关系挺好,他表弟我倒不认识。

你这什么案子,非要今天抓吗?

不行,给我个面子呢。

宋伟一拽五雷子到了旁边,五哥,我跟你不藏着掖着,这里边小子姓张,叫张老三,他给我底下俩兄弟的俩腿包括脚金给挑了,我老丈母娘在市场开个小店,卖水果的,他砸了我丈母娘的店,还把他给打了,他跟你开一样的悍马车,直接对我老丈母娘店里去了,差点出人命。

然后我派的社会上的哥们找他,他身边有不少兄弟,给我俩弟弟缴经费了,我从咱们单位带不少人来抓他,他知道我是阿sir,一点也没怕我,他他妈特意烧我老丈人的家,又给我老丈母娘腿全给打折了。

五哥,你说这事我怎么处理他?

五雷子一听,心里七上八下了,老四,你等一会儿,代强,你知道我什么脾气,把门打开,这是我兄弟,我兄弟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就是我爹我妈,把门给我打开。

五雷子瞅他一眼,算他妈老几啊,跟我叫嚣,带强你看看吧,要多少钱我不要钱,不要钱都不好使,去给他拿200个放到门口,200个相当不少了,估计装你这会所都够了。

把钱直接扔地下了,一转身上车走了。

老四他们带着人往盘锦回来,在路上给五雷子打个电话,喂,五哥,我就不说感谢了,将来你有什么需要老四的地方,你就说话,看你四兄弟为你怎么去做吧。

宋伟,五哥对你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你五哥这一辈子我什么我都不缺,我最在乎的就是哥们儿,只要你宋伟跟我一心一意交兄弟交哥们儿,你五哥就够了。

我知道你这小子讲究,五哥跟你指定是实心实意的,咱俩别的不说了,谈感谢就远了,明白了五哥,反正老四这人心里什么都明白,有什么需要老四做的,你说话就行。

众所周知,五雷子相当讲义气,另一边宋伟也是相当重情义的人,他俩属于投缘对弈了。

五哥回到唐山了,另一边老四也回到盘锦了,把这老三直接给关到小黑屋了。

五雷子回到唐山第二天,老马堂堂的副经理指定是得收拾,你不可能不记仇,拿起电话。

秘书在旁边还说呢,领导,这个五雷子咱得往死收拾他,那是必须的,他不把我放在眼睛里边,我让他知道,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领导,我建议咱这边一次性直接给他摁到,别让他有翻身的机会。

我知道你看着点我怎么收拾他的,拿着电话按出去了。

喂,老徐啊,我是秦皇岛老马,我跟你说点事儿,你们唐山的五雷子跟我俩犯点别扭,昨天在这秦皇岛一点面子没给我,我是寻思着你帮我出面,帮我收拾收拾他,最好是你给他整趴下,最不济你帮我跟他打个招呼,你让他来秦皇岛,过来跟我道个歉,跟我服个软。

老马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啊,咱俩平级,你也是副经理啊,那你觉得我能不能帮你?

你知道我跟五雷子是什么关系吗?

五雷子拿我当亲哥哥一样,你给我打个电话,让我收拾人家,我他妈的都不骂人,我他妈挺有素质,但是就你这样的,以后你少给我打电话。

老马,你趁早把这个念头给我打消,我看谁能在这边动他,他就把电话撂下了。

老马蒙圈了,再让他秘书这一问,说他自己的表弟张老三在盘锦够呛,能回来了,而且据听说在里边让宋伟打得够呛。

老马想派人过去见一面都不让见。

说着,五雷子把电话打给了老马了,喂,我叫你一声马哥,你这回长点记性,自己加点小心。

你没准哪天出门就得让人打一顿,你注意点,自己的右腿左腿给你打瘸的时候,你别自己喊冤,你背后找人整我啊,吴雷子,你啥意思?

你威胁我啊,这回你等着,你看这回我怎么收拾你的,你不是要找关系吗?

你看这回我怎么收拾你怕就给撂下了。

老马在那儿寻思一寻思,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喂,我不知道怎么喊你了,我叫哥吧,能够顺点嘴,我跟五雷子闹点别扭,哥,他给我表弟抓了,抓完之后还他妈给打得够呛,这边还放出话来,说要连我一起收拾。

你在这个位置上,他怎么能受得了你呢?

哥,人家的钱大呀。

再一个哥在秦皇岛当着我面不给我面子,我那个会所让他用车给我把门撞飞了,刚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小心点,说早晚指定把腿给我打折,因为什么呀?

因为我弟弟犯点事得罪了他。

一个哥们儿,他在秦皇岛来劲了,给我收拾屁了,我现在心里没底了,要不你帮我出面处理他啊?

行,不过今天不行,老爷子都在家呢,明天我到你那,咱俩见面再说吧。

撂下电话,一转眼来到了第二天中午11点,此人大伙儿都称之为林哥,开着宾利来的车,挺张扬,穿着打扮挺低调的。

林哥跟董事长大少关系好,属于是大少底下的兵,给大少挣了不少钱。

来了之后,一下车迎进会所了,此时会所也简单的修了一下。

林哥往屋里一坐下,老马在旁边站着,背个手说道,林哥,你喝点茶。

五哥,马哥在楼上吃饭呢,你把马哥喊下来,今天驴哥也不行。

代强也知道五雷子什么脾气,拦也拦不住,寻思一寻思,秘书也挺迷糊的,来上楼跟老马说去了,老马这边正想找哪个领导过来摆事儿呢,秘书上来了,马哥,五雷子来了,哪个五雷子就是唐山的五雷子?

我五弟来了,他干什么呀?

说要找张老才三找你表弟,他跟底下姓宋的那个他俩认识,是哥们儿,我都说了,马哥在这坐着吃饭呢,他说没有面子,不好使,他必须让我把门打开,否则就给我急眼。

老马一听,站了起来,老张,你待着吧,我下去看看。

说着话从楼上下来了,到一楼出门口一摆手,老五,马哥两人嘎巴一握手,老五,我开门见山,张老三是我哥们儿,是我的表弟,有什么事咱俩回头再说,你让这几个哥们以后有机会再说,今天绝对不行,而且我就跟你说实话,姓宋的那个哥们儿挺对不住你的,但是这是我弟弟,你们动不了他,我回头找人把这事给摆了,五雷了,你别管了。

马哥,这事我管定了,我哥们受委屈了,我哥们的爹妈就是我爹妈,说句不好听的,你这表弟给我哥们爹妈打了指定是不好使,咱俩虽然认识,但是如果论感情深深浅高低,指定是没有我跟老四的感情深,所以说你痛快的把这人带下来,咱也不打他,把人带走就完事儿。

老五,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我看看今天我在这,谁敢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