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寡妇的门口总是有是非的,特别是在乡下。

“你看,这户人家的大哥,又去找他弟媳了,他弟弟刚出事没几年,他们就在一起了。”

“你这个哥哥,竟然勾引寡妇,简直丢尽了我们村子的脸。”

“也有可能是情哥哥。”

那是他弟弟从监狱里出来的那天。龚泽志得知他的哥哥龚某和他的妻子有染后,拿着一把斧头冲到了龚某的家里,龚某承认了这一点。被告人愤怒之下,持斧子劈向龚某的脑袋。经法医鉴定,龚某受伤为严重伤害。这也太残忍了吧,口口声声说要和我在一起,这算什么?

那人也不还手,只说自己是被人勾引的。

而这个时候,床上一个女人哭着求他不要再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戏剧性的一幕,立刻引来了街坊邻居的围观。街坊邻居赶快把俩人分开了,没过一会儿就散开了,人群中传来几处声音,“这一看就不是第一次,我看就是郎有情妾有意,你情我愿的是,不知道是勾引谁了,这老洪家……”人群中议论纷纷的声音慢慢消失。

原来这两个人竟然是兄弟,被揍的是大哥,打人的是他的弟弟,叫洪志文,两人自小玩到大,关系极好。

洪志文出身比较一般,不过他是家里的小儿子,从小就被父母宠着,打架、偷金窃银、张巧嘴,不知道坑了多少女孩,最后因为重婚和强奸罪进了监狱。谁知,就在他蹲监狱的时候,“后院失火”,妻子竟然被他的哥哥给“霸占”了!愤怒之下,农夫用斧子砍伤了哥哥的脑袋。洪志文年轻气盛,前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他的父母每天都在以泪洗面,除此之外,最愁的就是龚志文的二房太太张慧。

一九九一年,张慧在一家工厂里结识了洪志文,这人性格不算太好,但能说会道的,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这一年,两人结了婚,两人怀着身孕回到了家乡,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龚志文竟然在老家娶了老婆,还生了孩子。

张慧也曾想过流产和离婚,但是龚志文苦苦哀求,盼着她把孩子生下来,并答应她一只要孩子生下了要离婚;她心里一软,便答应了。不过从法律上来说,张惠跟洪志文还不是法定的夫妻,只是住在一起,不过对他们来说,只要办了酒席,生了孩子就算是夫妻了。等孩子出生之后,洪志文又因检查出重婚而锒铛入狱,张慧舍不得孩子,除了住在洪家,别无他法。这样生活更加艰难,又是公公婆婆的埋怨,又是前妻的打闹,又是挣钱养家,张慧正为这不见天日的生活发愁这时候,洪志文的哥哥洪伟志出现了,洪伟志实在是无法坐视不理,拿出自己的积蓄并帮弟媳分担家务告诉弟媳张惠不要担心,一切由我来想办法。这让张慧在这个家中可以喘口气了,也给了张惠一丝曙光。

洪伟志是光棍一条,每天都要去弟媳那里,难免会被人说闲话,不过洪伟志也不在意,道:“都是我弟弟的错,你就不要听他的闲言碎语了,好好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洪志伟的这句话,让张惠很是欣慰。

久而久之,两个人健康的男女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天洪志伟忙完了农活,回到了弟媳的家里,想要喝点水。弟媳张惠看着洪志伟身上那一身结实的肌肉,心中一动。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洪志伟的影子。

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内,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1998年,张慧家里的木炭没有了,张惠正愁着木炭,洪志伟很快就把木炭端了过来,洪志文好不容易点好了火炉,正准备走回去,张惠见时间不早了,就让洪志文第二天再回,两个人围在火炉旁取暖,火炉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将两人的关系衬托的更加亲密,洪志文看了张慧一眼,张慧能感觉到洪志文火热的目光落在张慧的嘴唇上,他身上那股霸道而冰冷的气场,让张慧呼吸都有些困难。

洪文志在张慧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胸口的衣衫已经被他撕得面目全非,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充满欲望的眼睛,洪志文想也不想,一把搂住她的大腿,将她抱到了床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不要这样,别人会说闲话的”

张慧拉了拉洪志文的衣角,有些害怕的问道。

“没关系,大不了我们结婚了,换个地方住,我会照顾你的。”

洪文志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很快,张慧的外套,裤子,都被丢在了地上,一只大手伸进了衣服里。。。。。。

有一就有二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固始县法院以6个月的有期徒刑;一九九六年五月八日,县法院以强奸、盗窃等罪名,判处洪泽志十六年有期徒刑,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九日获释。

龚泽志在得知其兄龚某与其老婆有染后,拿着斧子冲到龚某家里责问,龚某承认。被告人愤怒之下,持斧子劈向龚某的脑袋。经法医鉴定,龚某受伤为严重伤害。

经审理,龚泽志以非法方法造成他人严重损害,已构成故意伤人罪。龚泽志在其刑期满五年之内再犯新的犯罪,是一种累犯,应依法从严惩处。考虑到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且被告人的认罪态度良好,可以对其进行量刑。这是法庭做出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