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国,是我国东北地区历史悠久,影响最大的国家。渤海国的主要居民是靺鞨人,兴起于武周朝的武则天时期,强盛于唐玄宗时期,文化昌盛,国力强大,人口达到惊人的500万。在那个缺乏棉制品以及耐寒作物的时代,东北能有如此多的人口,着实不容易。因此,渤海国也有“海东盛国”之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东北亚,渤海国地接唐朝和新罗,与日本隔海相望,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因此,无论是唐朝还是日本,都试图将这个国家拉拢在自己身边。自渤海国建立以来,日本与该国有200多年的邦交,互相遣使不断。根据史料记载,日本派遣往渤海国的使节被称为“遣渤海使”,一共派遣了13次。由此可见,在日本心中,渤海国是仅次于唐朝,排名第二的重要国家。

日本之所以会如此亲近渤海国,是因为两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新罗。渤海国的主要居民是靺鞨人,但是却与被唐朝和新罗联合灭亡的高句丽有着极深的联系。自建立以来,渤海国经常以高句丽的继承者自居,因此非常敌视新罗国。在与日本的国书中,渤海国更是经常称要“复高句丽之旧居”,也就是夺回高句丽国的故地。而日本也将渤海国称为“渤海郡者旧高丽国也”。

众所周知,日本一贯非常自大,以神国自居,甚至还认为自己与大唐平起平坐。因此,日本并不是非常看得起渤海国,一直将之视为自己的属国。当然,渤海国对日本妄自尊大的态度大多也只是一笑置之。

然而没想到的是,日本与渤海国的交往,也成为日本对东北狼子野心的渊源,才使得日本敢在1000多年后恬不知耻地声称:“东北自古以来就是日本领土”。为了伪造这段历史,日本可谓煞费苦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文也说到,渤海国是唐朝重要的属国,曾多次派遣使节册封渤海王。唐睿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郎将、鸿胪卿崔䜣奉命由唐朝去东北册封靺鞨族首领“(大)祚荣为左骁卫员外大将军、渤海郡王,仍以其所统为忽汗州,加授忽汗州都督”。

事毕后,崔䜣在旅顺黄金山下的一块单体十多立方米、重逾九吨的驼形天然顽石上,刻了“敕持节宣劳靺鞨使、鸿胪卿崔䜣井两口,永为记验。开元二年五月十八日”共29个字,史称“鸿胪井石刻”!这是证明中国曾对东北曾进行有效控制的有效证据,记载了中国统一的历史进程,对中国东北史、民族史、文化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国宝,却在1200年后,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觊觎。1905年7月,日本通过日俄战争夺取了旅顺,并意外发现了这一千年古碑。1908年10月,日本学者内藤湖南带领日本海军前往黄金山,日军用大锤、钢钎等将鸿胪井大石整块从山体上凿下,又用船悄悄运回旅顺内的日本海军司令部,时任日本海军司令的富冈定恭接收了这件宝物。

富冈定恭盗得鸿胪井石刻后,将其运到日本,亲手送到了上司日本海军大臣斋藤实的手上。随后,无耻的日寇又抹掉了唐鸿胪卿崔䜣的名字,好将这块石头化为日本的文物,为日军日后侵占东北作历史证明。他们试图利用日本与渤海国曾经的特殊关系,将东北划为日本“自古以来”的领土。

1910年4月,斋藤实将鸿胪井石刻送给日本明治天皇。明治天皇抚摸着这块极具历史意义的石块,一时间心潮澎湃,就好像摸到了东北肥沃的黑土地以及埋葬在下面丰富的资源。于是明治天皇悍然下令,将鸿胪井石刻作为日本皇室的国宝,代代相传。

1945年8月,经过长达14年的艰苦抗战之后,日本终于被打败。大批被掠夺的宝物归还了中国,但鸿胪井石刻由于被藏入深宫,而天皇也一直没有被清算,因此不为人所知。直到1967年5月,日本学者渡边谅得到天皇召见得以进入皇宫,在建安府的前院见到了这块鸿胪井石碑。渡边因此写了《鸿胪井考》一文,文章发布之后中国学者才知道了这一国宝的下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中国曾多次与日本交涉,希望能将此石归还。日本皇室却声称,“此物留在日本已经传了数代人,如今已成为日本国宝,断无归还中国的理由。”如今100多年过去了,鸿胪井石刻仍静静地锁在日本的深宫之中,这块记录着光荣与耻辱的顽石,何时才能回归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