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瘸作了一个手势,上楼。江林小声说道:“准备,全打趴下。”

二瘸等人在等电梯的时候,江林这边三十来人,来到了身后,哐哐放起了响子。二十来没来得及转身全被放倒了。二瘸已经不省人事了。

江林来到跟前,问:“谁叫你们来的?”

没人说话。江林把短把子一举,对着了一个受伤较拉长的小子,“打死你就是手指动一下。谁让你们来的?”

“洪哥让我们来的。”
“让你们来干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加代。”

江林一听,拨通电话,“哥。”

“江林啊。”
“哥......”江林把酒店发生的事跟加代说了一遍。最后,江林问:“哥,这帮人怎么办?”

“既然他想往大了闹,我就陪他玩。你把这帮人先送医院包扎一下,然后拉到深圳交给老田。这边我让徐刚找人。就以这事,把他灭了。”
“行,哥,那我立刻安排。”

一直坐在加代身旁的徐刚说:“兄弟,不怪说你能玩到今天呢?你跟我还不一样,我是自小就认识康哥。多少年了,他一直都是庇护我,照顾我。你完全是一个人拼出来的。你的脑瓜确实够用。”

“刚哥,没有办法,是吃亏吃多了。以前是命大,但是不能保证每次都命大吧。经历多了,想的也就多了。”

徐刚说:“我打电话给老陈,以这事作为突破口,把老洪灭了。”

加代说:“他跟康哥认识,康哥不会保他吧?”

徐刚一摆手,“吹牛逼。我就告诉康哥,说他要杀我。”

江林把二瘸等人往医院送。距离二瘸过去打加代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没有消息回来。洪哥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给其他老弟打电话也没人接。大洪感觉到不对了,拨通了电话,“兄弟,你没跟二瘸在一起啊?”

“洪哥,我没跟他在一起。他出去办事了,也没告诉我去哪,办什么事。”

“哦。”

“洪哥,出什么事了?”

“二瘸可能折了。”

“哥,我不知道啊。那我......”

大洪说:“你替我出去看看,你看看外面他的兄弟有没有知道的,即刻给我回个电话。”

“行。”兄弟一打听,

一番打听,兄弟一个电话打给了洪哥,“洪哥,二瘸在酒店被人打了。今天在医院抢救呢,而且不少人在看着他。”

“怎么被打的?”

“我是听服务员和经理说的,说他们等电梯,后边来一群人哐哐放响子,二瘸他们头都没回过来。”

“好了。”

放下电话,老洪把电话把给保镖,“三子,你马上去公司,把我保险柜里的那张二个亿的存折拿上。然后开车过来接我。我们马上去香港,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包括我家你嫂子。”

“嫂子也不告诉?”
“不告诉。任何人都不要告诉。神不知鬼不觉,我俩马上走。再迟就走不了了。”

“哎哎。”

从二瘸等人被送进医院抢救,大洪推断加代要动用白道了。不然的话,早就直接把二瘸灭了。

不大一会儿,保镖开了一辆捷达过来,把大洪接上,往港口开去。天没亮,大洪和保镖就到了香港。

第二天上午八点来,江林把几个小子带回了深圳,老田这边也做好准备了,简单问话以后,老田当妈下令给潮州那边打电话,要求协助。可是早已不见大洪的踪影。

消息传来时,加代和徐刚相互一对视。加代说:“有意思。”

徐刚说:“兄弟,这个人不简单啊。这人如果不灭了,将来后患无穷。”

“刚哥,你猜他能去哪?”

“我估计不是香港就是澳门。”

“不会是其他城市吗?”

徐刚一听,“也不好说。”
加代说:“不好猜。”

老洪坐在香港的别墅里,拨通电话,“告诉你狗哥,就说潮州的洪哥找他。让他来我香港的房子。”

下午狗哥来到了洪哥的别墅。老洪说:“狼狗,你替我办个事。”

“洪哥,你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这些年你在香港。洪哥没少对你好吧?”

“那还有话说!洪哥,你吩咐。”

“不瞒你说,洪哥出事了。”

“哦,出什么事了?”

大洪说:“我潮州的买卖全折了,内地我是肯定回不去了。从此以后,我可能就在香港了。”

“哦,洪哥,那以后......”

“你放心,洪哥有的是钱。我卡里边多了没有,二十个亿。”

狼狗一听,点了点头。大洪说:“我现在身边没有可用的人,只有你一个。宏哥只让你给我办一个事,你替我干一个人。”

“谁?”

“深圳的加代。”

“可以。”

老洪说:“开价吧。”

狼狗竖起一根手指,说:“一百万。”

老洪说:“我给你两百万。你帮我把他干了。”

“没问题。什么时候?”

“你自己挑时间,越快越好。”

“那你听我消息,我尽快准备行不行?洪哥。”

“行。那你尽快吧。”

“那这个钱......”

老洪说:“出发之前我就给你。”

“好,那我准备。”狼狗从别墅出来,坐上了车。

正在车上等狼哥的三个兄弟,问:“狗哥,洪哥什么意思?”
“先走。”

车开出了小区,狼狗说:“狗东西落魄了。公司、集团全出事了,内地回不去了。刚才给我看了一张卡,说卡里有二十个亿。”

“多少?”

“二十个亿。”

“这么有钱吗?”

“说不准。他在内地这么多年,挣了很多钱。光我们替他办事,都办多少回了?”

“我艹,二十个亿?”

“对。他这回来香港就带了一个兄弟。哥几个,照我们这么干,再干一百年,也挣不上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