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说:“刚哥,谁在,又能怎么的?”

徐刚想了想,说:“有道理。走,换地方。”

加代说:“不用换太远。你看对面就是饭店,我们上对面去,让一楼的兄弟在一楼继续吃。我们到对面也在一楼吃。他要是来人了,我们就直接从门口打出来,直接打他。他要是没来人,我们就分两家吃饭。”

徐刚一听,“行。对,有道理,有备无患。”

徐刚留了一部分兄弟在一楼,带了七八十人到对面的饭店去了。

来到对面饭店一楼,七八十人往一楼一坐,怀里鼓鼓囊囊的,老板吓坏了,大气都不敢出。二十分钟左右,大洪接到了踩点兄弟的电话,“洪哥,加代挺精明的。”

“怎么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前面看他们在一个饭店吃饭,现在我看加代和徐刚带着一部人在对面一家饭店了,原来那家饭店只有一部分人了。”

老洪问:“有没有把握?”

“不是,哥,这不是有没有把握的事,他们这样分在马路两侧,也不好围啊。”

“你确定加代换了饭店?”

“我确定。”

洪哥呵呵一笑,“到底是老社会啊。我估计这不是加代想出来的,应该是徐刚想出来的。行,有点意思。”

“洪哥,那你看怎么办?今天晚上还打不打?”

“你先回来呗。我再研究研究。”

“那好。”

大洪放下电话,二瘸说:“哥,他们今天晚上不可能不睡觉吧?今天晚上我带人抄他们住的酒店,把他销户掉。”

大洪想了想,说:“你有这胆量吗?”

“我有,我绝对有这个胆子。洪哥,只要你能扛住后果,我绝对有胆量。”

“那你就这样,你先准备,你挑个二十来个兄弟,把长的短的都备好。一会儿你听我电话,好吧?我告诉你什么时候动,你就什么时候动。我把准确位置告诉你,到时候你带人过去把他灭了,别留活口。”

“你放心,洪哥。”

洪哥一摆手,“那你准备去吧。”

第二场仗没有开打,洪哥已经想到了,这事任何人也摆不了,只有到最后,一方从骨子里服软,赔钱或者交买卖。

洪哥在办公室遥控指挥,二瘸出去准备了。

凌晨十二点半,加代和徐刚吃完饭了。徐刚说:“你看我就说他肯定不敢来。你多心了。”

“刚哥,我宁愿多心,宁愿你说我是神经过敏。他不来是最好的。但是如果刚才要是来呢?我们出都出不来。”

徐刚说:“现在怎么办,出发吗?”

“出发。直接去他公司,把他围了。别等他找我们了。先下手为强。”

徐刚一挥手,“出发。”徐刚、大顺和加代三伙社会直奔洪哥的公司。

赵二瘸已经准备好了,带着兄弟坐等洪哥下令。洪哥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大哥,你好,请指示。”

“你跟徐刚打架了?”

“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大洪,你糊涂啊?虽然我快七十了,我这在家里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过来,告诉我说你们好几百人打架。你不想好了呀?”

“大哥,不是我不想好。这些年呢,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太稳重了。说实话,我的生意没有以前那么冲了......”

“行了,你也快六十的人。多大是大呀?老赵干得才冲呢,死了。不能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了。你听我一句劝,你给徐刚和加代说句软话,把这事尽快了结。这是我跟你说的交心话必须要。再往下发展,徐刚极有可能找康子了。老弟,真到了那个程度,你还能有好日子过吗?谁说你们俩也认识,那只是表面的。徐刚跟人家是亲兄弟。”

“老哥,我有个想法,一直没跟你说。既然今天你提到这事了,那兄弟我就把实话告诉你。”
“什么意思?”

大洪说:“我相中深圳罗湖了,我从去年就想研究了,但我一直都进不去。尤其向西村那个产业,简直就是太挣钱。一个向西村的收入,能赶上我公司一大半了。还有罗湖其他的一些地方,我的妈呀,太好了。老哥呀,你说我能不眼馋吗?我也不想这么打。你以为是因为二瘸吗?他算个屁啊!我怎么可能因为是帮他呢?老哥,我一切都有安排。这件事我一直都唱的是红脸。我一直都是让二瘸子在前面打先锋。你放心,我有保身的方法。争到最后,我让二瘸一死。到时候让康哥一说话,这事就过去了。”

“你也太低估加代和徐刚了。如果不是按照你想的方式来呢?你怎么办?到时候,你收不了场,你知不知道?你也太冒险了!罗湖是好,加代在那都待十来年了,你说进就进啊?”

“老哥呀,人生能有几回搏?不敢想不敢干,怎么成大气候?没有野心,怎么成事啊?老哥,这事你就别再管了,我知道你是好心。我有办法。今天晚上二瘸真要是能把这事办成了,一切事全过去了。”

“什么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洪说:“我让二瘸把加代干掉。只要加代一死,什么事都没有了,罗湖这地方就全归我了。”

“那徐刚呢?”

“我跟徐刚合作呗。徐刚也是商人,他好摆。”

“但愿吧,但愿能按照你相像的发展。说实话,你这招风险太大了。”

“我这属于兵行险招,富贵险中求嘛。”
“行吧。那我不能再管了。但愿吧,祝你成功。”
“谢谢老哥,谢谢。”

大洪的脑袋太够段位了,不是为了打架而打架,而是剑指罗湖。老洪始终觉得加代没有把罗湖挣钱的作用发挥出来,早就看中罗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