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上车刚准备走,徐刚的电话过来了,“你那边怎么样?没事吧?我正往那边赶,最快也要四十分钟才能到。”
“我这边人都散了。”

“你没受伤吧?”

“我没受伤。”

“那就行。见面再说。”徐刚挂了电话。

另一边,赵二瘸快要进讪区了,江林和顺子亿上来了,朝着车队哐哐放了几十响子。江林一摆手,“顺子,别打了。赶紧找个地方,一会儿跟代哥会合再研究。”

赵二瘸一部分去了医院治伤,一部分去了老洪的公司。国哈斯和大顺在市区内也会合了。穿着红色战袍的徐刚带着兄弟也到了。打了招呼以后,徐刚说:“大洪是吧?我知道。先把兄弟们送医院,我们上楼吃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身边核心的兄弟没有什么重伤,去医院包扎后也就回来了。在大包厢一坐下,刚徐说:“哎呦,能叫你们这帮兄弟受伤不容易啊。尤其是丁健,你伤到哪了?”

丁健一摸胳膊,说:“让人扎了一下。”

“什么扎的?”

“我也不知道。”
“没事吧?”

“我没事。”丁健说道。

徐刚再一看,“左帅、耀东,哎哟,郭帅也伤了?你这身手脑袋也伤了?”

郭帅说:“后脑勺挨了一刀。”

一番关怀后,徐刚说:“兄弟,我来了,跟我说说什么原因吧,我一点都不知道。”

加代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徐刚。徐刚一听,“就这么点事啊?不值得吧?”

加代说:“我也没想打架。他说话也太装B了,说我来了就出不去,那你说我能不揍他吗?”

“是,我知道他理是这么个理。那今天晚上就接着干呗。上回跟你打架,你教了我一招。”

“教你什么招了?”

“这仗打完,别等明天了,还等他喘口气啊?我都到了,今天晚上就接着打。这还早呢,这才十一点多钟,我们就定好一点,大家扒一口饭,别喝酒,过去再打他一轮。要是不服的话,三点四点过去再打一轮,一轮接着一轮。”

加代点点头,说:“我也这么想的。

“那就好。等兄弟们吃饱,我们就出发。”

徐刚本身也是好战分子,在社会层面比,徐刚不比加代软。但是加代背后有勇哥,徐刚才斗不过加代的。徐刚和加代等人正研究下一步的计划,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徐刚说:“大洪给我打电话了。”

加代说:“你接吧。”

徐刚一接电话,“哎。”

“你好啊,徐老板。”

“怎么的?”

“徐老板,我听说你来潮州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请你别挑理。”
“大洪,你他妈就是笑面虎。你表面上乐呵呵,心里想杀人。我算是看透了。你不用跟我假客气。”
“徐老板,我跟你朋友加代之间纯属误会,我希望你......”

没等大洪把话说完,徐刚说:“不存在误会。我这人谈不上好汉,也称不上豪杰,我跟加代好。你跟我兄弟过不去,我就跟你过不去。听到没?你想打他,我就整死你。就这么简单。现在你领着赵二瘸过来,当着我的面,你把你那兄弟两条腿给我掐折,两只胳膊给我卸掉。要不然从今天开始,我和加代联合在一起打你一个。我看你有多少人,你有多大背景,你有多大势力,我们天天打你。我看看最终谁先不行,看谁被打服。”

“徐老板,我不怕打架,我也不怕这个那个的。我在潮州待了这么多年了,什么人我都见过,多大的仗也都见过。我给你打这电话完全出于好心。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也别惊动康哥了......”

徐刚一听,“你拿我大哥吓我呀?”

“你让我把话说完,事呢,没多大的事。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以我个人名义给加代一千万,这事就了结,就过去。如果再往下打,就不知道会发生多大的事了。就拿钱完全解决吧。至于说你们怎么理解,我就不管了。行不行?”
徐刚问:“你是服了吗?”

大洪说:“那怎么可能呢?我只是不希望把这事闹大了。你看能不能研究研究?徐老板,你要说能研究,我即刻吩咐兄弟把一千万给你送过去。说实话,我这么大年纪了,你们岁数都比我小,我不想这样。多大的事啊?你说呢?”

“那你把钱送过来吧。我等着你,一千万拿过来再说。”

“这一千万我给你拿过去,你不会收了钱不办事,不会收了钱还接着打我吧?”

“你先把钱拿来,你先给我表示表示你的诚意。”

“行,没问题。那你就等一会儿,我打发个司机把钱给你送过去。”

“我等着你,你过来吧。”放下电话,徐刚说:“兄弟,先把钱拿来,再说打不打的事,对吧?先把一千万拿着,白来的钱为什么不要?”

“刚哥,这人几个电话就能叫来几百个人,能把买卖干这么大,而且我听那意思认识康哥。”

“认识啊,他确实跟我大哥认识,但是你不用考虑那方面。康哥能向着他呀?”

加代一摆手,“不对,不是那个事。刚哥,他怎么可能想不到我们收了钱,还要打他?”

“说不定他真是服了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他怎么可能服软?”

徐刚一听,“那你的意思?”

“刚哥,你信我的,我们换个地方吃吃饭。这事别犟,我吃过这样的亏。”

“你的意思是他派人直接过来给我们包饺子,直接打我们吗?”

“刚哥,你想想我那帮兄弟一大部分在医院,整个饭店除了只有你这一百来人,和我那几十人了。如果真要那样,那不得死在这啊?”

徐刚说:“他敢吗?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