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告别旧时光(素材/张广宽)

我叫张光宽,今年61岁,山东单县人,1980年11月入伍,在部队服役四年,退伍之后,一直在老家的村庄拼搏,但生活一直普普通通,也并没有太大的起色。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当年的那些战友,他们始终没有轻看我,尤其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扶持我,安慰我,使我的心态渐渐调整,最终走出情绪的低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2019年2月13日,身体不适的儿子,检查出来是肺癌晚期。当时我拿着儿子的检查结果,问了一个战友,他的儿子在省肿瘤医院工作,后来,战友告诉我说,这样的病情,治愈的概率很低很低。

当时,我大为不解,是不是误诊?觉得儿子的身体一向都很健康,小学和中学时,还学了五年多武术,怎么会得这样的病?

后来去了济南后,和单县第一人民医院的诊断结果一样。

作为父亲,我面对儿子的现状,明知是“人财两空的”结果,我还是全力以赴地给他进行了治疗!

期待是美好的,但结局是惨痛的。

在接下来的九个月的时间里,为了给儿子看病,我的足迹几乎遍及菏泽、济南和北京各个地方,战友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先后资助了我五万多元。

当时,我什么都不管不顾,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儿子的病情能够出现奇迹,然而我所有的挣扎,最后还是以悲剧收场。

儿子走了,却留下三十三万元的债务。

压力重重之下,一场新的打击又来临了。在儿子离世的第七个月,儿媳撇下了六岁的孩子,说是要去江苏宜兴那边打工,她走了不几个月,我就听说她又找了对象,我打电话给儿媳确认,她开始还支支吾吾,后来干脆把我的电话也拉黑了。

儿子离世,儿媳外出,没有任何音信,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

后来,战友们陆续前来看望我,又给我筹了七万多元,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安慰。

也正是他们的无私帮助,给我带来直面现实的勇气。

那时,我就对自己说,哪怕生活再难,我也得挺下去,不然这个家就等于废了。

为了偿还剩下的债务,我将借给我钱的人进行了分类,对那些急用钱的人家,尽量提前归还。

后来,村里人也想为我组织募捐,被我谢绝了,我大致算了下,当时的外债也就二五万了,我的身体还不错,最起码可以干个十八年的,每年还三万应该不成问题的。

再者,我曾是一名退伍老兵,做人也要有最起码的底线,我不能为了那点钱,而一味地哭穷,让人怜悯。

就这样,四年下来,我和老伴学着村里其他菜农的样子,种了两亩塑料大棚,省吃俭用,竟然还了十四万元债务。

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信心。

在我的战友当中,黄启达对我的照顾,让我感激不尽,他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一次,他是县公安部门退休的,有空就来我家帮忙干活,他每次来,都会提起帮我还一部分账的请求,但我都委婉地拒绝了。

做过菜农的都知道,种大棚是一件很操心费力的事情,我之所以乐此不疲的劳作,是因为劳碌一天,会让我每天在疲倦中睡去,那样自己就可以忘记想儿子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这些年里,我一直都在绞尽脑汁地赚钱,希望能够早日把所欠的债务还上。

我憧憬着未来,希望能够有一天,将债务还清,卸下心中所有的负累。

但令我伤心的是,在今年一月六日那天,我老伴去镇上卖辣椒的时候,结果在路上因为车速太快,不慎摔伤,结果左臂两处骨折,肋部四处骨折,右大腿一处粉碎性骨折。

为了省钱,老伴选择了在镇里的医院治疗。

住院一个月后,在这个月的月初出院,在家里静养。

大前天,我从一位战友那里,知道了战友黄启达父亲病重的消息,估计撑不了几天了。

我给老伴说过这个情况后,老伴和我的想法一样,人家对我家这么好,尽管我条件十分困难,我也要去看望一下。

于是,昨天我带着一些水果,拿了一个装了六百元的红包,从镇里坐公交赶往县城。

到黄启达家里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四十分。

看望了他的父亲,我把红包给了老人,他流泪了,我握着他的手,和他说了很多安慰老人的话。

我原本想回去,但战友黄启达说啥也不同意,他说家里随便吃点,盛情难却,我就在那里吃了午饭。

下午一点半时,我和战友黄启达父子告别,黄启达他拿了很多礼品让我带回去,我说啥也不肯,一是因为我坐公交回去不便携带,再者,我个人也觉得也不好意思。

最终,战友黄启达看我态度比较坚决,就郑重地对我说:”如果你真不拿的话,那就带着这箱饼干回去给你爱人吃吧,很便宜的!“

我对黄启达说:”这个可以的!“

我坐公交大半半个小时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发现是战友黄启达打来的。

我接听后,他对我说:”那箱饼干里,装了一点东西,你到家时打开看看。记住,咱们是战友,是永远的兄弟!“

我说:”那肯定的,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关照!“

我回到家中,已经是三点十五分了,我先给老伴说了一下大致的经历,随后,把那箱饼干放在她的面前。

在沙发上,妻子慢慢地打开了箱子。

这时,老伴忽然哭了,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饼干的上面,放着一沓百元钞票。旁边放着一张纸条:老战友,我知道你的难处很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允许你拒绝,在部队时,我们就承诺过,”苟富贵勿相忘!“

看到这些字,想着当年在军营的岁月,我顿时禁不住老泪纵横,连忙打电话向战友黄启达道谢,我好久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哭过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