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马三拍着赵二瘸的嘴巴,“我他妈告诉你朝向不对,你跟我犟什么呀?”二十来人拿着响器把四五十人顶上了。赵二瘸懵B了,结结巴巴地问:“兄......兄弟,你是谁呀?”

“我不是谁。我姓马,我叫马三,加代是我大哥。昨天我大哥给你打电话,你他妈像个大冤种似的,好像谁杀了你父亲似的。我代哥欠你钱啊?你不会好好说话呀?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我看看怎么不行。今天找你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当面问你一句话,我大姐的老父亲能不能埋这山上?你给个痛快话。”

“埋不了。”

马三一听,“埋不了?你怎么这么硬呢?我最后再问你一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二瘸说:“埋不了。只要她埋,我就挖出来。兄弟,你今天来这一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干什么的?我就不信你今天敢弄死我。你今天要是不打鲜红我,给我留口气,我明天不找人把你们全废了,我就不姓赵。”

“哎呦,我艹,这给你牛逼的嘞。我今天打你都没意思,俏丽娃,你不是会挖坟吗?我擅长活埋,你给我蹦坑里去。你蹦进去,我不收拾你。快点,往里蹦!”

“我他妈往哪蹦?”

二瘸的一个哥们一看,说:“哥们儿,有话好好说。二哥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了......”

站在身后的丁健朝着说话这小子的腿上哐的一响子,这小子一头栽倒在地。二瘸一看,瞬间汗就下来了。丁健说:“三哥叫你往里蹦,你听不见吗?以为不敢打你呢?往里蹦!”

赵二瘸不敢说话了。马三往前一来,“哥们儿,蹦进去,到坑里和我说话。”说话间,马三一把揪住赵二瘸的衣领,一用力,把二瘸扔进了坑里。”

本身腿瘸的赵二瘸一屁股坐在坑底了。马三十一连发对着赵二瘸,说:“我给你父子俩来个合葬。”

对付什么人用什么样的方法。马三让抬重的把棺材放进了坑里。马三十一连发顶着赵二瘸,“躺下。”

赵二瘸侧着身子和父亲躺在了一排。马三手一挥,“回填吧。”

徐远刚十一连发一指抬重的杠头,“你填不填?”

“大哥,我填......”挥起铁锹一下接一下开始回填了,其他几个人也拿起铁锹开始铲土。

刚开始,赵二瘸不害怕。随着填土的增加,恐惧感越来越强。因为几十人没有一个敢说话的。赵二瘸忍不住了,“哥们儿,别填了。有话好好说,一切好商量行不行?”

“能商量啊?怎么商量?你他妈就是欠打,知道吧?我告诉你,今天这是我来了,要是我代哥来,你他妈现在已经上路了。跟你好说好商量,你他妈听不懂人话。要是能商量,你自己爬上来。”

赵二瘸从坑里爬了上来,掸了掸身上的土。马三看了看,“说吧,怎么商量?”

“哥们,你说,我听你的。”

马三说:“简单。今天来就告诉你一声,我们肯定不是好惹的。你也不用告诉我你在潮州多厉害。以前,潮州有个赵哥,你听过吗?”

“听过,不是不在了嘛。”

“他活着的时候跟我大哥关系很好。整个潮州帮的兄弟,没有一个不认识我大哥的。你觉得你牛逼呀啊?我大哥喊一嗓子,广州、深圳、东莞,就这三个地方来的兄弟就能给你灭了,你信不?你以为你多牛逼呢。今天来跟你好说好商量,吓唬吓唬你,让你知道怎么回事。明天我叫我大姐到山上重新选个位置,不占你老父亲的位置,然后把她父亲的寿材拉过来,入土为安,也就算了。我也不跟你要钱。姓赵的,你要是再跟我扯别的,我就把你活埋了。你信不?”赵二瘸不吱声。马三喝道:“说话!”

“我信。”

马三一摆手,“这么多朋友都在这,你们当个见证。我马三没有欺负你。冤有头债有主,你怎么对待我大姐的,我今天就对付。都听见了吧?他说行了。我带人走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你别想糊涂心思。”

“行,哥们儿,我心里有数了。”

马三说:“对,你心里要明白。你别以为挖坟的事,只有你能干出来。俏丽娃,你三爷抠坟的时候,你都没见过什么叫坟。别说土埋的了,砼浇筑的,我都刨过。你要是再敢来用不着的,你爸也埋在这呢......走了。”

马三一转身,带着二十来人走了。

赵二瘸看着马三离去的身影,咬了咬牙。兄弟说:“二哥,这帮人看上去不好惹啊。你看到他们手中的响子了吗?有的我都不认识。人手一把响子。这他妈肯定是社会人,而且不是一般社会人。”

“下葬吧。”赵二瘸其他话没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三回来以后就把当天在山上发生的事告诉了加代。加代一听,“我艹,我三哥是真行。”

马三绝对是加代手下能独当一面的一员大将,说话办事让人放心。加代很会做事,为了给赵二瘸一个台阶,加代给赵二瘸打了一个电话,“大哥,你好,我是加代。我兄弟上午挺对不住你的,回来之后被我骂了一顿。不好意思了,你别往心里去。明天我让大姐找先生重新选个位置,给家里老爷子下葬,你看行不行?”
“行。你过来吧,位置你随便选。这边我也没有别的话了。之前的事呢,我也挺对不起你们的。对不起啊,兄弟。”

加代一听,“这话不说了。大哥,明天白天我忙完,晚上找你吃饭,也是不打不相识,我们就此交个朋友。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