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人:付海涛

文:晓角

我本科毕业考进体制内,同学研究生毕业月薪2万,如生活千差万别!

我叫付海涛,今年24岁,属龙,本命年。

我出生在山东省中部的一个小山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都是初中毕业就工作了,一辈子没有正式工作,过的很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爸爸从我记事起就在建筑工地干活,他有技术,会垒墙、木工等各种活,虽然辛苦,但是每月能有近万元的收入。

我妈妈年轻的时候,在家里做缝纫工,给庄里乡亲们做衣服挣钱,后来也给县里的服装城加工衣服,再后来做衣服不挣钱了。她就到果脯厂、玻璃厂、水泥厂打工,也在酒店、宾馆干过服务员,用我妈妈的话来说,就是三百六十行,她快干遍了。

我有一个大我10岁的姐姐,姐姐不是读书的料,性格泼辣,喜欢玩闹,坐不上,初中没读完就坚决不愿上学了,无论我妈妈怎么说,怎么劝,她都不去了。

退学后,姐姐在家玩了大半年,经熟人介绍,进了我们当地一个不错的纺织厂,就一直在那里工作。

其实,工作了一年之后,我姐姐就后悔了,每天机械性的重复工作,每天站着看机子,三班倒的工作制,很累!

她后悔自己没有听妈妈的话,没有好好上学。她注意到她们厂里新去的专科生都不用到车间里干活,还有办公室,本科生工作性质更好,待遇也更高。她眼睁睁的看到这样的差距,才如梦初醒,但是晚了啊!

好多次,我姐姐都想辞职,想过自己开小吃店、蛋糕店等等,但是每次都没有下定决心,因为她舍不得厂里给职工们交的保险,要是辞职了,就要自己交保险,而且退休以后,养老金应该也有差别。

姐姐说她们厂里的人,都有这样一种想法,一定坚持干够15年,在厂里把保险缴完。所以,再苦再累,她也一直坚持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姐夫也是这个纺织厂的职工,他性格沉稳,人很勤快。他们两人是自由恋爱的,姐夫好在我姐姐婚姻生活还算幸福。

我和姐姐年龄相差大,从小姐姐管我,我都听,姐姐很疼我,有好吃的都先让我吃,但是我从来不吃独食,选了大份先给姐姐。

我的性格正好和姐姐的相反,有些内向。我读小学时,还曾被同学欺负。我姐姐为我出头,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姐姐在校门口截住那些欺负我的同学说,谁要是再敢欺负我一次,她绝对饶不了他!我清楚的记得,姐姐是一个人去的,但是她那气势真是胜过千军万马。从此,再也没有人欺负过我。

等我读完小学,姐姐已经21岁了。她后悔没有好好读书已经好多年了,自从姐姐知道读书的好,就一再的让我好好上学,还从县里的书店给我买了好多书,她说是她问了那些大学生同事,打听到应该给我买什么书。

姐姐给我买的第一本书是《西游记》,之后又买了中外经典名著,还给我订了《儿童文学》杂志,我从初中就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周末做完作业,我就在家里看书。姐姐有时回来,就看着我看书,但是她从来不看,她说她真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姐姐为了我能学习好,把自己存的2万元钱拿出来,让读了县里的私立初中。初中毕业,我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最终,考到了一所211大学。

大四那年,我也参加了研究生考试,但是复试没有通过。我本想再考一年,但是没想到通过了我们省的公务员考试,顺利考上了我们县的一个县直单位,就这样,我放弃了考研,进入了体制内。

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我能考上公务员,离家又近,父母和姐姐真是高兴坏了,尤其是我姐姐。那天,我面试结束,知道自己考上了,给我姐姐打电话,她当时就在电话那头哭的稀里哗啦的,比她自己考上了还高兴。

我父母更是安心了,我有了安身立命的工作,他们也不再干那些辛苦的体力活了,我们家也搬到县城居住了,我爸爸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我妈妈不再工作了,就在家给我和爸爸做饭,打扫卫生,跳广场舞。

我周末休息就去姐姐家,她有两个孩子了,我去辅导我大外甥女的作业,也陪着小外甥玩,姐姐说现在她真的很依靠我了,我似乎已经从她的弟弟变成她的哥哥了。

工作、生活中的各种事情,她总是愿意听我的想法,也愿意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姐夫也是,他们觉得我读书多,又进入了体制内,见识也多了。

转眼,我已经工作两年多了,虽然说在工作中还不能独当一面,但是常规工作我已经干的得心应手了,而且我愿意用心琢磨写材料,我能感觉出来,领导们对我挺认可的,和同事们相处的也融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有同事亲戚给我介绍对象,现在还没遇到合适的,但我不着急,想先好好工作,慢慢找吧。

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自我评价幸福感挺强的,而且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里,我都能体会到自己的存在感、价值感。

今年过年,正月初七,我和高中同学聚了聚,我们“五人组”高中在一个班,关系一直很好,有两个男生,三个女生,我们都是班里的前十名,都考到了重点大学。

今年聚会,我明显感到不像读书时那么轻松快乐了,气氛多少有点压抑。

今年,我们五个,只去了三个,女生梓涵正在英国读法学研究生,她是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了,今年没有回来。另一个在国内读研的女生,去了外省的姨妈家,也没来。

其余我们三个都工作了,初九就要上班了,所有只有我们三个小范围的聚了聚——我和另一个男生耿伟、女生胡甜甜。

胡甜甜刚考上了青岛市市中心的一所重点高中的老师,虽然她有些担心那里的房价高,但是想想先租着房子,过几年再说,也就有点为考上稳定工作高兴了。

又说到因为长期异地,两个月前,她和谈了五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不过也没有那么伤心,因为她们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聊天内容就只剩下说“晚安”了。

她说:“终于不用每天说晚安了,倒还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最让我感慨的是耿伟,我们两个男生,关系一直很好,他性格比我活泼,以前都是他话多,可以说活跃气氛主要靠他。但是这次,他却一直闷闷不乐,话也不多。

他和胡甜甜关系一般,我们三个都在的时候,我也没问他。我心想耿伟可能是想他女朋友了,他女朋友就是我们“五人组”里的梓涵,在英国读研究生,今年没回来啊。

说起他们两个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挺有趣的。

他们是我们读大二那年在一起的,本来我们五个人都是纯友谊,突然他们谈起了恋爱,两个人还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发两人在一起的朋友圈,还要“不辞辛苦”的把我们共同认识的所有高中同学都一个个屏蔽掉,主要是怕另外我们三个看到。

可不到半年,也是太巧了,我们一个高中同学的表姐和梓涵在一所大学,就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就问胡甜甜知不知道?然后,我们就都知道了。

等胡甜甜走后,耿伟才和我吐露了心声。

他本科毕业后,跨专业考研,到国外读了一年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现在在南京的一家公司上班,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月薪有2万多,但是他却感到很孤独和无助。

恋爱方面,他很爱梓涵,他是很重感情的人,很需要家庭生活中的情感慰藉,但是梓涵更自我一些,很独立,很理性,很冷静,也是一个人还能玩的很开心的那种人。

梓涵想以后定居北京,但是耿伟觉得压力很大。其实,他也是因为梓涵这种想法,所以才去学了计算机,想先多挣点钱。

现在两人异国恋已经两年了,还有不确定的未来,让耿伟很苦闷。

原生家庭方面,他妈妈是县里学校的老师,爸爸是一个单位的副局长,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也是这样的条件,他才能出国留学。

他说出国一年花费了近40万元,他还很节省,从来不出去吃饭,几乎只吃速食食品,水煮菜,也几乎没有社交,不忍心多花父母的钱。

现在终于回来,但是和父母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他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的环境,父母也不太了解,很多事情的看法也不一样。

尤其是他最爱的爷爷,现在逢人就说自己的孙子每月工资有两万多。

他说:“我知道爷爷高兴,但是我却在想,如果我没有这每月2万元的工资,他还会像小时候,像现在这样爱我吗?我还会是他的好孙子吗?”

他说他们的公司,人与人之间很冷漠,每人有每人的工作,完成自己的活,拿工资,就这么简单。

“每天下班之后,我都不知道去哪里,干什么?就只能回到出租屋里呆着。而且干什么都要花钱,我还想为以后存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听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他这些心声可能很少和别人说。虽然我知道他这种状态也是暂时的,他和梓涵这么努力的两个人,肯定会越来越好的,但是我心里也跟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