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黑挨了一顿拳脚,但是仍然不承认是自己干的。二管一挥手,“把他裤子给我扒了。”

刘老黑一听,赶紧捂着腰带,喊道:“哎,不是,侄儿,干什么啊?”

......刘老黑下半身一丝不挂了。二管让兄弟把刘老黑摁坐下,双腿掰开了。二管手里拿着镐把,说:“刘叔,我今天让你知道我是怎么收拾社会人的。我看看是你硬,还是社会人硬。我让你看看多牛逼。”

二管刚要动手。身后传来一个女声,说道:“刘姨来。”

二管回头一看,“不是,刘姨,你......”

“刘姨来,刘姨会。弟兄们,扶好了,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姨握着镐把,说:“老刘啊,想当年我在舞厅也是风云人物,什么样的人我没见过?你玩我们一家?知道这孩子多不容易吗?借钱从你这儿批发车。你玩这孩子等于玩我一样。这些年他们谁敢玩我?在舞厅欠我三十块钱,我追了六百米,把钱抢了回来。你玩我八百万?我再问你一遍,你能不能把车还回来?”

“我没偷。”

“我他妈叫你嘴硬!”说完,刘姨朝着刘老黑的小头砸了两下。刘老黑疼得哇哇叫。

刘姨问:“是不是你偷的?”

“不是我偷的,我不知道。”

刘姨把镐把放在地上,镐把的大头对着刘老黑的小头,用脚一踢镐把的小头,“哎哟”一声音,刘老黑晕了过去。

一盆水浇下来,刘老黑醒了过来,说道:“我错了。别打了,我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了。我承认是我干的。”

二管一听,“好了,刘叔,我念在你老婆认识我刘姨一回的面上,你八百万还给我,行不行?”

“行行行,八百万我还给你。孩子,以后我不敢了。”刘老黑给二管签了一张八百万的支票。

拿到支票,二管说:“刘叔,这八百万是我的钱。我到你们榆林折腾了两回。我爹一股急火攻心,差点过去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打点滴,这笔账是不是还得算一算?”

“我赔你点损失。”

二管说:“我不用你赔我损失。门口我挑好的十辆车我开走了。你也别跟我说别的了。这十辆车我开走,我们这事就了结了。你也别再跟我俩玩花花肠子。你要是再往回偷,我下次来就把你根拔了。听懂没?”

刘老黑不敢不答应。二管一挥手,“走开车。”兄弟们一上车,三下五除二把车开走了。

刘老黑坐起来,捂着下身,拨通了电话,“哥啊。”

“老黑,你怎么了?”

“哥啊,我下身没了。”

刘老歪一听,“啊?”

“你让我缓口气,我跟你说......”老黑白把事情告诉了老歪。

老歪说:“你活该!我说你多少回别这么干。把车卖给人家,怎么还能把车偷回来呢?”

“哥,我不这么干,我哪来的钱呢?这几年,你一打架,我就给你拿钱。你要送礼,我还得给你拿钱。那你说我不这么干,哪里来钱呢?”

老歪说:“这下好了,遇到茬子了。我告诉你,没的鲜红你就算不错了。我发现你胆子比我胆子都大。八百万,你怎么想的呢?”

“这是个甩子。我没想到他挺敢干。”

老歪问:“你怎么回事啊?根被剁了?”

“没剁。拿镐把敲的。”

老歪一听,“下手挺黑啊。”

“哥,就往小头上敲。”

老歪问:“人呢?”

“哥,人都走了。”

“那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啊?我不能上那边抓他去吧?”

“哥,这都是小事。我不挣钱可以,我不能赔呀。”

“你什么意思?”

“他开走十辆车,我他妈收的时候花了六七百万。如果卖出去,至少一千多万。哥,这事你不得管吗?”

“能卖一千多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可不是嘛。我他妈一年多白干了。”

老歪问:“叫什么名字?”

“叫二管。”

“你知道家在哪吗?”

“我知道。”

“我这边找找人。我一会儿到你车行。你缓一缓吧,一会儿我过去。不行的话,晚上找他去。”

“好嘞,哥。”

往大同回的路上,刘姨把电话打给老管,老管当时就坐了起来,“真的吗?”

“真的,去把他治服了,把八百万要回来了,而且还开了十辆车回来。”

老管一听,“挺好挺好挺好啊。哎呀,我心一直悬着。这太好了,赶紧往回来吧。”

当天晚上回到大同后,二管让兄弟们把车低价出手。同时,二管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哥呀。”

“哎,二管。”

“哥,你要车不?”

“我不要车。”

“你要是要车,我送你两辆,白来的。”

加代一听,“净扯淡!”

“真的,白来的,全是百万以上的车,凌志、奔驰、虎头奔什么的。喜欢吗?喜欢的话,我送你两辆。”

“我不要。你好好就行,你这生意不是挺好吗?”

“我挺好的,哥,我发财了。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跟你细说了。”

“行,你买卖好就行。”

“哥,你有门路吗?我这边有十辆车想卖。”

加代一听,“我有门路啊。我给你个电话号,你就说你是我弟弟,把车卖给他。”

“那也行。你把电话给我。”

加代把老段的电话给了二管。二管把电话打给老段,老段二话没说,直接让二管把车开过去。

二管连夜派兄弟把车送到了北京。因为车没有手续,没法上牌,老段给了七百五十万。

原本老歪想当天晚上去大同抓二管。因老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蛋被砸化了一个,情况严重。所以老歪当天晚上没去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