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叶俊荣当时在邹庆身后直接用手一指唤说那个庆弟啊,就是这小子,一指杨经理,就他带着十多个内保把我围住了。

庆哥一听说他妈的,你这么牛逼呀,你想打我哥呀?

庆哥说着话奔着杨经理就来了,杨经理也认识邹庆,说庆哥没有,没有,误会。

陈红当时也说,庆哥你要干啥呀?没打他,都是误会,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刚说完,邹庆就到杨经理身边了,把手抬起来就是一嘴巴子,给杨经理打的一栽愣。

小杨用手一捂脸不敢吱声了,真惹不起邹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红一看,庆哥,你是不是有点过分呢?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就动手打我的人。陈红,我他妈不管怎么回事儿啊,你这么对我荣哥绝对不好使,明不明白?咋的?现在厂子干大了,牛逼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红姐这一看呢,你要跟他们讲理,肯定是讲不明白了,说庆哥呀,你这么的,咱们也别说没用的了,等一会儿行不行?等一会儿我哥来了。

还你哥来了,你哥谁呀?你哥牛逼呀,谁他妈来了能咋的?谁也不好使。

当时邹庆刚说完这一句话,就听见身后有一个不卑不亢,不高不低,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就发出来了,怎么的?邹庆,谁来都不好使,谁来都整不了你呗?是不是谁来都不行啊?

当时这个声音发出来之后,那邹庆他妈再熟悉不过了,庆哥心里边咯噔一下子,包括叶俊荣还有这帮兄弟,同时回头一看,就看身后站着他妈20多人的领头,那个身高一米70多,外边穿个藏蓝色的大风衣,里边一个高领的毛衫,那是气定神闲的,就在这站着呢,手里边叼个快乐。后边跟着丁健、马三、大鹏、金洋、王瑞、哈僧,领着20多个兄弟往这一站,当时就这个气场,把在场所有人都给压下去了。

代哥就说了,大庆啊,怎么的?谁来都不行是不是?

庆哥一看,脑瓜子嗡嗡的,代哥呀,你怎么来了呢?

我怎么来的?你能来我不能来吗?

代哥说着话往他们这面一来,直接就走过去了,到陈红眼前了,小红啊,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下。

代哥,是这么这么回事儿,当时红姐把这个事儿的经过跟加代说了一遍,说他们非得让老妹下来喝酒的,还拿1000块钱,净说一些不好听的,我没让,完了就是那个大哥急眼了,红姐用手一指挥叶俊荣,最后他把庆哥找来了,庆哥来了吧,不分青红皂白的给这个杨经理一嘴巴子。

代哥一听,直接瞅着邹庆。邹庆一看加代,他都忙说代哥呀,我真不知道,不知道是代哥的妹妹呀,你说要知道的话也不能这么办,代哥我大意了,我也没问,不好意思了,荣哥呀,你也是的,你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让人家陪你喝什么酒?

叶俊荣一听,大眼珠子一转悠,说我也不知道这个情况啊,你这玩意你说也不能怨我呀,是不是不能怨我?

对,也不能怨你荣哥,那个代哥呀,不好意思了,你别往心里边去,小红啊,你看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个情况我也不太了解,杨经理,你别怪庆哥冲动了。

当时代哥用眼睛瞅着大庆,咋的?邹庆,最近生意做的不错呀?

挺好的,代哥挺好的,都不错。

邹庆,我告诉你,他妈的你就好好做生意,挣点钱就完事儿了,知不知道?我说句实话,你不适合混社会,你脑瓜子绝对够用,你做买卖挣钱,这是你的强项,混社会混啥社会呀,对你没有好处,整不好都容易把自己搭里边,明白吗?

代哥,我明白明白。

加代用手一指挥叶俊荣,大庆啊,咋的,这是你哥们儿啊?

说着话,代哥往荣哥那面又来了。

大庆赶紧说代哥,这是我一个好哥们,特别特别好的关系。

代哥一过来,把手抬起来就一嘴巴子,给他妈叶俊荣打的一栽楞,邹庆一看,你干啥呀,代哥。

叶俊荣用手一捂脸,懵了,说邹庆啊,怎么回事?

代哥一看,还怎么回事,把手抬起来,又一嘴巴子,还他妈怎么回事?打你还用怎么回事吗?我就他妈打你。

不是你打我干啥呀?

这家伙还不服呢,加代把手抬起来,啪啪啪又是三个大嘴巴子,直接把叶俊荣的嘴角都打出西瓜汁了。这家伙当时懵逼了,荣哥身后的四五个兄弟有点不干了,用手一指,你,你打我大哥干啥?你们欺负人呢。

他们这意思还要反抗呢。

这时候马三和丁健一回手从腰里边把五连子就拽出来了,大鹏和金洋把家伙事儿也拿出来了,直接就支上了,干啥呀,想他妈咋的呀,打仗啊?

哈僧也是用手一指,咋的,你们想打仗啊?

邹庆一看这个情况懵逼了,赶紧拦着,说代哥,三哥啊,别的别的误会,别冲动,别冲动。

陈红在旁边也拦着,说代哥呀,差不多得了,毕竟是在我厂子里边。

加代一歪脑袋瞅着叶俊荣,怎么的服不服?服不服?以后他妈别装逼,听没听见?

当时荣哥用手捂着脸蛋子打懵逼了,脑瓜子干的嗡嗡的,瞅着邹庆一句话不敢说了。

当时庆哥一看,代哥呀,别的别的啊,这毕竟是我朋友,是我哥们,给我一个面子行不行?

邹庆,我告诉你,今天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换他妈别人你试试,腿我给他掐折了,以后记住了,别他妈欺负人,别到小红这块来惹事了,知不知道?

代哥知道了,知道了,我们能走了吧?

走,赶紧他妈走。

这邹庆和叶俊荣那蔫头耷拉脑袋一转身,直接从豪斯夜总会那就出来了。

等庆哥出来之后,那他妈憋了一肚子气,但是没招,惹不起代哥呀,邹庆这家伙绝对是能屈能伸,如果说当天来一个啥也不是的,干不过邹庆的,没有邹庆厉害,那邹庆能他妈熊死你。

但是代哥比他厉害,他只能忍了,他也知道代哥身后关系太硬了,加代一急眼都能给我他妈整没了。

当时这一出来,邹庆看着叶俊荣,荣哥,没事吧?不是邹庆啊,有没有事咋的呀?你能摆了吗?我一看你真不行啊,你啥也不是,啪啪扇我四五个大嘴巴子,这他妈干啥呀,在这打狗呢?

不是荣哥,你说今天你也是点儿背,你遇上他了,这是北京的加代,老大实力了,下边兄弟还多,我真整不过他,你要换任何一个人,你看我邹庆干不干他行了。

邹庆,你他妈的,你啥也别说了,你也别吹牛逼了,你他妈啥也不是,去吧,你走吧,你回家吧,我不用你了,我自己找人。不是荣哥,你要干啥?这个事儿你不打算拉倒?

我拉倒他妈啥呀,我拉倒,给我打这逼样,我从来没吃过这个亏。

不是荣哥,你得理解我,我真整不了他,我们这两伙人一直都不和,但是这个加代太厉害了,你理解我一下行不行?

行,我理解你,回去吧,我不说了吗?不用你了,回家吧,我走了,我回酒店了。

叶俊荣一转身,领着四五个兄弟往车上一上,一脚油门回酒店了,气蒙逼了。

就这搁谁谁都得生气,邹庆来了,自己多挨了好几个嘴巴子,其实这个事儿也不怨邹庆,他真整不了代哥。

就这么的,叶俊荣领着兄弟回到酒店之后,把电话拿出来啊,直接一个号打出去了,喂,老三呢,我是你荣哥,你忙不忙?喂喂,不是老三,你在外边干啥呢?吵吵把火的?唱歌呢?你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把电话给我回过来啊,我找你有急事,快点快点给我回过来好了,电话一撂。

叶俊荣打这个电话给谁打的?他打给伊春的社会了,这小子外号叫司老三,打黑风暴里边有个司老三,司老三其实真正叫柴老三,柴老三在伊春相当牛逼,相当好使了,叶俊荣跟柴老三的关系相当不错了,五分钟之后,老三一个电话给荣哥打过来了。

喂,荣哥呀,咋的了?

老三呢?你在哪儿呢?

我在伊春呢。

老三,我在北京出事了,荣哥想让你帮个忙,你在伊春给我找一伙兄弟,找个五六十人,完了之后到北京来帮我办个事儿。

荣哥,你咋的在北京出事儿了?

我他妈在北京让人给打了。

你让人给打了?净扯淡,你这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多大场面没见过,谁敢打你呀?

老三,别说没用的了,你荣哥再牛逼,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人家的地界,我这边没有兄弟,我咋跟人家干呢?老三,你这么的,你给我找兄弟,敢打敢干的,我不让你白忙活,每个兄弟我给800块钱,你们是开车过来还是坐火车过来都行,荣哥,这个忙你能不能帮?哥呀,咱俩这关系还说啥了,再一个,你不用给我拿钱,我就把兄弟派过去不就完了吗?

老三呐,钱我必须给你,而且你必须亲自带队过来。

那咋的,荣哥我也得过去啊?

那你必须过来呀,而且钱一分不带差的,每个兄弟800,到北京之后,我管吃管住,你们就帮我把这个仇报了,之后打完仗你们就回东北,回伊春,啥事都没有。

司老三当时一想,那行荣哥,那我带人过去,但是今天去不了了,明天吧,明天我把兄弟都叫上啊,我们从伊春奔着北京就过去。

那行老三你抓紧找兄弟,你们过来就完事儿了。

好了,哥,电话就撂了。

电话挂了之后,老三当天晚上就开始叫人了,一顿打电话摇人,而且这小子当时找的都是30出头35岁以下的老爷们,这帮小子都是敢打敢干的手子,不像20多岁的小孩一打硬仗就跑,这帮玩意儿绝对全是见过世面打过硬仗的人。

司老三当时找了五六十人,这帮小子在伊春都没拿五连子,毕竟伊春离北京的路途挺远,拿五连子在路上出事呢,他们就拿大开山,还有枪刺啥的全带着了。

而且老三他们是开着车奔着北京来的,第二天往北京来的时候,老三一个电话给叶俊荣就打过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喂,荣哥呀,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能有五六十人,我们在伊春呢,现在开车往北京去了,你不着急吧?毕竟伊春离北京挺远的。

老三呢,我知道,不着急啊,你们往过来就行,到北京之后你给我打电话,酒店啥的我都给你们开好了。

那行,哥我知道了,再一个,那我们五连子冒烟的家伙事儿都没拿,因为路上太远了,怕到北京出事儿,我们就拿大开山,还有枪刺啊。

那行,没事儿,老三,五连子你们不用拿,到北京之后,荣哥给你们整就完事了,你放心,啥事儿不带有的,你们打完仗之后开着车直接回伊春了,这边有啥事儿我自己处理就完事了。

那行,荣哥我明白了,电话一挂。

就这么的,叶俊荣在酒店里边等了两天之后,司老三他们开着车直接干到北京了。

到北京跟叶俊荣一见面,说老三呐,辛苦你了,荣哥得谢谢你。

荣哥呀,跟我别客气,咱们多少年感情了。

这俩小子一握手,兄弟们啊,都辛苦了,酒店已经开好了,走走走,咱们直接上酒店啊,先吃饭,吃完饭之后大家休息。

就这么的,他们到酒店之后先吃了一顿饭,随后回到房间就休息了。

这帮小子刚到北京当天没动手,毕竟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得好好休息一下,才有精神干仗。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叶俊荣这小子挺牛逼挺硬实,我都不存在说偷袭你加代,我就明面上真刀真枪跟你干一下子,因为他也知道黑龙江那边的社会牛逼,敢打敢干,你要是论硬碰硬的干一下,四九城的社会照黑龙江的社会真就差点意思。

叶俊荣当时也挺牛逼的,他在北京没通过邹庆,自己通过别的渠道买了他妈二十把五连子,还有双管裂,因为之前他在张家口,张家口离北京也不远呢,也认识不少社会人,再一个实在不行,我花高价买呗,20把家伙事一共花了18万。

五连子买完之后,叶俊荣这边那就准备好了,当时在酒店里边,荣哥把电话拿出来,一个号给代哥就打过去了,喂,加代呀,是不是加代?

对,是我,你是哪位?

我他妈是哪位?你不记得我了,头两天刚给我打了扇四五个嘴巴子,加代,你不牛逼吗?你不是北京的大哥吗?我他妈今天就要碰碰你。

代哥一听咋的?你谁呀?你他妈那天豪斯夜总会那个叶什么荣啊?

对,就是我,我是叶俊荣,加代,你听好了,我他妈要干你,而且我告诉你,我都不偷袭你,我就真刀真枪的跟你干一下,我从黑龙江伊春我找的兄弟叫的哥们,你敢不敢跟我甩点干一下?

代哥一听说他妈叶俊荣啊,你真是混大了,在北京你敢跟我干啊?我能怕你吗?你说吧,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在哪干啊?我加代听你的。那行,老弟,那我就定点了,咱们就在朝阳公园干一下子,因为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今天下午五点,我在朝阳公园挖好坑等着你。

加代呀,你不牛逼吗?咱俩甩点就在朝阳公园,今天下午五点,我在这挖好坑,等着你,再一个加代,你要是个爷们儿啊,你他妈最好别报捕快,你要报捕快我都瞧不起你,你他妈啥也不是。

姓叶的呀,就他妈打你这逼样的,我还用找捕快,你在朝阳公园等着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等着吧,电话就撂了。

这个时候代哥正在家吃饭呢,接完电话之后这脸也拉下来了,也不高兴了,扒了两口饭,这时候静姐就在旁边坐着呢,张静也看出来了,说老公啊,出啥事了?

小静啊,没事啊,从东北来一伙社会跟我俩叫号,要打我,没有事儿,你不用管,晚上的时候我出去解决一下。

静姐也知道拦不住代哥说,老公啊,你要出去解决,可以解决,我知道拦不住你,但是你一定要小心,毕竟现在有孩子了,还有我呢,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没有事儿,小静你放心吧。

就这么的,代哥吃完饭之后直接从家里边就出来了,往车里边一坐,一个电话打给马三了,喂,三儿啊,你听好了,你把丁健,大鹏、金洋,王瑞都给我叫上,今天晚上在朝阳公园那块儿,咱们要打仗。

三哥一听,哥呀,干谁呀?谁他妈这么牛逼,敢在四九城跟你俩打仗?

就是前两天在豪斯夜总会,咱们揍那小子,他在东北找了一伙人跟我甩点了。

那行,哥我知道了,我把他们都叫上。

就这么的,电话一撂,随后代哥把电话拿下来,一个号又打出去了,因为加代知道这个叶俊荣既然能从东北往北京调人跟我干仗,那绝对是二踢脚打飞机不是一般炮,要是一般小流氓的话,就在北京,我扇你几个嘴巴子,那都得忍了,你也犯不上这大车小辆的从他妈东北找人来干我加代呀,加代一寻思对面这伙人肯定是他妈挺牛逼,所以当时代哥一个电话打给李正光了。

喂,正光啊,在哪呢?

代哥,我在麦当娜呢,咋的了?哥。

我这边有点事儿,你在麦当娜等着吧,我过去找你去。

那行,哥,那你过来吧,我正吃饭呢,你吃没吃饭呢?你要没吃的话,过来咱们一起吃呗。

不用了,我在家刚吃完,你们该吃吃你们的,我过去跟你说点事儿。

那好了,哥,你来吧,电话就挂了。

这时候李正光他们刚炒好菜,旁边高泽建、陈洪光,什么朱庆华,崔始德这几个小子坐在一张桌上哇哇的吃着大米饭,桌子上炒了好几个菜,什么尖料干豆腐,鱿鱼炒韭菜,红烧排骨,这几个家伙吃的可香了。没有一会儿的功夫,代哥直接就干到了,进里边一看,这哥几个在这吃的正香呢。

正光一看,代哥,来来来,快坐下,快坐下,你吃不吃一口?

我不吃了,你们吃吧。

哥呀,你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有事儿,啥事儿啊?

前两天在陈红那豪斯夜总会,我把一个姓叶的小子我打了好几嘴巴子,是这么这么回事儿,现在这小子在东北宜伊春找了一伙人,说要来干我来跟我甩点了,下午五点在朝阳公园要跟我俩干一下。

正光一听黑龙江伊春?

对,黑龙江伊春的。

哥,这伙人叫啥名?

姓叶,叫叶什么叫?叫叶什么荣,你认识吗?叫叶什么荣,哥想不起来了。

正光一歪脑袋,泽建呢,你听没听说过,认不认识啊?

高泽建正吃大米饭呢,往嘴里边划拉呢,光哥,我不认识啊,我他妈认识他是谁呀?我谁也不认识,认识他干啥?我就认识我的五连子,不服就干他就完了。

你他妈也不会说人话呀,一天他妈就知道干,说代哥呀,对面啥意思啊?对面跟咱们甩点了?

对,跟咱们甩点了,要干一下,五点在朝阳公园。

没事,代哥,晚上我跟你去打他就完了呗。

正光啊,这伙人既然能从黑龙江伊春来四九城,绝对不是善茬,咱们这边得做好准备。

当时高泽建在这吃着饭,一听这家伙乐了,李正光一歪脑袋,你妈的,你乐什么玩意啊,我们在这唠嗑呢,你乐啥?

我没事儿,光哥,代哥不用管他什么黑龙江他妈伊春的哪块过来能咋的,咱们打他就完了,有我和光哥在这呢,我们这几个兄弟不用怕他。

高泽建这小子就知道干,李正光这伙人里面,除了正光之外,高泽建是最能打的,谁也不在乎,那小霸王不是白叫的,爱谁谁急眼我就干。

代哥当时就说了,正光啊,不行的话呀,咱们这边多找点人吧,人少了别吃亏。

这么的代哥,你还别找人啊,人我给你找就完事了。

正光,你这能找多少人呢?

我能找多少人,我有的是人呢,就我这朝族一条街这块,我打个电话,三四十人,四五十人立马就过来,而且都是敢下手敢干的,这帮小子贼狠,哥呀,你不用找了,我现在就打电话。

说着话正光把电话拿出来,一个号打出去了,喂,小伟啊,你抓紧给我找一伙兄弟,找个三四十人就行,完了之后,把家伙事儿五连子啥的有的都带上,对对对,找那个敢打敢干的啊,你们之后找完人到我麦当娜歌厅集合就行,对对对,一会儿就过来好了,电话一挂。

正光打完电话之后,这个时候马三丁健大鹏他们直接也到麦当娜哥厅了,跟代哥他们一会合,随后正光找的这些兄弟得有三四十人,都是朝族的兄弟,这帮家伙贼他妈敢干啊,那一个一个横楞横楞的,面无表情,只要李正光一句话,这帮小子就是往上冲,不管你谁,我就干你就完事儿。

当时正光和加代这面一共找了四五十人,等人到齐之后,这个时候就来到下午04:20了,此时还没等加代给叶俊荣打电话呢,叶俊荣这小子牛逼闪电的把电话给代哥打过来了,喂,加代呀,怎么的呀,敢不敢去呀?我告诉你啊,我们这边马上要出发了,奔着朝阳公园去了,如果说你要害怕了,加代,你不敢去的话,你就给我赔礼道歉,给我拿个几十万的赔偿,这个事儿就拉倒了。

叶俊荣啊,你他妈说话呢,你还是放屁呢,在北京我要能怕你,我加代还混不混了,我不管你是从哪找的人,你来多少人,我都给你打回去,记住了五点,朝阳公园,我还是那句话,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小逼崽子,你吹牛逼吧,你抓紧往朝阳公园去啊,我们已经过去了,你看我怎么打你,电话就挂了。

这一挂电话,代哥这边李正光,高泽健,马三丁健这帮兄弟都拿着五连子往车上一放,一脚油门,奔着朝阳公园那就来了。加代正光领着兄弟开着车奔着朝阳公园那就去了。

这路上无话,加代他们先到朝阳公园的,此时叶俊荣还没来呢,代哥他们到了之后,从车上一下来,在这块就等着,结果没有十分钟,对面哇哇的干过来十六七台车,而且这个牌照都是黑龙江的,叶俊荣这帮小子来了,这帮家伙到了之后把车一停下,从车上就下来了。

当时叶俊荣这帮兄弟手里边全拿着家伙事儿的,有拿大开山的,有拿枪刺的,当时他们还买了20把冒烟的家伙事,有五连子还有双管裂,这帮小子气势汹汹的就过来了。

当时代哥和荣哥这边离着也就二十七八米,三十来米,两伙人往这一站,叶俊荣当时在队伍最前边,那是趾高气扬的叼个快乐,相当牛逼了。

说他妈加代呀,行啊,挺牛逼呀,真敢来呀,你看今天我打不打你个小逼崽子,敢扇我嘴巴子。

代哥在这边一听,瞅了一眼正光,李正光也看着加代,代哥当时一张嘴就要骂叶俊荣,正光直接一伸手,一拍代哥肩膀,哥呀,你别说话,泽建,放五连子。

高泽建一听就明白了,因为李正光明白知道跟黑龙江的社会怎么打仗。

高泽建拿着五连子一搂膛火,咕咚就一下子,旁边马三和丁建一看,他俩也是五连子一搂膛火,咕咚咕咚也开火了。

这几下子放完之后,把叶俊荣这面整他妈一愣,一看对面他妈挺猛的,没说话,先开火了。

这时候李正光从人群里边直接就走出来了,往前这一走,再一个刚放完五连子,当时叶俊荣这边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李正光身上了,这帮小子往前这一看,正光一米70多的身高,瓜子脸,包削的面庞,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杀气。这个时候叶俊荣包括司老三司老五,这帮小子往正光这一看,就感觉这个人咋这么面熟呢,说他妈好像在哪见过呀,想不起来了。

李正光用手一指,你们他妈是不不想活了,上四九城来撒野来了,知不知道我是谁呀?老三呢?是不是司老三?不认识我了吗?

当时老三懵了,说他妈这谁呀,想不起来了,这一帮小子直勾勾的往正光这边就瞅着,高泽建在旁边用五连子一指说他妈的,你们不认识这是谁吗?这是光哥,哈尔滨的李正光,你们不认识吗?

李正光这三个字一喊出来,包括叶俊荣、司老三、司老五,还有后边这帮兄弟,心里边儿咯噔一下子,正光的大名,在黑龙江的社会上那就是一个传说,大了去了。

当时司老三和司老五那是恍然大悟。

心想他妈的李正光多少年前不都没有了吗?怎么在北京冒出来了呢?这俩小子都懵了。他俩懵也是正常的,因为想当年乔四在哈尔滨,他们在乔四面前啥也不是,乔四上伊春打麻将去,有一次输了六七万,四哥当时不愿意,急眼了,随后到司老三歌厅去玩去了,给他妈老三老五一顿大嘴巴子,给他妈收拾屁了,板板正正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而且说句实话,就是当时在哈尔滨的社会上,在社会上来说,李正光的名字比乔四还牛逼呢,乔四有啥事都让正光去办去,所以说在黑龙江的社会上,一听说李正光,那心里边都打个寒颤。

正光瞅着他们,老三呐,你他妈挺牛逼呀,你想干啥啊?你想咋的?

哥…哥?是光哥吗?真是光哥呀。

老三吗?来来来,你看看是不是我,你给我过来,你到我眼前来,过来。

这司老三一瞅,胆胆出出的,慢慢悠悠的就过来了,到眼前一看,真是他妈是李正光,说光哥呀,我这不知道啊,不知道是你呀,光哥,你怎么在北京呢?

我在哪还他妈跟你有关系吗?从伊春带这么多兄弟过来干啥?来打我哥来了。

正光用手一指加代,这是我代哥知不知道?

不是光哥,我不知道啊,关键那荣哥给我打电话了,说让我们上北京来办一个事儿,光哥,你看这个事儿咋整?毕竟我们从黑龙江过来的。

你他妈过来能咋的啊?你过来就牛逼呀。

正光说这话,对着司老三就一嘴巴子给他妈老三打的一栽了。

光哥,你干啥?你咋打我呢?

当时司老五在后边用手一指,你干啥呀?你怎么打我哥呢?

正光往后一瞅,老五啊,是不是老五?来来来,你也过来,你他妈不说话,我还没认出来你呢,你过来,你过来。

司老五一看,拧拧哒达直接也过来了。咋的?你们哥俩挺牛逼的替叶俊荣来办事儿来了,你俩想咋的?

司老三一个手捂着脸,光哥,我们俩不想咋的,我们既然从伊春来了,荣哥找我们办事儿,光哥,那你看这个事儿,你说咋整吧。

咋整?我听你这意思,不服吧,你想跟我干一下呗。

高泽建在旁边拿着五连子一举起来,你们俩他妈真牛逼呀,想跟光哥对着干呢。

正光一歪脑袋,泽建呢,放下,不用你,你放下。

说他妈,我问一下你们哥俩是不是不服啊?是不是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李正光不行了,如果你们俩要是不服,硬要替这个什么叶俊荣出头,我给你们俩一次机会。

光哥,你啥意思啊?你说这话你啥意思?

我啥意思,去,回去从兄弟手里边儿把五连子拿过来,拿五连子去。

不是,光哥,你要干啥呀?你想干啥?你,你就直说。

我让你把五连子拿过来,去,拿去。

正光用手一指,说来来来,你们俩把家伙事儿送过来,快点送过来。

后边的兄弟也懵了,这一帮小子都听说过李正光,在后边还议论呢,说他妈,这个就是李正光啊,乔四手下第一金牌打手,这家伙太狠了,那一急眼,谁都干。

正光用手一指,就你们俩过来啊。

站在最前面两个小子拎着五连子,李正光一指他俩,这俩家伙嘚嘚嗖嗖就过来了。

这个时候正光直接就说了,老三呢,老五,来,把五连子接过来,拿到你们手里边,司老三和司老五,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啊,这俩小子真没客气,一把把这五连子就接过来了。

你这么的老三,我给你们俩机会啊,但是你们俩别不中用,光哥一歪脑袋,泽健,相浩,还有马三丁健,你们谁也不行动手啊,代哥,所有人谁也不行动,这个事儿就让我李正光解决,我看这俩小子是不是那个。

随后正光看着他俩,来吧,光哥给你们俩机会,拿着五连子,来,举起来对着我的脑袋啊,来,你们现在就打我,现在就干我,今天你们俩要把我干销户了,我算你们俩牛逼,我也不怪你们俩。

老三和老五直接懵了,手里拎着五连子不知道咋地了,泽建在旁边拿着五连子一搂膛火说,他妈的小逼崽子,你们谁敢动光哥一下,光哥要掉一根毫毛,我他妈灭了你全家,我直接到伊春,我给你全家全干了。

陈洪光在旁边也是,我告诉你们俩,你们谁要敢动他,我把你们家祖坟都给你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