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提起张宝义这个人,很多老哥老姐都不陌生,他是张宝林的亲弟弟,也是石家庄人,因为他哥进去了,他没有什么靠山,而且他没有什么底子,没有钱,也是大伙这个帮那个帮,当时在石家庄呢,整了一家货运站,大伙看征服里边那个刘华文,后来整货运站那个是真实改编的。

咱今天的故事就从赵宝一开始讲,这个货运站买卖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一个月保底收入至少得在15~20个左右,算得上是不错的一个小买卖,要是养家糊口来讲足够。

他身边的兄弟也不算太多,算宝义在内总共8个人,而且都没成家,谁都没有媳妇,没有孩子,老光棍拿这个钱大伙一体也挺好,日子过得也算比较潇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给代哥打个电话,哥呀,宝义,我这一天反正在石家庄也是爱出去,哥,你要是没有什么事,你来呗,兄弟,在石家庄请你吃饭,有机会我过去,你有事啊,我没事,哥就是想你了,跟你唠唠嗑聊聊天,你不也最近挺好的吗?

挺好的呀。哥跟你说句掏心脖子的话,今天这事你给我打电话了,平时我也不能跟你唠,咱们可得稳重一点,知道不,未来的路上,包括未来的社会,哥跟你说过一万遍,咱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打架,杨明这个哥不能反对你啥,但是你记住了,到啥时候把钱放在头一位,我明白,心里都有数不,没别的事吗?

我没别的事,那就先这么的,有时间哥过去看你去,好嘞,哥这电话撂下来,然而也就能过个四五天,身边这帮兄弟大帅,包括老九他们几个正在中餐馆点了几个菜,正喝啤酒呢。那时候的社会人,你要说你不喝酒没法交朋友,因为大伙都喝酒,聚到一起就是喝,喝多之后洗洗澡,唱唱歌。

宝义这个时候是什么态度呢?

老徐跟大伙讲一下,就是到任何饭店吃饭没有结账的,不是他不讲究,也不是他不仁义,是饭店不敢要。

他是正经八经混社会的那股很近,而且他也会整,他就不去小饭店,都是大饭店,几百平上千平以上的。

饭店往屋里一进,找个地方往过一坐,老板过来给夹菜,他也不点完之后呢,说那个钱我给你不行,不能要啊,那个有机会你帮我办点事就行,就是钱他不敢提,跟宝义基本很少有提前的,正吃饭呢,电话响了,拿起来扫一眼,哎,谁呀,是个女的,义哥,我是老五他媳妇弟妹啊,你干啥?

老五没给我打电话呢,易哥,你在没在货运站?

你在货运站,我找你去,我这才吃饭呢,那我回去你过来吧,你有什么急事电话你就说呗,我见面跟你说呗。

拔了一撂,打着屋里出来,回到货运站,眼见着一个女的骑个自行车在门口停着等着呢。

宝义这边一下车,一摆手,弟妹这一过来,自己过来的呢,有事。

老五这一晃好几天没回家了,一哥,我就寻思过来打听打听,上哪了?

他出门了,往黑龙江那边去,正好有一批货,他是咱这站里面老司机了,带了3台车,一共算他4台车,上黑龙江送货去了,没打电话呀,没打电话呀,我打。

电话也没人接,不能,应该往回来呢吧,这一晃走几天了?

帅啊,走几天了?

哥,走两天了,才走两天,怎么得明天能回来,就24小时,他们换着开也得明天能回来,你要着急,我给你打个电话,我问问别的司机行不?

兴许睡着了,兴许喝多了,他好喝酒一哥,我不是跟你说别的,我就在家睡不着觉,好几天了,我梦到老五可能出事了,你净瞎说,我给你问问帅子,你把司机电话本给我拿来,跟他一起去的都谁把那电话号给我找过来,说完话给拿过来了,这一瞅,四台车8个司机,这也算长途了,宝义拿个电话号给摁过去了,怎么没人接呢?

再给我找一个,8个司机,宝义打七个,不是关机就不在服务区,再就没人接,剩最后一个宝义都不打了。

俏里挖的都干啥去了?

这司机都拿去了,不知道,一哥正常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到家,就联系不着了,你们给我打,挨个找,司机都丢了,我这一车货哪去了?

还有我的车呢,赶紧问。

这大伙噼里啪啦给打电话,但是谁拿的不也是电话吗?

怎么你宝义打不过去,别人就打过去了,谁也打不过去。

这一下宝义也着急了,说叫谁给扣下了,或者阿四给扣了,那不可能,没有什么违法的东西,正常送货呀。

弟妹你别着急,进屋坐一回来,你中午吃没吃饭,我在家吃一口,那谁去给弟妹买点吃的给迎进屋里了,在货运站里边得等了4个多小时,一直到傍晚5点多钟,一点音信没有,电话打出多少个,包括也问这帮司机的家属,给你们去没去电话最近连没联系,没有一个说联系的,说两天了没有动静。

这一下宝义也慌了,弟妹,你这么的不行,我就给那边哥们或者说我去一趟都行,我这边指定给你找到他放心,不能出大事,他就是一个给我开火车的司机,他能怎么的?

也没有仇家,也没有什么的,你该回家回家,该睡觉睡觉,该照顾孩子照顾孩子,这是义哥答应你了,我指定把那小子给你找回来,义哥,谢谢你啊,我不瞒你。

说这回跟老五出门的,咱家孩子也去了,这我咋不知道呢?

这不放寒假了吗?

眼见过年了,完了,老五也说,你看咱们也是出车,就当领孩子出趟门旅旅游,说到哈尔滨,到那边溜达溜达,给儿子买点啥,这就没有动静了。

弟妹没事,你把心装肚子,里边啥事都没有。

义哥答应你,啥事都没有,你回家吧,我指定给你找回来。

兴义哥这好说歹说给劝走了,把他送走,宝义在屋里头一坐。

来吧,大伙研究研究,这几个兄弟围了一圈,都说说吧,人哪去了?

这事丢了还是哪去了?

他身边这个冯帅是个挺稳重的哥们,也说了,一哥,我不知道我这话能不能说说,大大方方说,我觉得这事不对啊,我感觉应该跟阿四不沾边,应该是被当地社会给扣下了吧,那扣下了是不是得来个信呢?

你是要钱呢,还是要什么的,你不得给来个信吗?

这话我不敢往大了说,一哥,但愿不是吧,你说明白,有可能叫人给打了,现在你打电话联系不到,如果真给扣了,他也得联系咱们,没人联系咱们,那最极有可能的就是人都在医院,咱谁都没得罪啊,咱跟谁都没有仇啊,这么的吧,一哥,你也别着急,咱这两天大伙都打听打听,当天就只能先这么样了,当天晚上过去保一宿,基本没怎么睡觉,都给打电话开始问,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这八个司机里面的其中一个给回电话了,直接打给宝义了,这边一接宝义,他比宝义岁数大50来岁。

好意啊,哎,刘哥,你们丢了,你们三四天不打电话,别提了,宝义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咱们这车队刚进哈尔滨,这小子姓庄,当地都管叫傻庄子,就给车给截停了。

我跟老五下车就问,我说这怎么事,他就说谁让你们跑这趟线的,说咱抢人买卖了,跟人没打招呼,把车上的货给抢了,车也给咱扣了,咱八个人下来之后,寻思给你回个信吧,打个电话,这帮小子可倒好,手里边连杆猎五连子,还有全拿的砍刀,他那50来人,我现在受伤是最轻的,宝意我身上挨了9刀,我这在医院昏迷三天,我才醒过来,医药费都没交呢。

你先别说你啊,老五领儿子去的,是不有这事我都不忍心说。

小孩的腿上叫人给砍了一刀,正好砍膝盖后边,当时就给砍跪下了。

俏丽挖的老五怎么样?

老五就打了一五连子,蹦肚子上了,现在还没醒过来呢,你撂了吧,你们在哈尔滨等着我,我现在马上往过去,我到了给你们交医药费。

听没听明白,老刘你等着我,宝义你千万家小心。

话都没等说完就给撂了,到门口往这边一喊,都集合划着一喊,他兄弟不多,孙宝义总共8个人,噼里啪啦都跑过来了,砸地了。

一哥这就把这事跟大伙一说,那帮兄弟一瞅,一哥怎么整你说了算,最近还哪台车往那边跑了,今天下午就有两台车也是往那边送货的,走,咱8个跟着叫他把车开过来,该拉货拉货,咱跟车走,一哥你打听明白没有,怎么回事,一摆手,都打听了,到那再说,把家伙事全带上,上车里边取家伙事,带行李,带衣服,这一摆手,上屋礼,行李包括现金、箱子、花。

生米全备上,以及五连子子什么的全扔车里了,原计划是两台挂车往过跑,宝义自己也不开车了,直接干三台挂车往过送,要不第三台挂车是后天发车,这全当天发,他这往车里一坐,司机都蒙了,易哥,你怎么跟车呀?

我跟车,你大大方方往那走,我也不吓唬你。

老六他们几个出事了,叫哈尔滨的集火社会给打了,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你大大方方往那开,你义哥跟你们车去,我去了,我看看,因为也挺远。

宝义跟着身边几个兄弟也说了,到那没有别的帅子下手,都给我黑点,咱补充给自己司机报仇,就是抢这条线,咱都得往死干。

瞅一眼身边的哥7个,这几个兄弟谁也没吱声,行,听你的,一哥这八个人来了,三台挂车开了30来个小时,因为挂车开的爷们,滑干过来了,马上要到哈尔滨的时候,正好是傍晚6点来钟,天使不亮不黑,前面俩路口就进哈尔滨了。

宝义在车副驾,这巷子就在挡杆旁边,他加根烟眼。

见着在路边得停了十来台轿车,也不知道那边是谁给通信了还是怎么的,在那车旁边里站了十多个小子,宝义也不认识谁是谁,那个傻庄子真就在车里待着呢,在车里一下来,那边兄弟也说了,庄哥车到了,还是石家庄那边的牌照,拦不拦下拦下,这个得拦下,上回那些玩意卖100来万,给他截停,给他别停这100手十来个小子跑过来了,手里边有拿着大战钢刀,还有双管裂的五连子,往那一站停下停下停下,宝义就在副驾坐着,司机瞅见了,一哥怎么整给我踩油门雷踩到底撞过去,他只要敢不躲我,对,没他给我撞,他出事我担着,哎,方向盘一把稳,油门一踩住了,这车一给上油刷了的一下子,这边十来个小子真就没想到,他们干这买卖快二年了,没有他劫不停的车,遇到这样的猛了,因为啥呢?

反应过来的时候来不及了,这十来个小子躲过去七八个,有三四个咣当就直接给怼飞了。

帮的一下子七八十迈给撞的,不至于当场就得没,但是最起码最起码命大也得是重伤,全给干飞了。

傻庄子都懵了,哎,俏丽哇的拿家伙。

一喊拿家伙时,司机也问一哥咋整,你停下停旁边司机刹车,陆续停旁边了,傻中子距离他的距离他有100多米,取完家伙这100手上上上上围过去,宝义在车里都没下来,在副驾趴一炉糖火,拿着电话干过去。

帅子白一哥看没看见,看见了他只要过来,你们看我打,就直接开始动手,直接往身上崩,听没听明白,听明白了,他一撂,跟司机说,一会儿别害怕,一会儿我下车打他,别害怕,我不害怕,一个我不害他。

眼见着傻庄子在后边跑过来了,傻庄子端个家伙下来来下来,没人吱声,车门也没开,傻桩子提了个响子往过走,眼见着到副驾这刚准备拿手指唤顺窗户,五连子管子一直出来保一帮就一响子,这一响子正好从上往下打,就打他肩膀。

上了,咕咚一声就给打坐下了,没成想宝义堵了一下,把一撸朝腿上帮就干一响子,这么说吧,不能说当场就给腿摘掉,但是这一响子就打到骨头了,咣的一下子,傻庄子手里的响子打飞不说,人坐地就起不来了,后边这帮小子还得有三十来人,哎,怎么还有响子呢?

刚说有响子,后边还两台挂车呢,冯帅他们几个车上噼里啪啦一下朝身上就打,撬里挖了,咣咣,那就是平推,那就是斗痕一样。

宝义在扶驾一蹦下来,他一撸就朝前面挨个打,别看人少,就八个人打你30多号,你有脾气吗?

就你手里掐着五连子管子,都不敢往前上,都得往后退,叫宝义给打趴了,也就能持续一分钟6到十三四个,剩的二十来个都跑了,跑的也没撵,宝义一招手,回来把花生米给我对上,嘣嘣嘣对满之后,嘎巴一撸,往地下一蹲,烟一点着,谁叫傻庄子?

来,你们几个说话,谁叫傻庄子不说话呀?

啪的一顶上,你说谁叫傻庄?

我不知道,大哥我不知道,俏里挖的风一响子腿就给摘掉了呀,哈哈哈,剩那十二三个都蒙了,你说谁叫傻庄子?

大哥我服气了,最开始的叫你打那个就是傻庄子,在你车旁边坐着那个腿露骨头,那个宝义一回脑袋给他几个拽,一边去往过一雷倒着傻中子边上瞅瞅他这都疼蒙了,拿手摁着大腿哇哇躺西瓜汁,肩膀都给打烂了。

兄弟,你认得我吗?

不认识,三天以前你在这劫了四台车,有印象没有印象,那几台车就是我货运站的车,你比我饿呀,我就实打实告诉你,兄弟,你要是个老百姓,我都不打你,你记住没,我专叫牛逼的收拾,你要说你狠,你说你硬,你说你领你好使,我就专打你。

这样的咱俩也不用废话了,我车给我撂哪了,我那货哪去了?

我那司机,我知道在医院住院呢,医药费你们都没给交,说说吧,怎么解决,你要不说话,我给你腿摘了,你那条腿不想要了是不?

兄弟,我就跟你实话实说。

说吧,你就是给我打没了,我也给你解决不了,什么意思?

我就是个跑腿的,我是跟大哥的,你大哥是谁呀?

我大哥是哈尔滨杨三,杨三是干啥的?

在我们这也是整货运站的,整个黑龙江市好几家总店就在哈尔滨,我就是他底下一个兄弟给他跑腿的,我要钱没钱,要啥没啥,我那天给你车劫了之后,我回去把车把货都给他了,他给卖了,与我半点关系没有。

但你说我打你兄弟,这事我得认,这事确实是我干的,我对不住你兄弟,那你说玩社会这玩意,谁把谁给打了?

王宝义就听不下去了,往起一站说的有道理,你打谁都行,有个小孩才七八岁,一个小男孩,你往腿上砍呢,你还是人揍的吗?

你往腿上看,那孩子将来落残疾了,谁给负责呀?

你是恶人,你记住了,我叫张宝义,我比你们任何人都饿,朝另一条腿上咣咣咣连蹦三下,这腿就没了,都不是给掐折,是没了,当场打昏迷了。

保疫站那气得直喘,孩子,你都打这几个哥们,移过来一个,咱怎么整来你们几个?

你们大哥是杨三了,都杨三的兄弟,这几个小子一瞅啊,都是三哥的兄弟,妥了,老李啊,你们三台车该送货送货去,别管咱们了,你们十来的小子领我去,你们货运站在哪?

冯帅一瞅,易哥,你要干啥什么?

我干啥呀,我来一回,我就打那么几个跑腿的,我传出去不叫人笑话吗?

我要么我就不来,来我,就连他货运站我都给他扫了,什么养三养几的牛博呀,来我见识见识,我张宝义连命都可以不要他有这个狠劲让我服他要没这个狠劲,他活该叫我打你不能劫我的车,卖我的货吗?

我要他脑袋不行啊,太冒险了,什么冒险,吃江湖那碗饭你不知道,横竖是个刺,这道理你都不明白,你玩什么社会过来拿手艺使唤。

有两个轻伤的一瘸一拐过来了,大哥,咱服了,你别叫咱领着去了行不行?

回头三哥,没有回头三哥了,你三哥注定今晚是废了。

打几台车,拦了几台出租车,执意要去,谁也拦不住。

他的性格不光是狂,他也真狠,他有脾气,打出租车压着他俩进到市区了,前边距离他那个货运站还能有个二三百米的时候,这小子也说了,前边再拐俩弯就到了,大哥,一会到门口,你把我放了吧,行,一会我把你放了。

师傅,你慢点开到门口完之后你给我挺远点,老弟啊,来打架的吧,你咋知道呢?

我瞅你长这个面相,你就是带那个横劲,一脸的横肉,说那个多余了,谁狠不狠谁狠不横的不是能看出来的,那得靠着做,走,你给我拉过去,这车就开过来,他是个大院,里边东西可全了,包括那个推土机都有,停在院门口了,门口挂个牌匾,这一停下,总共打了五台车,梆梆梆梆一下来,宝义的家伙就在皮夹克里别着呢,不管是那个年代还是这个年代,叫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你是那个,你到哪都是那个,就哪怕你单蹦一个人,你都是那个,对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性格软优,就是欺软怕硬到哪去,咋咋呼呼的,那你也就这么样了,你咋呼不了,一辈子遇到吃生米的一和,你来吧,咱俩试试,真实打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