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东一听,“哥,你在阳江啊?”

“我在阳江。”

“哥,你怎么没告诉我一声呢?”

“我等你到深圳,这边着急,我就谁也没通知。你过来吧,我在阳江等你。”

“哥,你有没有找别人?”

“我没找啊,就给你打个电话。”

“任何人也别叫了。晚上我带着我的人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嘞。”加代挂了电话。丁健说:“哥,你找他干什么呀?就这么一个东西,还至于找耀东过来呀?他一来就是一大群人。晚上就我和郭帅两个人过去还捏不死他吗?我一个冲锋,他还能在原地站着?”

此时,深圳的兄弟中,左帅稳重了很多。有身份,有名气和段位,加上谈对象准备结婚了,想法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开始求稳了。江林早已结婚。只有陈耀东还在想往上爬,也是势头正猛的时候。

接到加代的电话,陈耀东带着三十来辆车,一百来个兄弟直奔阳江。来到医院,傲气十足的陈耀东一摆手,“哥。”
“哎,耀东。”

陈耀东喊道:“三哥。”

“哎,耀东来了。”

加代介绍了老袁,老袁一看,“你好。是你啊?”

耀东一看,“怎么的?认识我啊?你是谁啊?”

老袁说:“我在广州见过你一回。”

“哦,有印象,挺好吧?”

“挺好,挺好。”

坐下以后,陈耀东问:“哥,几点来?”

“七点。”

“那七点就看我的吧。你在这里坐着,我下去捏他。什么这个那个的?哥,你最近没怎么回来,我不瞒你说,在这一左一右,我打了很多仗。”

加代一听,“跟谁呀?”

“很多人。”

加代问:“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有的时候酒喝多了,有的时候欠钱不给,该有的时候办事不给面子,那我不得打他嘛?”

“你现在闯号啊?”

“哥,我们是玩社会的,我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说我要是不打架,谁怕我呀?”

加代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时间很快来到晚六点半,李海峰带着兄弟往医院后门来。六点五十,李海峰把电话打给了加代,陈耀东一伸手,“哥,给我接。”

加代把电话给了耀东。耀 东一接电话,“喂。”

“加代呀,我还有五分钟到,你下楼呗。你别等我上去找你啊。”

“你叫李海峰啊?”

“你是谁呀?让加代接电话。”

“今天晚上让你死在这里。”说完,耀东挂了电话。

陈耀东把电话还给加代,说:“哥,我下楼了。”

“去吧。”

丁健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陈耀东一摆手,“健哥,你就踏踏实实陪着我哥。还有孟军、帅子,你们就陪着我哥。这事我一个人来就行。好吧?哥,你看呢?”

加代一看,说:“行,让他一个人去吧。厚明,你们跟着去吧。”
陈耀东一摆手,带着兄弟下楼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到医院后门,陈耀东夹着一把十一连发,一手夹着烟,身后丫着松岗四霸,再往后是文强、彪马和陈永森等兄弟。

眼见肥头大耳的李海峰下车了,摆好了阵型。李海峰往前一步,“加代呢?把加代叫出来!让他来见我。”

陈耀东吸了一口小快东,问:“谁叫李海峰?”

“我叫李海峰。怎么的?”

“你要跟代哥打架啊?”

“怎么的,加代哪去了?”

陈耀东手一指,说:“你现在要是给我跪下来,自己把两条腿卸了,我让你今晚上活着走。我现在我真不想再给自己身上添一条人命了。你明白了吗?”
“哎呦,我艹,你说话比方片都吓人啊。你认识方片吗?方片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这就他妈是在南方。要是在吉林,我把你炼了,信不信?你他妈人没多大,戴副眼镜跟我装狠人啊!我看你怎么打我的!五连发给我!”李海峰伸手从兄弟手中把五连发拿了过来,咔嚓一下顶上膛,指着陈耀东,“来吧,你动一下试试。把加代喊下来,快点!”

陈耀东身后的肖厚明说:“东哥,这他妈就是个傻子,干不?”

干他

陈耀东说了两个字,“杀他!”说完,拔出十一连发,顶上膛,拎着往前走了两步。李海峰一看,“哎,加代不来,我打你了!”

陈耀东当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李海峰一看,“你他妈......”说话间,哐的一声,朝着陈耀东的下半身,放出了第一响子。

陈耀东一挥手,“打他!”

响声连成了一片,瞬间李海峰那边倒下了四五个兄弟。而李海峰那边的五连发根本打不着陈耀东这边。眼看陈耀东那边压了过来,李海峰也开始了还击。李海峰刚放了三响,左肩膀就中招了,骨头露了出来。李海峰挣扎着放了第四响子,附后右肩膀也中招了,五连发掉在了地上。李海峰转身就要跑。陈耀东上前两步,哐的一响子,把李海峰打趴在了地上,直接昏死过去。两个兄弟拖着李海峰往回跑。

有兄弟把电话打给了李玉良,“小哥,这伙人太猛了,峰哥没了。”

李玉良一听,“啊?你看准了?”
“一响子过来,峰哥吐西瓜汁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李玉良赶紧把电话打给了老万,“大哥这边出问题了。”

“小子,什么问题?”

“海峰可能被打死了。”

“啊?”

“说是这么说的。在医院后门跟加代那伙人干上了。那帮人净往上半身放响子。”

“海峰没了?”

“没了。中响子后,吐西瓜汁了。说身上被打了十多响子。”

“哎呀,我的妈呀,那不打碎了呀?你怎么样?”

“我,我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