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传 · 庄公十一年》:“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兴盛衰败的历史周期律,无人能逃脱此律。

《左传 · 宣公十二年》:“君以此兴,必以此亡”

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一个国家、组织或个人因为某种条件、特质或原因而兴起,那么其最终的衰落甚至灭亡往往也与之相关。这句话强调的是事物的发展变化是相辅相成的,兴盛与衰落往往是相伴而生的。

你贪图美色,必将死于美色,如纣王的酒池肉林,如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笑;

你迷恋权力,也必将死于权力斗争,如李建成死于玄武门,如大明战神蓝玉,最终以谋反罪被杀,并引发明朝大案“蓝狱”,牵连死亡达2万人之巨。】

1

江西周公子当初一记沉闷的回马枪,却不想在两年后,化身毒刺正中“局中人”眉心。

副省长有很多,江西的副省长不多,江西名叫胡强的副省长,只有一个。

而偏偏,在周公子的晒权炫富朋友圈里,点名道姓指出了,“胡强副省长给我递烟,蓝利群,1200一条,市面上你们花钱都买不到”。

舆情汹涌,胡强副省长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我谢谢你全家。”

周公子本人职位级别不高,就是个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但是喜欢“炫”:

在朋友圈大肆炫耀自己家世非凡手眼通天,在一条定位为江西省政府的朋友圈下,他留言“胡强副省长给了我一根烟,蓝利群,1200一条,你们买不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后,江西国资控股集团方面,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通报:

“经核实,周劼出于个人炫耀,不存在某省领导给他递烟的事情。

高考语文超过90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其实是个病句,前后语法逻辑都不通。

“经核实,省领导没有给周劼递烟,纯粹是周劼个人杜撰,出于炫耀目的。”

这才是通顺语句。

有意思的是,发布情况说明的,不是江西纪委监委,不是上级督查部门,而是“事件当事人”江西国资控股集团本尊。

“我自己辟谣了自己。”

更有意思的是,周公子一共爆料了三个:

家里有10套房、我喝的茶叶是20万一斤的白毫银针、我抽的烟是胡强副省长亲自递过来的市面上买不到的120元一包的蓝利群。

最后,江西国资运营控股集团只单独解释了这一句:“胡强副省长,没有给周劼递烟。”

这是国资集团的意思,还是胡强副省长的意思?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实际上后面查明,周公子是炫耀不假,也有吹牛成分不假,但是某些“愚蠢发言”,却都是真的。

他家真有6套房子2个商铺,总价值达850万;

他所说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也是真的:

周劼,男,1994年生,江西国控集团股权管理部员工;

周父,江西省综合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货运物流处四级调研员;

周母,南昌长运公司客运五分公司原副经理,2017年退休;

大伯,省高速集团原党委委员、工会主席,2012年退休;

二伯,南昌长运公司原职工,2017年退休;

三伯,省交通设计院原党委副书记,2021年退休。

他真没吹牛B,整个家族,确实都是体制内的,且大伯三伯有点身份。

借靠大伯、三伯的身份,和副省长见个面吃个饭抽根烟,倒也不算是瞎编话。

我们关心的,是周公子的那句“家族传承吾辈责”、“怕你会读书啊?读书读得再好又能怎样?”、“20万一斤的白毫银针、省长烟蓝利群”。

最后“官方”回应的,却只是一句“胡强副省长没有给周劼递烟”。

一切,都诚如江西周公子的“警世名言”:

我怕你会读书啊,名校研究生,都别想那么容易进我单位。你就是会读书会考试,也比不上我们这种靠父母的人。

大家散了吧,都是赵家人的游戏圈子,门外人看个热闹而已。

3

昨日,中央纪监委官网通报:

江西省原副省长、财政厅厅长胡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落马的高官,反腐通报里,每天都有,不算什么新鲜事。

偏偏,凤凰网“搞事情”,胡强落马的新闻,被冠之以#龙年首虎胡强曾出现在周劼朋友圈#。

死去的记忆开始再次攻击吃瓜网友:

给周公子递蓝利群烟的胡强副省长,也落马了?

听说两年前的炫富事件后,周公子本人患上了抑郁症,今天这个热搜一挂,周公子是不是要吐血了:

“你们何时才能放过我?”

《无间道》里倪永孝说得对啊,“爸爸常说,出来跑,迟早都是要还的。”

周公子跑不掉,辟谣没有给周公子递烟的胡强副省长,也跑不掉。

当初的‘家族传承吾辈责’,在20万一斤的白毫银针和市面上买不到的1200元一条的省长烟蓝利群buff叠加下,最终可能变成“家族倒台一锅端”。

你以为的香烟美酒、名表名茶、豪宅跑车,假以时日,兴许就会变成了毒刺,正中眉心,致命一击。

4

逻辑上来说,胡强副省长的倒台,和周公子的炫富递烟,并无实质关联。

胡强的倒台,应该主要是“金融”腐败。

胡强本人, 是江西省的“财爷”,一直在江西省财政厅工作了三十余年,其中在财政厅副厅长、厅长任上就有十五年之久。

原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被查以后,江西这些年的官场“余震”一直就没停过:

去年3月,胡强的前同事、原常务副省长殷美根被查;

本月初,“断崖降级”九年后再被查的原省委秘书长赵智勇,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这其中,又有一个冷知识:

周公子曾自曝,在省长的安排下,他和原省委秘书长赵智勇也一起吃过饭。

如此看来,周公子正是自带“毒刺”属性。

给他递烟的胡强副省长,进去了;跟他一起吃饭的秘书长,也进去了。

周公子朋友圈里的这些人,大抵上是都喜欢白毫银针和蓝利群的。

茅台酒、省长烟、特供茶、海外房、瑞士银行的存款...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

历史的记忆,周公子全然抛诸脑后,当年的“表哥”、“烟哥”,最后都是锒铛入狱。

2012年8月26日,杨达才在延安交通事故现场,因面含微笑手戴名表被人拍照上传至网络,引发争议并被网友指出杨达才有多块名表,网称“表哥”。

2013年8月30日,西安中级人民法院在3号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杨达才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同年9月5日获刑14年。

周久耕,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在一次开会时,随手掏出了一盒“九五之尊”香烟,被网友人肉搜索,曝出其抽1500元一条的天价香烟,戴名表、开名车等问题,引起社会舆论极大关注,人送其“最牛房产局长”、“天价烟局长”、“烟哥”等多个极富讽刺意义的称谓。

2009年10月10日,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周久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所以啊,白毫银针、蓝利群,都是毒刺。

凡是沉溺其中让人无法自拔的,假以时日,都有可能变成致命一击。

美人、天价烟、名酒、名茶、名表、名车,食色性也,均是杀招。

从江西瑞金,到甘肃会宁,2000公里的距离,当年的那一批人,跨过草地、蹚过河堤、越过雪山,吃着窝头啃着树皮,带领劳苦大众,走出贫困和愚昧,迎来新生。

几十年过去了, 窝头野菜和树皮、雪地草原和丛林,“传承吾辈责”的那一批人以及后代们,有些人已经彻底忘了初心。

白毫银针蓝利群,酒池肉林睡美人,傲慢的姿态和膨胀的欲望,已经愈发猖狂了。

周公子的朋友圈算什么,大G姐露小宝的任性撒欢、苏州许小姐的公费款、深圳九位数的局长孙女大鲶鱼,假如互联网仍然留有记忆的话,两年后再来一记回马枪。

那才是真正的‘大戏’。

L的法拉利在北京一夜撞碎之后,周公子和露公主们,再也不敢开法拉利了。

救一个丰县铁链女,查一个鼠头鸭脖,抓一条北极鲶鱼,三番五次的“推诿扯皮”和“公关失败”。

辟谣一条周公子的朋友圈,副省长没有给他递烟,倒是第一时间通报在舆论质疑之前。

是,当初一身正气没有递烟,如今才'稀里糊涂”地接过这个银手铐。

白毫银针变成银色手铐,蓝利群变成蓝囚服,权力沉醉,命运使然。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古人诚不欺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