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彭家声回应采访:几万果敢人民看着我,你说我该怎么做?

2022年2月16日,中国传统农历新年刚过。

这时,缅甸传来一个让很多关注缅甸局势的国人猝不及防的消息:

一代枭雄,被称为缅甸“果敢王”的彭家声因病救治无效在家中与世长辞,享年94岁。

彭家声去世后,隶属于缅甸民族民主同盟会的“果敢民族之声”对外发布讣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缅甸,乃至在全世界,彭家声都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素有缅甸“果敢王”之称。

他是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的创建者,曾任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多次率部与缅甸政府军或亲缅武装作战。

彭家声这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也颇具争议性。

在国际上,有很多人将彭家声视为继罗星汉、坤沙之后的金三角大毒枭之一。甚至还有些人认为他领导下的果敢地区是哀鸿遍野、民生凋零的苦难之地,是走私贩毒的乐园和天堂。

然而,在果敢地区,果敢人民却视他为民族英雄,还有人叫他禁毒英雄。

那么,真实的彭家声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果敢,全称“掸邦北部果敢自治区”,首府老街市,位于缅甸与中国之间的掸邦高原。

东北两面紧邻中国云南省,东面与云南省临沧市的镇康县、耿马县和沧源县接壤,北面与云南省龙陵县、芒市相邻。

果敢地区90%为果敢族人,占绝大多数,故而称“果敢自治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说,果敢族原是中国人,通俗来说就是华侨。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明朝叛将吴三桂率三路大军攻入云南。

南明末代皇帝朱由榔听从锦衣卫指挥使马吉翔等人的建议,率残部在李定国等仍然忠心南明将领的护送下,由今云南腾冲县逃至缅甸境内。

至缅甸境内,朱由榔被缅甸王莽达收留。

起初,缅甸君臣对朱由榔一行人还算客气,毕竟明朝曾是缅甸宗主国,余威尚在,且南明还有数万大军在李定国等南明将领的带领下在云南抵抗清军,加之缅甸王莽达个人对朱由榔也算友好,虽不至于称臣纳贡但还把他当皇帝看待,故而朱由榔一行人在缅甸的处境还尚可。

然而,随着忠于南明的李定国等部连战连败,再也无力保护南明永历政权,加之吴三桂威胁缅甸若不交出南明永历皇帝就要率清军入缅。

且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缅甸内部发生宫廷政变,原缅甸王莽达被弟弟莽白杀死,而莽白对南明并不友好,故而莽白为了保护自身政权,遂于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发动咒水之难。

咒水之难后,南明永历政权土崩瓦解,其部分随从及军士逃入科干山深处隐匿避难,这就是后来果敢族的先祖,故而果敢族又被人称为“明末遗民”。

后来,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汉人来到果敢并渐渐与这些明末遗民相互融合,或依籍贯或依民族形成部落,最终形成了今天的果敢族。

由于果敢族主体是汉族先民,加之与中国云南相邻深受中华文明影响,未从根本上脱离中华文明圈,故而果敢族虽为缅甸人,但根本上却与汉人无疑,无论是文化,还是生活习惯。

前十几年前,中国人如若去果敢逛一逛,就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

好似出国却又好似没有出国。

果敢居民说着云南官话,用着中国汉字和人民币,就连手机信号都是电信、联通和移动的。

中国人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不适,也不可能有不适,因为这里处处都有中国文化的影子,仿佛就像是回到了家一样,一样自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人或许不解,果敢现在不是缅甸管辖的吗?为什么会处处都有中国文化的影子呢?

究其原因在于曾经的果敢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区。

果敢虽隶属缅甸,但缅甸政府对其并没有多少的管辖权,而果敢族的先人又多是汉人,又与中国云南相邻,自然而然果敢就深受中华文明的影响,如此那般也就不难理解。

果敢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高度自治,连缅甸政府都干涉不了,离不开一个人的功劳。

他就是彭家声。

彭家声的祖上来自中国四川,清末为躲避战火辗转来到缅甸,并在果敢落户。

彭家先祖深谙经商之道,凭借着聪明的经商头脑,及敏锐的商业眼光,彭家很快便在果敢站稳了脚跟,成为当地颇有声望的富商。

彭家传到彭家声曾祖父彭光廷的手中时,已是富甲一方的存在,无论是在财富,还是在声望,都是当时果敢地区最不容忽视的存在。

即使是统治果敢的杨氏土司也不敢贸然得罪,只敢交好。

为此,当时为交好彭光廷,时任果敢土司杨春荣便将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分别嫁给了彭光廷的大儿子彭会文和小儿子彭会武。

有了杨氏土司的支持,再加上自身的财富,彭家在果敢的声势与日俱增,俨然成为杨氏之下果敢的第二大家族,甚至在局势的变幻下隐约有了超过的局势,财富、权力达至顶峰。

图 |果敢土司杨春荣

彭家声属彭会文一脉,他的父亲彭积昌是家中独子。

或许正应了那句古话“富不过三代”,彭氏兄弟分家后,彭家文分得了原本旁人几辈子都赚不到、花不完的财富,包括2个马场、1个羊场,还有大片良田。

然而,彭积昌属实是个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样样皆精,甚至还染上鸦片,很快便家道中落。

彭积昌生有七子,长子便是彭家声。

后来,随着彭家声成为“果敢王”,除早夭的次子外,其余五子或身居高位,或家财万贯:

三子彭家富是前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四子彭家贵、六子彭家华是缅甸富商,五子彭家荣是前果敢老街市长,七子彭家振是前果敢同盟军警卫营长。

彭家家道中落后,彭家声的童年虽不至于说是艰辛,但也是在动荡中坎坷度过的。

那时,彭家声出生没多久,他的祖父彭会文便因帮助小老婆争夺果敢土司失败,而受到牵连被迫迁居今中国镇康县境内,在那里用已为数不多的钱买房置地,另起炉灶。

幼年的彭家声就跟着祖父和父母亲来到镇康,并在这里度过自己的童年。

那时的云南正饱受战乱之苦,日寇在云南犯下累累罪行,百姓流离失所。

日军的侵略暴行和中国军民的顽强抗击,在幼年的彭家声心中打了一个深深的烙印,他明白了民族的尊严一旦受到欺辱,对整个民族和人民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这也为他日后为果敢人的自治奋斗一生埋下伏笔。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军民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

也就是在这时,彭家声回到了果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9年,果敢土司杨振材为了巩固杨家对果敢的统治,在败退到缅甸的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力量的支持下,开办了一期军事干部训练班。

训练班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杨振材组建的军队培养军事干部,所以只要能加入训练班,寻常人便可以一飞冲天,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权贵亦也有莫大好处,毕竟乱世军队为王。

如此,正因为加入军事干部训练班有着莫大的好处,果敢有想法或是想为果敢出力的青年纷纷踊跃报名参加训练班学员选拔,彭家声亦在报名人员之列。

鉴于彭家与杨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彭家声虽家道中落,但他是彭家人这个身份无人可以改变,故而他被顺利录取,成为军事干部训练班的学员之一。

与彭家声同期的,还有以后响彻整个东南亚的大D枭罗星汉,以及“金三角”赫赫有名的坤沙。

军事干部训练班的教官都是败退到缅甸的国民党反动派残军的军官。

这些教官绝大多数毕业于中国著名的黄埔军校,且久经战事,军事技能方面虽说不是很优秀但对教导彭家声这些菜鸟却是绰绰有余。

这段经历,对彭家声的一生都是意义非凡的,且也是极其重要的。

正是这段经历成就了后来的“果敢王”彭家声。

彭家声或许天生就是为军事而生的,他在班上不是最刻苦的一个,却是最聪明的一个。

对教官讲解的东西,无论是实操,还是战术讲解,他都是一点就通,从来不用多讲一句。

除此,彭家声也是最让教官头痛的一个人,彭家声的性格就是敢作敢为,生性秉直且极重义气,颇有些侠义心肠。

看到有人被欺负或者是不公的事情,彭家声常常会站出来仗义执言,或是为其出头,与欺负人的人大打出手,因此教官看到颇为头痛。

教官头痛,学员却对他极其敬重。

后来,彭家声创建果敢同盟军时,部分学员便加入其中,为同盟军的壮大做出了突出贡献。

再后来,彭家声之所以能在被缅甸军打败后全身而退,靠的也正是他此前的仗义。

从训练班毕业后,彭家声被分配到了土司自卫队任分队长。

正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彭家声这样一位猛将,他带的兵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是当时果敢土司自卫队当中战斗力最强悍的一支。

因为彭家声敢打敢拼,对待手下又恩威并济,严格对待训练,宽容对待兵士,如此战斗力飙升。每有艰巨任务,果敢土司必会想起彭家声。

后来,表现优异且功绩卓越的彭家声,短短数年间便升至果敢警察局局长、税务局局长。

1957年,鉴于果敢局势日趋稳定,再也无需维持过多军队且果敢土司也渐渐支撑不起如此高昂之军费,于是乎土司自卫队绝大多数军官和兵士被解散回家,其中就包括彭家声。

世间之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回到老家红石头河的彭家声原以为自己这一生恐怕就这样过去。可是事后,果敢的发展却是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也正是果敢急转直下的局势,最终让彭家声迎来了最高光的时刻。

1958年,缅甸政府为了中央集权,强调中央政府的权威,要求果敢等地土司交出手中的权力,并削夺了这些土司的世袭权,及自动获得政府议员席位的资格。

果敢等地土司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将手中权力拱手相让,由此缅甸政府政令一出,缅甸各地少数民族武装纷纷揭竿而起,局势不断恶化。

果敢土司杨振材坚决不向缅甸政府交权,宁愿自己退位把权力交给果敢人民,也不愿让缅甸政府进驻果敢。

如此,在杨振材的支持下,果敢人民成立了自己的议事会,彭家凭借着自己在果敢的声望,在议事会谋得了一个职位,彭家声的堂叔彭积广在议事会担任副主席。

彭积广为了在果敢议事会增强彭家的力量,遂找到彭家声,希望他能重返果敢军界。

彭家声本不甘平凡,见有机会回到军界大展宏图,他自然不会拒绝,欣然接受堂叔彭积广的邀请,重新进入果敢军界并担任果敢联防自卫队中任中队长。

自果敢成立了议事会后,果敢与缅甸政府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最终酿成战乱。

1963年,缅甸军政府突然逮捕分别在仰光、腊戍、勐东的杨金秀、杨振材、罗兴汉等人,并拟乘机派兵进驻果敢,收回对果敢的管辖权。

果敢议事会闻讯,迅速行动起来,为防缅军突袭及保护果敢人民的生命安全,果敢各联防队、自卫队、民兵等武装组织的负责人聚集在一起,公推杨振声为总指挥,共同对抗缅军。

不久,各部队被统一改编,整编为6个大队,彭家声任光明大队副大队长。

然而,正当果敢人民勇敢拿起手上的枪支捍卫自治的权益时,罗兴汉却做了果敢的叛徒,在他的帮助下,本就处于弱势的果敢自卫武装力量很快就被缅军打垮。

1965年,果敢自卫武装力量宣布投降,果敢随即被缅军占领。

果敢军总指挥杨振声眼见大势已去,率残部南下泰国,杨氏土司政权宣告结束。

缅军占领果敢后,缅甸政府并没有平等对待果敢人,而是大力推行“大缅族主义”,歧视果敢民族,对果敢人民实施完全不平等的统治,以莫须有的罪名肆意破坏果敢人民的正常生活。

对真正骚扰果敢人民的土匪武装选择视而不见,致使果敢地区社会混乱,匪盗横行。

彭家声见此,不愿果敢人民陷入无尽的苦难之中,遂在武器短缺、人员不足的恶劣环境下,毅然在深山中举起反缅甸政府的大旗,成立“果敢人民革命军”。

彭家声初上山与缅军打游击时,加上他自己只有4个人,剩下3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前果敢特区政府副主席杨忠卫。

4个人手中虽然有4支枪,但其中有2支枪是没用的,缺乏武器弹药还要面对缅军和罗星汉部的联合围剿,彭家声等人的处境之艰难可想而知。

面对这样形同绝境的战斗,彭家声没有放弃。

心中想为果敢人民争取幸福生活的那个心愿,让他反抗的心无比的坚不可摧,彭家声坚定地带领着志同道合的同志同缅军和罗星汉部展开顽强而又不屈的战斗,誓要将缅军赶出果敢。

缅甸政府在果敢地区的不平等对待,让果敢人民也十分反感。

因此彭家声的振臂一呼很快便得到果敢人的回应。

短短数月间,彭家声的“果敢人民革命军”便从几人发展成几百人,武器弹药也越来越充沛。

期间,彭家声虽然数次被缅军击败,但在果敢人民的支持下,他几度败又起,并最终在1969年4月率部夺回了除滚弄、南湖之外的全部果敢地区。

4年后,彭家声率部夺回了果敢全部地区。

夺回果敢后,深知民间疾苦的彭家声,他不愿意果敢人民陷入无休止的战乱之中,他举起反抗缅甸政府的大旗目的不在于自己,而在于果敢人民。

彭家声想要的是果敢人民都能过上一个幸福而又安定的生活,却不是一个战乱不断、妻离子散的生活。战乱不是彭家声真正想要的,他要想的是和平与平等。

正如2015年他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所说:

假如说我想要投降的话,(缅甸政府)要什么给什么。但是,我一个人有什么用处,我吃也吃不了多少,穿也穿不了多少。我现在要的是我的人民群众有的吃有的穿,要我的人民群众都太太平平的,要我的群众安居乐业,在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中幸福安定地生活着。

如此,在1989年,彭家声宣布退出内战,并率先与缅甸政府达成停火停战协定,宣布接受缅甸政府的管辖,成立高度自治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任特区政府主席。

同年,彭家声成立“果敢同盟军”,实行果敢民族自治,实行民族和解。

之后,彭家声的举动被其他缅甸境内其他15支武装纷纷效仿,他们放下了武器与缅甸政府讲和,一时间彭家声成为了果敢,乃至是缅甸的“民族英雄”。

彭家声掌控果敢后,实行稳定为主的治理方针。

他成为特区政府主席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出在果敢地区实施全面禁毒。

这是继他成为第一个与缅甸政府达成停火停战协议的地方武装首领后的又一个第一,他是缅北地区第一个提出禁毒的特区政府首脑。

除此,彭家声对果敢的最大贡献就是让果敢的经济得到跳跃式的腾飞。

他上台后便效仿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经济改革开放”的政策,对果敢实施经济改革。

在彭家声的治理下,短短几年间果敢的经济在正确的政策下迅速腾飞,其首府老街更是成为缅北地区最富裕的地区,被称为“小澳门”。

然而,正当果敢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时,祸起萧墙,因为彭家声的禁毒行为触及了果敢部分权贵的利益,其中就包括果敢军高层杨茂良。

杨茂良见自己的利益被损害,遂于1993年联合其他反对彭家声的力量对彭家声的军队发起进攻,由于当时情况突然,杨茂良部又占据绝对优势且彭家声又刚好患重疾,最终彭家声部战败,被迫退出果敢,杨茂良成为了新一任果敢领导人。

杨茂良上台后,重新恢复了被禁的制毒和贩毒生意。

如此倒行逆施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1995年众叛亲离的杨茂良下台,彭家声率部重新掌控了已离开2年8个月的果敢。

重新上台后,随着杨茂良等反对禁毒的高层的离开,彭家声开始大刀阔斧在果敢地区进行禁毒行动,不久他便颁布了果敢第一部禁毒法律——《禁毒法》。

在他的主导下,2002年果敢彻底根除了罂粟种植。

就这样,果敢在彭家声的带领下继续朝前健康发展了15年的时间。

在这15年时间,果敢从一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变成了缅北地区最富裕的存在,果敢经济日益繁荣,果敢人民安居乐业,可谓是一片乐土。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2009年这一年被彻底打破。

这一年8月,缅甸政府以彭家声涉嫌毒品生产为由,对彭家声率领的果敢同盟军发起进攻。

也就在这时,时任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和果敢县长明学昌公开宣布支持缅甸中央政府,带兵协助政府军打击彭家声的军队。

内忧外患之下,彭家声只得率残部逃离果敢,走上了流亡之路,从此下落不明。

对于几经失败的彭家声来说,这次失败并没有让他颓废,他依旧在暗中积蓄力量,待卷土重来那刻。

很多不解,此时已年近八旬的彭家声他为什么还要坚持?

他坚持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为了果敢人民。

正如2015年,他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当记者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回答:

几万果敢人民看着我,你说我该怎么做?对他来说,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为果敢人民负责。

他坚持是为了果敢人民坚持,是为了果敢人民幸福安定地生活坚持。

2014年,彭家声再次出现在了果敢,重新领导果敢同盟军,与缅军战斗。

战斗过程中,彭家声部曾一度重新占据了老街。

只是到了最后,终因寡不敌众,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夺回。

万般无奈之下,彭家声只好选择再次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当中,就此沉寂。

2015年3月26日,缅军结束了在果敢的最后一场战事,单方面宣布缅甸政府已经控制了整个果敢地区,所驻扎的军队为缅甸国防军属33师。

2019年3月11日,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建军30周年纪念日。

89岁的彭家声继2015年沉寂后第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视野中。

他在纪念日庆祝大会上发表了声明,向所有依旧在反抗的果敢人民表明,他还在坚持。

然而,彭家声终究是没能等到重返果敢政坛的那天。

2022年2月16日,彭家声在家中去世。

无字碑头镌字满,是非功过后人评。

彭家声到底是英雄,还是罪人,后人自行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