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日美国纽约州法官阿瑟·恩戈伦(Arthur Engoron )在当天宣布,特朗普“夸大财产”等罪名成立,判处罚金3.5亿美元。此判决一出,顿时震动全球,美国舆论为之哗然,甚至认为纽约的司法系统已经彻底失效,沦为了民主党的“准政治实体”。

而更多的纽约企业和富人,甚至在考虑迅速逃离纽约。

事情的起因,其实还是民主党人在采用“司法缠诉”的手段,对特朗普进行围攻。而此“夸大财产案”就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詹姆斯(Letitia James)发起的民事案件。

所谓“夸大财产案”,是检方起诉特朗普在过去经营企业的多年里,“持续和重复的欺诈”、“伪造业务记录”、“发布虚假财务报表”、“串谋伪造虚假财务报表”、“保险欺诈”和“串谋实施保险欺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朗普如今虽然迁居佛罗里达州,但他的事业中心却一直是纽约,特朗普集团的总部也仍位于纽约第五大道上。而多年的商业经营,在芜杂的数据之下,最终被詹姆斯找到破绽,并成功起诉。

只是这桩案件,虽然不涉及刑事,看起来阵仗要比“艳星封口费案”“泄密案”等情事要轻的多,可相比这些动辄百年总刑期,却又显得冗长飘渺的重案,詹姆斯的“夸大财产案”,却无疑更能打击大选年里的特朗普。

首先是3.5亿美金的处罚,哪怕对于特朗普来说,无疑是一笔巨额罚款,他想要缴清这笔钱款,不变卖资产是很难腾挪出来的。

可如果只是天价罚款的话,其实还不至于让纽约的富人跟企业,陷入惊慌。更不会让美国保守派民众,为特朗普感到担忧。

更为关键的在于,恩戈伦还支持了检方的另外一个“杀招”诉求,就是禁止特朗普在纽约经营企业业务三年,甚至就连特朗普的两个儿子,也同样被判决了两年的“营商禁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美国人和纽约的企业、富人来说,天价罚款在美国不是稀罕事儿,甚至有专门做这一方面的“资本猎人”律师——譬如麦当劳就是个中典范,屡次因为“提示不到位”,而被法院跟律师“劫富济贫”,给幸运儿送去“天降惊喜”。

但特朗普这一起“夸大财富案”里,真正要害的,让美国人感到忧心的,其实是“营商禁令”。

“由于高税收和令人窒息的监管环境,企业在纽约想要取得成功一直很困难。除此之外,现在的纽约邪恶的司法体系,可能会惩罚您的企业,使其消失,对于纽约企业来说,唯一合理的方法是从周一早上,开始制定搬迁和退出策略。”

“当州总检察长仅仅因为某个人,不喜欢另外一个人,而将某个州司法系统的压力施加到那个人身上,并且法官愿意故意低估财产价值,以实施经济惩罚时,那么这个州就是在公然敌视商业。

聪明的公司可能会询问他们的律师和物流人员,如何可能离开该州前往更合理的地点。

詹姆斯和恩戈伦法官可能认为他们‘抓住了特朗普’,但他们真正做的是向其他公司表明,如果他们与詹姆斯女士发生冲突,他们也可能会被惩罚。伙计们,这对任何州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好兆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希望许多在纽约的公司开始张贴通知,表示他们将离开纽约州。让纽约政府向给他们投票上任的人征税。

就特朗普的企业而言,我们都知道这将被上诉,并且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法官和地方检察官,在追捕特朗普及其家人时,非常有选择性。然后,希望一旦上诉法庭证明这一点,并且发现法官和地方检察官完全专注于将特朗普赶出纽约。

让特朗普将能够起诉地方检察官和法官滥用法律,并收回数百万美元的诉讼费用。因为他不得不在这次虚假审判上花费金钱!对于那些违法的人,只有这样的惩罚才是正义的。”

纽约富人不得不担心,他们会不会因为支持共和党的立场,而遭到来自纽约司法系统的打击。

这样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

纽约州长期以来就是一个深蓝铁盘州,偶尔选出一位共和党人执政,也往往就是“救时救急”而已——事实上,自1975年来,垂约五十年来,纽约州历经十届七任州长,只有一位共和党人。

纽约的司法系统里,更是从检察系统到法院系统,几乎都被民主党人所充斥。

近期最著名的,就是曼哈顿地检官、司法觉醒主义者布拉格——此君以“艳星封口费案”,让特朗普狼狈不堪。

而纽约虽然是民主党州,可支持共和党的大金主、企业主、富人和中产阶级,却所在多有,因此也难免在特朗普被“禁商三年”后,人心惶惶,舆论喧嚣,辄言逃离纽约。

事实上,自2020年新冠大流行以来,纽约州到2023年就已经有超过88万人逃离。

纽约州人口的大举外流,表面上看是因为自2020年“弗洛伊德枉死之乱”以来,纽约“司法觉醒主义”泛滥,“即捕即放,零元保释”导致治安败坏,犯罪者有恃无恐,警察对于盗窃、抢劫甚至斗殴都近乎虚设,以至于就连上东区的纽约富人社区,都一再出现入室盗窃的现象。

其次,则是纽约房价因为“纾困大放水”而腾贵,大量租户不堪忍受高额租金离开,而一部分富人则在治安败坏和房价高点的时期,选择出售房屋套利与避贼。

但在更深层上,更是因为纽约州在“深蓝道路”上愈行愈远,随着民主党激进派把持纽约政治力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纽约州不仅在福利开支上越来越大,再加上纽约州是一个“多元州”,有着大量的少数族裔,在如今的“边境危机”里,截止到去年10月1日,也接纳了超过11万非法移民,这些移民也需要出钱安置。

甚至在最近,纽约市长还提出要给每个非法新移民,每户发放一千美金。而仅在试点初期,该计划向500个非法移民新家庭的预算拨款,就高达5300万美元。

而根据纽约市政当局预估,2024年的财政赤字将高达43亿美元。

一边是财税不堪敷用,另外一边则是移民大量涌入,挤兑福利体系。在无法改变“边境危机”现状的情况下,纽约民主党人为了不开罪拉丁裔选民,纽约州市必然只能选择继续给富人加税。

正是因为纽约的治安败坏、赋税高涨、移民涌入加剧发酵的“深蓝化”的底色,因此在在特朗普遭到“营商禁令”后,引发了美国舆论的哗然,让纽约的富人和企业惶惶不安,因为“政治打击”会随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