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俄军对阿瓦迪夫卡清理已经逐渐收尾,很多人看到越来越多乌军三五成群走出土路的视频,感到非常惋惜,当时为什么不用直升机,火箭炮远程布雷,封锁田野土路?不用苏25成队低空扫射?以致不少乌军跑了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阿瓦迪夫卡城区没多少交火,俄军忙着插旗合影)

实际上,这体现了非常英明的兵法运用。兵法曰:1.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行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圮地”;所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为“围地”;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

2.“重地”则掠,“圮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

3.“重地”,吾将继其食;“围地”,吾将塞其阙;“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

(俄军在阿瓦迪夫卡活动,没有在其他地区那样担心地雷)

进攻作战,必须考虑双方的地形,力量平衡和心态变化。根据多方消息,俄军集中5万多人围攻阿瓦迪夫卡,包围圈内及焦化厂附近的乌军就有1.5万多人,外围西部当时还有预备队准备进入增援。

如果按照兵法来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其实俄军的进攻,达不到这种标准,比起乌军的2023年夏季大反攻的兵力,还是差远了。

俄军完全是用火力弥补了兵力的不足,实现的包围和攻城作战。在无人机引导下,大规模的制导套件铁炸弹精确轰炸主要堡垒,火炮密集打击次级阵地,给突击队开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军承受不了这种火力打击,精神崩溃,导致放弃号称最坚固堡垒区的阿瓦迪夫卡,从留下的土路夺路而逃。这就是要达到的效果。

1.围三阙一,中途打击,跟进攻击。乌军从土路溃退,各单位没有协调,三五成群步行,车载,基本上不会有组织的在退路布置密集的地雷。即使偶尔布置,也是小规模无组织的雷区,没有大型雷区的效果。

俄军都用无人机把路线看的清清楚楚,跟进部队可以少受雷区的影响,一路跟进攻击非常迅速。至于的火炮无人机打击,这点就不用说了,非常多。

路上

(乌军溃逃来不及布雷)

2.溃败蔓延,让其他阵地的乌军丧失作战意志。防守的乌军从阿瓦迪夫卡城区溃逃出来,一路上的农田,树林是有大量的预设阵地的,看到城区那些精锐老兵都跑了,他们很多放弃了阵地,一起跑路。

以上两点,最终效果是,俄国防部称,控制面积不仅仅是城区31平方公里,而是一下子增加到了72平方公里。还包括了大片城区外的农田,树林,控制区比原先翻了1.5倍。

(俄军在阿瓦迪夫卡两翼包抄时,林中阵地对其造成不少损失)

3.防止阿瓦迪夫卡守卫部队拼死力战。阿瓦迪夫卡城区的乌军,因为面对的是顿巴斯最主要的城市顿涅茨克市,一直要防止俄军和顿涅茨克民兵攻击,也要趁机图进。驻扎的大多是精锐,老兵,督战队也多,作战意志坚定,就连俄军都对短时间拿下不抱希望。

如果在乌军出现溃逃迹象时,连土路都远程布雷,密集打击,肯定会坚定不少乌军固守城区的决心。即使封锁了生命线,从俄军清理情况看,当地储备也可以坚持一段时间,那样就面临强攻一些工事,俄军损失必定非常大。

这就符合兵法的死地必战。而且要是短时间没拿下,还可能出现变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航弹精确打击坚固堡垒外,旁边很多建筑还是可以用来防守)

大量使用航弹,是有针对性打击坚固的骨干堡垒,造成里面的乌军大量伤亡,物资损毁,可是次级工事更多。每个阵地布置的人少,物资也少,用带制导套件的航弹就不太划算,用火炮可以毁伤不少。

但是沿着楼房工厂构筑的次级工事,火炮不容易完全摧毁,航弹大规模精确打击也不太现实,乌军如果坚守,还是需要突击队去冲,伤亡自然不小。

(市区尚存大量坚固的苏式建筑)

可以说,看到城区大量乌军溃逃,自己可以轻松拿下,不如助长他们的恐慌情绪,轻松拿下,开车舒舒服服插旗,还有大量物资来不及破坏,也可以接收。

而西部防线很多工事还比不上阿瓦迪夫卡的次级工事,就方便多了。

阿瓦迪夫卡攻坚战比不上马里乌波尔作战,西部都是乌军控制区,可以接应包围圈的乌军。马里乌波尔作战则像个大铁桶,即使如此,当时乌军直升机竟然多次突入支援,这里比起马里乌波尔作战形势更复杂。这是指挥官需要考虑的。

(阿瓦迪夫卡,马里乌波尔战役俄军指挥官莫尔德为切夫)

当然,战场形势复杂,还有很多因素要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