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人:老兵匿名团长(声明:本文非我自己的经历,是根据讲述人的话语整理)

人这一生能遇到帮助自己的贵人实属不易,能否改变命运就在那转瞬即逝的一刻,我就深有体会。

我这一生要没有老连长的帮助,指不定变成是什么样子,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我不仅没有做到,还凉了老连长的心。

老连长因为家里的一些情况不得不转业,我在部队干到团长级别,一次在聚餐的饭局上,他的一些行为使我心里极度不平衡,看着坐在我对面的老连长,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情感,但事后我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吃不饱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当时我家也是如此,一家靠着手里的几亩地生活,可那几乎无法维持我们的生活,所以我每天下学后都要去山上采一些野菜。

千万别小看了这些野菜,在那个年代是相当抢手的,去晚一点就可能没有了,大家估计不知道吃红薯吃到吐是什么滋味。

我家那时候在房后种了红薯,几乎是天天吃,以至于后面当我去到部队的时候,看到红薯就不由自主的犯恶心。

即使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父母依旧没有阻止我们上学,这是我觉得父母做的最对的一点。

父母认为只要我们好好学习,就一定能改变现在这种贫穷的命运,表示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们上学。

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我即将要考大学的时候,母亲生了重病,家中为数不多的积蓄全部用于给母亲治病。

我知道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供我上大学了,并且母亲的治疗需要更多的钱,我决定出去打工。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我还是不甘心,并且出去打工并不知道要去干些什么,可以说我的前方道路是一片迷茫。

幸亏老师将我点醒,才让我的人生有了转折点。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早早地从家里出发,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带着干瘪的饭盒,穿着破旧的校服,走十几里的山路到学校。

走进了教室。教室里很安静,只有我的脚步声,我坐在课桌前翻开课本,心里却在想着父母和家庭的困境。

想着想着我眼泪不由自主的就下来了,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教室的寂静。

“你怎么了?大早上的谁欺负你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老师,老师的话好像让我找到了宣泄口般,我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放弃考大学的决定告诉了他。

老师也了解我家的情况,对我说“其实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当兵,入伍后不仅每个月会发津贴,在里面好好表现还有可能提干,回来大小也是个干部,这也是一条出路。”

老师的话一下点醒了我,看着老师,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连长的话让我意识到,我还有希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0年为了生存,我选择了入伍,坐闷罐车的那天全家都来送我,他们说他们为我这个决定感到自豪。

至此我踏上了属于的军旅生涯,刚到新兵连的时候十分不适应,但训练的艰苦并没有击垮我,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和决心,成功让我从一个愣头青转变为了一名合格的士兵。

因为我在新兵连表现优异,再加上学历不算低,写的一手好字,下连队时被老连长看中了,让我当了他的通讯员。

遇到老连长后我的人生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得到了老连长的认可和青睐,甚至可以说我是在老连长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的。

老连长他是一个既严厉又温柔的人,他工作上对我特别严厉,要知道通讯员类似于地方上的秘书,负责首长的各种事务,容不得出半点错。

一开始我对这个岗位不熟悉经常出错,老连长虽然凶我,但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因为他从未将我换掉。

通讯员这个岗位是个大热岗位,虽然在这个职位工作需要时刻绷着一根弦,但这个职位也是相对容易提干的职位,接触到的人脉也不一样。

慢慢的我熟悉工作后,没有再出过一次错,老连长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私下里老连长教我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总是在我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后来老连长发现我学习能力强,脑袋瓜也聪明就推荐我去考考军校试试,为了让我专心备考,老连长还专门给我弄了一间屋子,让我学习。

在老连长的鼓励下我顺利拿到了军校的录取通知书,我没有让他失望,就在我以为老连长能一直陪着我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老连长的母亲突然瘫痪了,需要他回家在身边伺候,不得已老连长只能转业了,那时候我才大三,每到放假的时候我都会带着礼物去老连长的老家看他。

老连长被安置在老家某个单位里,是个科员,因为表现良好没过几年就被提升为了副局长,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在老连长转业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毕业后一直在部队干到了团长级别,负责着整个团的训练和管理工作。

我越来越忙,很少有时间回想起过去的日子,也很少再去看望我的老连长,我和老连长的联系越来越少,但他还时常挂念着我。

一次在我休假的时候接到老连长的通知,让我去参加一下老战友的聚会,刚开始我觉得应该会尴尬一点,就想着拒绝算了,可我又想见见老连长,最终还是去了。

到那酒店后看着他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他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团长好。”

我感到有些尴尬,但还是礼貌地回应了他,他似乎有些不适应我现在的身份,我也有些不自在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知道刚才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可还是有点不舒服。

随着大家入座,老连长又特意向大家介绍了我一遍,这是我带出来最好的兵,现在已经是团长了,我知道他是在为我自豪,但就是感觉怪怪的,像是在炫耀,我只能站起来向大家敬个礼。

过了一会儿,老连长突然说:“团长帮我倒杯水?”我愣了一下,拿起水壶,给老连长倒了一杯水。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老连长又让我去喊服务员过来,然后就是说我表现不好,说我敬酒不积极什么的。

我感觉老连长还是像以前一样,拿我当他的通讯员使唤了,可我在部队干了这么多年,现在是团长了,现在竟然还要被呼来喝去的伺候人,当场我的心里就非常的不舒服。

临近结束的时候,大家几乎都走了,老连长又说“去给我倒杯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我的脸已经拉的很长了,想着老连长变了,但我还是走到桌边,给他倒了一杯。

他接过水杯,笑着说:“谢谢你,团长。”我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感到有些不平衡。

聚会结束后,我和老连长一起走出了酒店,他看着我,突然说:“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日子吗?”我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睛。

他叹了口气,说:“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记得你当时还是一个小兵,我是你的连长,现在你成了团长,我却已经转业了。”

我心里有些难过地说:“你永远是我的连长。”他笑了笑,说:“我知道,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和以前不同了,我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你的本色,不要忘记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人不能忘本,更不能骄傲自大,要沉下心。”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老连长的用意,他让我端茶倒水,并不是因为他不尊重我,而是希望我能够坚守自我,不要因为身份和地位的变化而失去了初心。

我感到有些惭愧,自己竟然因为这个事情而产生了不平衡的心理,我在部队里干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很多挫折和困难,都是老连长陪我度过来的。

这次回来老连长为什么这样对我,因为我在他的眼里我永远都是他的兵,不管我混的好与坏,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

一天是我的连长,就一辈子是我的连长,我永远都是老连长手下的兵,我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

没有老连长就不会有我现在,即使我干到师长又如何,依旧是老连长眼中的新兵蛋子。

真的是忘本了,第二天我就拿着好礼上老连长家赔罪了,老连长听了我的来意后笑着挥了挥手,“没事,年轻人心态变化很正常,能改过来就好,怕就怕在错误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老连长的良苦用心我后知后觉,都已经那么大的年龄了还在为我忧心,我还那么想他,真是该死。

换过来想想,如果我转正了,还不一定有老连长的职位高,再说人脉这方面,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老连长是把我当自己人,我只是不识好歹了。

后面老连长依旧那样对待我几次,起初那种不舒服的心理还会出现,但慢慢的就消失了。

大家说我是不是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