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给桑越春发的短信内容是:春哥,我不走了,我就在等死了。谢谢春哥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没有春哥,就没有红林的今天。谢谢大哥对我的提携。这些年我所有的事都是春哥帮忙摆的。红林在此给大哥磕头了,电话就不打了。

这一短信表面是赵三对春哥的感谢和告别,实际是留下自己和春哥关系的证据。桑越春一看到短信,头皮都麻了,大骂一声,“俏丽娃!”

身边的秘书吓一跳,问:“春哥,出什么问题了?”

“反了,反了。”

“春哥,要不现在把他除了吧。”

“这都打明牌了,怎么除啊?”

“要不我从外地弄点人来,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可不能让他影响我们。”

桑越春叹了一口气,“晚了,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

“春哥,最起码咱得自保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想想以赵三的头脑,他这么多年跟我的合作,他能不跟身边的哥们说?他身边的兄弟都是傻子?他能不给自己留后路?”

半个小时后,桑越春把电话打给了赵三,“红林啊。”

“哎,春哥。”

“短信我看见了。干什么呀?呵呵呵呵,你是真舍得大哥呀?这些年的感情,大哥能见死不救?能看着你出事?”

“大哥,说实话。我这些年一直领大哥的情,记着大哥的恩。没有大哥,哪有我的今天。”

“这样的话就不说了,心里知道就行。”

“大哥,红林永远都知道大哥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大哥,无论到什么时候,你一句话,我随叫随到。”

桑越春问:“是真心话吗?”

“大哥,要不现在我就过去给你磕头。我还和五年前一样,过年三十,上你家给你炒菜,给你倒酒,给你磕头,给嫂子磕头。”

“红林,你跟大哥说实话,你变没变?”

“大哥,任何人变,我都不能变的。”

“那好,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有良心,我相信你有良心。大哥再度你一关,我希望你好自为之。不求别的,最起码你要知道谁对你是最好。”

“大哥,我全明白。”

“好了。老高的事就先这样吧。你准备点钱,去看看人家。”

“哎,大哥,我全听你的。”

“好了。”桑越春挂了电话。秘书说:“大哥,那你看?”

桑越春说:“等这事过去,等过去年把时间,把他给我除了。”

“那我现在就准备。”

“现在可以准备,但是时间要长一点,别两三个月就动手。到时候你听我的。”

“行。那我即刻准备。”

办公室里,赵三把最信任的黄强叫到身边,“强子,你今天晚上替我办个事。”

“什么事?”

“桑越春这些年一直很喜欢你,想叫你过去当司机,是我一个拦着,没让你去。你今天晚上装喝多,你过去你说我狠狠地打了你一顿,说我拿你出气。你说春哥,我上你身边来。”

“然后呢?”

“你就骂我,你说赵三不讲究,留了很多和春哥一起做事的把柄和证据,分别存在不同的地方。”

“三哥,至于这样吗?”

“黄强,我告诉你,桑越春绝对有除了我的想法。”

黄强一听,“三哥,那他能要我吗?”

“我根本就没想让你留在他身边。我这是让你过去敲山震虎。到了一定程度,玩得不是感情,而是价值。”

“明白了。三哥,我又学到一样。”

赵三说:“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一辈子的感情。”

“三哥,这我明白。”

“去吧。”

听了赵三的话,黄强感到后背发凉。当天晚上,黄强去见春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诉说自己的不幸,赵三的不是。桑越春说:“哎,不要说,再怎么说,他是你大哥,你也是他弟弟。”

“什么大哥呀。春哥,他对你都不讲究。”

“怎么不讲究?”

黄强按照赵三的话说了一遍。桑越春一听,“你见过啊?”

“我是他司机,我能没见过吗?”

桑越春说:“你呀,该回去回去。红森人不错。你作为兄弟,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这话就跟我一人说得了,我也不跟你大哥说。再听见你说,我可要骂你啊。滚蛋!”

“春哥,我是实心实意......”

桑越春一挥手,“滚!”黄强走了。第二天上午,桑越春把秘书叫到身边,“赵三的事别安排了,停下来。”

“我都已经联系好了。”

“联系好了,也停下。俏丽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啊?”

“赵三不简单啊!我他妈养虎为患了。”秘书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二天,加代把二百万用箱子装好,留在前台,让前台转交给赵三,带头郭帅回北京了。赵三把电话打给加代,“代哥,这钱?”

加代说:“给弟兄们吧。”

“代哥,你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哥,我们是好一辈子兄弟。别跟我提那些。提那些就是跟我见外了。”

“代哥,红林这人没别的,我永远都想跟代哥成为兄弟。代哥,我希望我们心往一处想,有任何事我们一起承担。”

“三哥,你的话我听到了。我为什么着急走呢?勇哥让我晚上过去吃饭。我晚上把你的犄告诉我勇哥。让勇哥也夸夸你。”

赵三一听,“不用。代哥,有需要,随时随地电话吩咐我。所有的事都是我的。小玲的钱,我给了,我给二十万。”

“谢谢了!”加代挂了电话。

大海家里父母早就不在了,也没有老婆和孩子,只有一个弟弟。赵三给了大海弟弟三百万。老桑过去两句话就把老高摆平了,也没再追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