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把二百万收下,赵三说:“代哥,你跟我走,我们去长春,我请你吃饭。还有没有哥们朋友,一起跟我回去喝酒。”

加代想了想,说:“走吧。”加代的战友以及小玲全都跟着往长春去了。

赵三让加代跟自己坐一辆车上。两个人一路上聊着天,突然赵三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桑越春打来的,说:“艹,春哥打来的,现在什么都靠着我,又是有事要我拿主意了。”

电话一接,“啊,春哥,怎么了?”

“你他妈在哪儿呢?”

“什么我在哪儿呢?什么指示?谈项目啊,还是做生意?我今天来朋友了,没有空。”

“你他妈胆也太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吵吵什么呀?知边有朋友呢,你干什么?”
桑越春说:“你告诉我,你有几个脑袋。你把人销户了?”

“没有啊。”

“放屁!王志呢?”

“什么王志不王志的?春哥,你说事,谁?怎么的?”

“你知道吉林市小豪的父亲是谁吗?”

“谁呀?那是跟我一个身份,你知不知道?他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下好了,你犯在他手里了。他肯定拿大海的死做文章,不扒你一层皮都怪了。赵三,你这下到头了。”

赵三一听,“他是代表啊?”

“你以为呢?”

赵三问:“他怎么说的?”

“他说大海是他亲戚,是他侄儿。说你把他侄儿销户了。在酒店,众目睽睽下干的!你解释吧。”

赵三看了看后排的加代,对着电话说:“春哥,我......”

“红林,我告诉你,这事弄不好,你都得出门躲一段时间,知道不?我他妈没跟你开玩笑,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你赶紧吧。”说完,桑越春把电话挂了。

接完电话,赵三有点坐立不安了。加代一看,喊道:“三哥。”

“啊,没事。你一会儿回北京啊?”

“啊?不是上长春吃饭嘛?”

“哦哦哦,对对对,吃饭。一会儿吃什么呢?”

加代问:“出什么事了?”

赵三挠了挠头,“停车,黄强,停车。”

黄强靠边把车停下,赵三从副驾下来,把后排门一打开,“代哥,你下来。”

两人下了车,来到路边,加代问:“怎么了?”

“桑越春给我打电话,说......”赵三把桑越春电话里的内容重复了一遍。最后,赵三说:“代哥,无论如何,你帮我想想办法。”

加代一听,“他什么意思,有没有明说?”

“他说大海是人侄儿。他准备拿这事做文章。其他我倒不怕,他的身份有点吓人。这事我就浑身是嘴,也讲不出道理。”

“确实,你摘不干净。”

“那可不是嘛!说破天,王志是跟我去的,而且还是我小舅子。我怎么解释?”

加代问:“春哥什么意思?”

“他说他来不了。”

加代问:“他真摆不了吗?”

赵三一听,“代哥,你的意思?”

加代说:“三哥,不是代哥坏你。我不知道桑越春是准备拿这个事把你拴住还是怎么的。你以前跟他是什么样?你是大哥长大哥短的。现在我都能听出来,你有点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三绝对是个聪明人,加代一句话,赵三就知道意思了。赵三说:“你的意思他能办,但是......”

加代说:“哎,点到为止,你心里要有数。三哥,他要是实在摆不了,那没办法,那就只能是我给你办。我们就想别的办法,不管是找人,还是花钱。既然已经发生,总有解决的办法。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所以说三哥,你看......”

赵三一听,说:“走,回长春。”

重新上车,赵三在车上一根接一根抽烟。加代也知道赵三在思考。

等到了长春,来到香格里拉,开好房间。赵三说:“代哥,你先回房间,我晚一点来接你喝酒。”

“不着急,实在不行,今天晚上你不要陪我,明天再陪我。”

“代哥,我把话放在这里,五个小时之内,我赵三要是不能把这事解决,算我在长春白混。”加代点点头。

赵三通过哥们打听到了小豪父亲的电话,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你好,哎,高老板。”

“你是谁呀?”

“我是赵红林。”

“你呀?你胆不小啊。”

“高老板,我就是找你来的。”

“你找我来,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老板,我两句话把我的意思表达明白。至于说你想怎么做,我赵三无法左右,但是我把我态度说明白。”

“你什么意思?我知道我做的这事挺大,我现在想把自己摘出去很费劲。不管怎么说,王志是我小舅子,说我没指使他,那是放屁话。我也解释清。高老板,第一句话。我赵三出事的那天,也是桑越春的末日。”

老高一听,“那与我有什么关系?”

赵三说:没关系。这些年我跟春哥的关系呢,一直非常好。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大哥。我要说的第二句话是,你是生意人,我赵三什么都不是。我不敢说我自己是从光脚走出来的,但是基本也差不多。我那点家业在你面前不值得一提。如果高老板想整死我,没有问题。我现在既然知道这个事。我完全可以拿出一千万,拿出两千万,也许我弄不了你高老板,但是你儿子呢,你家人呢?高老板,不要把任何人逼到绝路上。如果高老板一定要这么做,我就在长春待着,我连走都不走,我等着你来。但前提,你一定要听好了,高老板就是你一定要把我这伙人抓干净,千万别漏下一个,或者漏下几个。高老板,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再见。”

放下电话,赵三给桑越春发了一个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