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宏武的一通电话,集合了一百多个实实在在的社会人。其中包括王志、方片、于长海和于长江等。

两个小时后,赵三带着兄弟来到吉林,和加代见了面。两个人一握手,赵三说:“怎么住这个酒店呢?”

“那住哪呀?”

“下回只要进吉林省就给我打电话行吗?只要在吉林省内,一切必须最高待遇,上哪个酒店必须套件,不许收费。”

“三哥,不说那个。事怎么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听我打电话。”赵三拨通辛权电话,“你在哪呢?”

“红林啊,什么指示?”

“你叫谁红林呢?”

“啊?”

赵三说:“我问你叫谁红林?不会叫三哥了,叫不出口啊?”你得适应适应啊!小权,你他妈要是适应不了,你离挨打不远了,听懂没?叫三哥!”

“你这一天喝酒了,行,三哥。”

“别他妈敷衍,好好叫,叫三哥。”

“三哥,行了吗?三哥,三哥。”

“三哥问你点事儿。跟三哥如实相告。”

“啊,什......什么事?”

赵三说:“我现在跟代哥在一起呢。”

“哦哦哦,什么意思?”

“我给你十五分钟时间,你给我出现在我的面前。多一分钟,一个嘴巴。别让三哥久等,好吧?现在三哥的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你让三哥损失时间,三哥就要你命。”

“行,我马上过去。好嘞。”

放下电话,赵三说:“代哥,你等他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加代点点头。赵三说:“王志,宏武,你们一会儿把五连发拿在手中,守在门口。党力、长江、长海,你们在我身后站着,形成一个半弧。立新,你领带呢?”

“三哥,我领带在车里,没带上来。”

“去把领带拿来,给我系好。一会儿要的是港式的派头,明白没?看没看过万梓良,给你们看电影能忘了吗?港式的派头都摆上啊。”

十五分钟不到,辛权过来了,总统套的门一推开,看到了身披风衣,里面西装的赵三坐在老板椅上,翘个二郎腿,手里拿着雪茄。身后半弧形站着二十多个黑西装,黑领带,黑墨镜,露出短把子的兄弟。辛权一摆手,陪着笑脸,“三哥,哎,兄弟。”

加代没吱声,赵三吐了一口雪茄,中指往下一勾,说:“过来。”

辛权往前一来,“三哥,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打电话呢?”

赵三摘下目镜,说:“小权啊,过几天好日子了?”

“三哥,怎么了?这是干什么呢?”

“我问你话呢,吃几天饱饭,过几天好日子,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三哥,什么意思?”

赵三说:“我把你夜总会砸了,你信吗?砸你的买卖,就是你三哥一句话的事。三哥的电话簿里有多少牛逼人物,黑白两道,你知道吗?来,我给你看看。”

“三哥,不用看。你说事吧。”

“那好。我们就照社会上的规矩来。你一会儿给代哥拿二百万,给代哥赔个不是。然后再谈我俩的事,听懂没?一样一样来,先把钱拿过来。”

辛权一听,“三哥,这些年我们也是朋友,我不为自己解释,也不说我跟谁好,跟谁不好。这钱我能拿得起吗?我能拿得起。别说二百万,两千万我也能拿出来。但是,三哥,说话要讲理。”
“什么理?你说什么理?三哥的话就是理。”

“是,这话不假,现在谁也惹不起你。但是冤有头,债有主,这钱不是我拿的,是大海从代哥手里拿走六十万。也不是我让拿的,我已经跟代哥解释过了。”

赵三一听,“你把他叫来。”

“三哥,那我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三手一指,“你把他叫来,你告诉他,三哥找他。”

辛权说:“那我打电话。”

“你把电话拨过去,我来说。”

“行。”辛权把电话拨了出去,把电话交给了赵三。

电话一接通,赵三说:“你叫大海呀?”

“权哥。”

“我不是你权哥,我是你红林三哥,知道我吗?”

大海一听,“哦哦哦,哎,哎,三哥,你好,赵三哥,你好啊,我知道你。”

“挺硬啊?我听小权说你挺牛逼啊,目中无人了。”

“三哥,什么意思?”

“整死你的意思。给你五分钟时间,到酒店来找我。把你的弟兄全带来,跪到我面前。五分钟不到,卸你一条腿。少一个兄弟,剁你一根手指。现在计时开始。”放下电话,赵三一指辛权,“你先坐,一样一样来。等你兄弟到了,我跟他说完,再跟你说。”转身对加代说:“代哥,你就踏踏实实在那坐着。你看我怎么办。”

“谢谢三哥。”
赵三一摆手,“哎,这有什么的!到吉林了。”

大海接完电话,想了一会儿,拨通了曲刚的电话,“刚哥。”

“哎,海弟。”

“刚哥,赵三给我打了个电话。”

“谁?”

“长春的赵红林,赵三。”

“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让我上酒店找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打我。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刚哥,你是不是跟他说一声?”

“你去看看呗,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啊?”

“不是,我想......”

曲刚说:“我跟他不和。即使我电话过去了,也不会有面子。赵三现在了不得,但是我觉得你大海也不是软柿子。你要想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往上走,你得打两个硬人啊。你不能总跟我说,让我找这个,找那个吧?那就没有意义了!你记住,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为什么说沙老六牛逼,为什么小贤有名,梁旭东有号?哪个不是打出来的?哪个是靠摆事摆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