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季巴黎高定周谁最火?

不是重金打造巨型纽扣穹顶,却被嘲像“打底裤年末批发”的香奈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不是回收电路板,召唤出“赛博电子圣母”的Schiaparelli。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是他——

“哒-哒-哒。”

高定周最后一夜,巴黎细雨,亚历山大三世桥底。

雾重阶潮,水汽漫漶,模特摇曳而至。

瓷娃娃般的釉面妆,狂风吹折的黑色雨伞。

雨滴、乱发、解构面料,一场暗夜盛宴,狂欢者妖冶散场。

这是鬼才Galliano执掌的Margiela,业内盛赞:拜托,这才叫高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最让全场惊呼的,是这位高达2m的闭秀模特——

身穿塑胶娃娃裙,佩戴纯白歌剧手套,天蓝腰封勾勒出蜂腰肥臀。

诡魅、哥特,如爱伦坡笔下的角色。

缓缓一昂首,化身巨型魔偶。

柔柔轻转身,顶天妖孽降临。

居里无法想象,她居然是演员格温多兰·克里斯蒂。

没错,就是《权游》里的“美人”布蕾妮。

在大多人的印象中,她是这样的:

短发粗糙、英勇忠诚、战斗力爆表,莽汉托蒙德在她面前,一秒变迷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现实中的格温多兰,是这样的:

你和她拼腿长?

姐净身高191cm,穿鞋2m。

和她比颜值?

短发姐是女战神,长发姐能勾你魂。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词:BBW,Big Beautiful Woman。

格温多兰,堪称BBW的天花板。

她并非大众意义上的美女,和杜鹃、杨超越等站一块,像个走错地图的巨人。

但细看,她的脸比超模还小。

她并无流量女星吹上热搜的A4腰、蝴蝶背。

168斤的格温多兰,却自带一种地母的圣洁和力量感。

就像是格温多兰对自己风格的概括:

“挑战偏见让老娘无比兴奋。”

格温多兰天生反骨。

14岁,她就长到快190cm,却是体操运动员出身。

“要不是脊椎受伤,我一定是赛场上最炸裂的存在。”

体操梦碎,她转行念戏剧。

老师却pua:“你这身高,以后准找不到工作,娱乐圈就没你这一型。”

但后来,老师脸都被打烂了。

凭借傲人身高,她拿下布蕾妮一角,一夜爆红,斩获提名。

顺带震惊了时尚圈。

红毯斗艳,格温多兰一出场,就像华山论剑掏出一颗原子弹,各种意义上的碾压。

她的美,是大开大合,毫不遮掩的气场。

一件Iris Van Herpen高定硬生生被她穿成了名场面。

双臂一挥,万千鲜花怒放,无限羽蝶振翅。

海报的火焰和她融为一体。

火海涅槃,乘风飞舞,网友:这婆娘剧里是个战士,现实是个法师?

设计师TOMO KOIZUMI,他的设计一直都是明星的噩梦。

最强星二代木村光希也压成一颗巨大浴球。

在格温多兰身上,却变成了彩虹战袍。

她自诩道:“我比超模都高一个头,有啥驾驭不了?”

把曾经的劣势化为优势,就是格温多兰的必杀技。

她的美,是大方展示,无惧无畏的自信。

她会穿碎花吊带,盘起长发,展露美背,转身轻笑时,耀眼如极品羊脂玉。

谁敢说有肉的女生不美?

她也会用一身Dior男款西装配尖头高跟,英姿飒爽,气势逼人

网友妙评:大骨架女王穿起正装,直接吊打细狗小鲜肉。

在格温多兰身上,你会看到一种雕塑的史诗感,一种祭司的故事感。

都说脸决定了时尚的完成度,格温多兰就是例证之一。

圆润但不臃肿,留白却有重点。

难怪《Bazaar》称赞:她像是从约翰·辛格·萨金特画中走出来的女人。

自带古典油画滤镜。

“她能穿骑士盔甲,也能穿高定礼服。”记者如此总结。

格温多兰拥有一副逆天身材,丰腴却线条曼妙,高大但比例优秀。

所以再夸张的衣服她都能完美消化。

Rick Owens的垫肩装,有人穿着被网友嘲成驼峰战衣。

但到了格温多兰身上,却是帅得云淡风轻。

昂首挺胸,大步流星。

巴黎世家的大红礼服,谁穿估计都成利是封。

她却能完美演绎,化身嗜血魔女。

这一身有多大杀四方,放一张合照你品品。

前有老牌美人泽塔琼斯,后有青春少女珍娜·奥尔特加,格温多兰气场全开,犹如掌控火属性魔法的至尊女巫。

格温多兰是这样说的:

“时尚对于我,就是在平淡的现实生活中,切换另一个角色。”

刺绣长袍加身,猩红网纱裹体,她是睥睨众生的女皇。

绸缎黑裙长出犄角,她往那一站,居里就能脑补一出她率领恶魔大军所向披靡的场景。

这件Fendi高定,模特穿着就像法力一般、打打酱油的小仙女。

格温多兰穿上,秒变森林里的鲜花圣母。

有一种男主被反派当场打死,她吹口气就能活过来的神圣感。

“我希望展现出女性的力量感,不要成为无趣的时尚玩偶,永不沦为单调的美丽奴隶。”

这就是格温多兰的时尚哲学。

你赞颂她美如圣母,她转身就换上一件男款西装配暗花斗篷,将头发梳成背头,利落倜傥。

你期待她灿若繁花,她下次就黑化成豹纹黑帮大姐大,漆皮手套搭配鲜红手包。

网友:她有一种身上背负几条人命的美。

我想,这也是离经叛道的Galliano会邀请45岁的她作为闭秀模特的原因。

不设限,不无趣,永远不会为了适应传统审美而改变自己。

格温多兰坚称:“我把自己的身体当作艺术品。

艺术品是没有固定格式的。

不是某个导演口中要瘦到85斤才算美,也不是流水线一样的公主人鱼裙才是好看。

在采访中,格温多兰笑着回忆:

“我也曾自我怀疑,是不是该适应传统观念。”

“但转念一想,我是那样爱我自己,以及我身上的每一个奇特之处。”

“有人曾说娱乐圈没有我这一型,但现在有了。”

“以后,将有更多。”